|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0 17:28  字數:2678

一七一八K文學提供最新章節典韋的勁道很大,戟法也精妙,水潑不進,而且,他的每一招一式,看似有守有攻,但是只要和他比斗過的人都知道,其實,典韋的戟法招招隱含著殺機,招招奪命。//。

不過,於劉易來說,和典韋對打竟然是近幾次來感到最輕鬆的一次。當然,不是說劉易要比典韋強,不是說劉易比典韋更勝一籌。嚴格來說,劉易現在的實力,最多可以和文丑、顏良等打上一個平手,如果單純是以比武來算,劉易可能連顏良、文丑兩人都不及。

之所以感到輕鬆,而是劉易的感應,對,就是劉易的感應似乎要比原來更加的敏銳了。

以前的劉易,可以通過外發的真氣感應到對手的勁氣威力,但是,感應還不太敏銳,最多就是感應到對方攻擊來時的勁道很大,而且還要等對方的攻擊及身時才能做得出反應。但是,現在的劉易在戰鬥的時候,居然可以感應得到對手招式間的虛實,能夠感應洞釋得到對手哪一招才是真正的殺招。

比如典韋,他左右手的短戟都可以施展戟法,一攻一守之間,左右手都是變換無定的,但是劉易卻可以清楚的感應到典韋體內的勁力分布,可以隱隱的感應判斷到典韋下一招的實攻的招數方位,甚至可感應得到典韋下一招準備要攻擊自己身體的那一個部位,是上身或者是下身,是右或者是左。

劉易近段時間除了自己偶爾練練一些刀劍槍招之外,有一段時間沒有和文丑等人比武了,所以,他一時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實力到底去到了那一步到了那一個層次。。但是現在,劉易知道自己的實力境界又精進了不少。

劉易的心裡也隱隱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感應要比以前靈敏的原因。那是他和鄒玉合體之時,得到了鄒玉體內的精純玄陰之氣。

玄陰之氣和自己的元陽之氣結合,讓劉易體內的筋骨肌肉都有所改變增強,特別是體內的元陽真氣,似乎並不再是以前的那種單一的真氣了,而是一陰一陽在劉易的體內運轉,運轉起來的時候,似乎還帶著一種螺旋的勁道。

螺旋的勁道要比平直流動的勁道更加的有威力,也更加的強大。如此,才讓劉易的感應更加的敏銳。

之前劉易經過幾次死裡求生的戰鬥,幾乎每一次都是被動式的,堪堪可敵住對手,反險為安。

如剛來到這個三國世界,還在那義軍兵營里的時候,對著禁軍統領蹇碩,劉易要險中求勝才可勉強把蹇碩捉住。之後和王越的一翻比斗,也是險險才可以在王越的劍下逃生,當然,王越如果是真的要殺他,恐怕劉易也早就喪命了。

還有之後的幾次,劉易都是在行險著,戰鬥當中都是非常被動的。

但現在,面對著典韋這個勇猛無敵的猛將,劉易居然有一種可以掌控戰鬥的感覺,似乎不再是被動式的反擊了。

再說,劉易閑時也偶爾到劍宗武館去跟王越耍耍劍,從王越的身上偷學到一招半式的劍法,還有顏良、文丑、高順三人,劉易都從他們的身上偷學到一點東西,所以,論槍法招式,劉易也不再是以前的吳下阿蒙了。。呵呵,如果不是劉易想到舞弄大刀太浪費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氣,劉易也早就去找黃忠,跟黃忠學上幾招黃忠的那種凌厲剛烈的刀法了。

現在,典韋自己可能也知道,他現在並不是要和文丑或劉易進行生死對決,所以,典韋也是有所保留的,最起碼的,他沒有真正下死手,沒有一出手就是殺氣滿天飛。

當然,也因為是比武,所以,沒有殺氣勁發是想保留多點內力,好進行長時間的比斗。但並不是說比武就沒有兇險,打起來,典韋還是很君真的,除了不是真的拚命之外,其招式還是很凌厲的。劉易如果不是認真對付,很容易就會被典韋所傷。

劉易為了讓典韋輸得心服口服,在決定用自己的爆發力把典韋打敗之時,先對典韋說道:「本大人沒有時間和你在這比上半天,我們從這之後十招之內定勝負吧。再提醒你一下,雖然你的臂力不錯,但是比起我來還是差了一點,我的爆發力很強勁,小心別震傷了你。」

「呸!有什麼招術儘管使出來好了,俺都接著!」典韋不以為然的應道,他雖然有點吃驚劉易這樣的身板都有這麼大的氣勁,但是他的心裡始終都不怎麼放在心上,因為,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有遇到一個可以在力氣上比得過他的人,包括文丑在內,他都覺得不如自己。

「那好,第一招!飛燕千斤刺!」劉易一矛刺在典韋的短戟月牙上,借力往後躍起,有如一隻燕子一般騰空而起,收矛往後一頓地面,然後長矛再往前,往典韋衝刺而下。

招式名只是劉易隨便興起而取的,身上空中,矛身合一,往典韋斜刺而下,如此,可以利用身體及前沖而下的力道再加上自己體內元陽真氣的勁道,一擊之下,足以有千鈞之力。

劉易此招,的確也算是一抬絕招殺招了,因為他在空中斜刺而下,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招數變化,此招一出,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除非,典韋可以來得及避開,又或者,可以捕捉得住劉易的矛尖,和劉易硬碰一招。

「來得好!」。

典韋當然不會避開,他眼睛一凝,第一次感到有點壓力,急忙聚力於右手,認準了快如閃電一般擊來的長矛,奮力迎了上去。

這一次,不再是施展招式之間的互相格擋的交激,而是實打實的來了一次真正的力量較量。

碰!

戟尖和矛尖撞到了一起,發起了一聲氣勁碰撞的爆響。

蹬蹬蹬!

典韋竟然被震蕩得連退了三步,被劉易的勁道衝擊得手臂都有點發麻。典韋的心裡真的有點吃驚了,這還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能夠用力量把他震退的。

把典韋震退,劉易自己也不好受,又手被典韋反震的勁力震得一陣發抖,虎口都幾乎被震裂。在空中的身體也被反震的往後倒飛,不過,劉易打了一個跟斗把力度御去,落地後一個千斤墜,扎了一個馬步,長矛再次往前一送,喝道:「第二招,平搶,刺!」

劉易的回氣比較快,體內的元陽之氣一轉,就又可以再發一招了。

在一旁看著的文丑見劉易一刻不停的再攻擊,他的眼中帶著點可憐的神色看著典韋,嘴上嘟嚕著:「哼,又用這招,每次都是這樣,一招比一招的力道大,也不知道這小子學的是什麼武藝……」

呵呵,每一次和劉易比武時,文丑都是被劉易的爆發力量打得沒有脾氣,在劉易的絕對力量之前,什麼的招數都沒有用,唯有硬接下劉易的招式,然後被劉易的爆發力擊退,直到雙手都難以再發力,如此才罷休。文丑吃劉易的苦頭已經夠多的了,當然,文丑不知道,如果他可以再支撐一會,劉易體內的元陽之氣用完之後,劉易就可以隨他如何玩弄都可以了。

劉易的爆發力,就是在兩個人的兵器還拳掌實打實的相接時,可以在相接的瞬間,發出一股強勁的元陽之氣,直接把對手震退或擊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