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四章紅月的心思

第一百六十四章紅月的心思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8 22:14  字數:5516

?蘭姬被劉易贊得小臉生花,整晚都甜甜的望著劉易。網

能夠在寒冷的大草原上,能夠在此一個如此溫曖的帳內,能有這麼多美人兒相伴,劉易還真的幸福不知道身在何處,幾乎要沉浸其中。

可惜,多了兩個似乎與這樣的氣氛格格不入的兩個女人在,讓劉易覺得不太爽。要不然,劉易享受了草原美味之後,得要繼續享受身邊的**盛宴了。

吃完,眾女一起收搭妥當後,帳內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嚴氏欲言又止,張寧則悠然自得的坐在一旁,不時目光柔柔的望著劉易。蘭姬站在劉易面前,幾度張口欲言,可是又似難以開口似的。

陰靈珊摸著吃得渾圓的小肚子,鑽進了被窩之內,與她的姑姑陰曉呆在一起,陰曉休息了一整天,但還似沒夠的樣子,喝了兩碗羊湯之後,又鑽進被窩,慵懶迷人。

楊凰也吃得肚皮渾圓,鑽進了劉易的懷抱,仰臉水汪汪的看著劉易,不用看,她的定時動情時刻又快到了,要等著劉易的寵幸呢。

紅月、青蓮兩女,她們居然也幫忙收拾乾淨帳幕,收拾完後,她們就雙雙跪在劉易的面前。

帳內的深默,正是兩女的行為所致。

插在帳內的火把無風自動,火光偶爾亂跳,不時發出一陣獵獵的聲響。

除此之後,還能聽到帳蓬之外呼呼的寒風聲,風聲當中,不時還有一兩聲狼嚎。

外面的軍營,也已經靜悄悄,軍士都吃飽喝足休息了,明天一早就要遠征,要時刻都是保持或恢復體力。當然,戰馬也不知道受寒風聲或是狼嚎所影響,不時會有戰馬狂嘶一聲。

劉易伸手,把蘭姬拉了過來。拍拍她的手兒,讓她坐在自己的一旁。

「說吧,你們兩個倒底想怎麼樣?」劉易對跪在自己面前的紅月與青蓮道。

「我……」紅月咬咬櫻唇,抬起頭倔強的望著劉易道:「我要做你的女人。」

「呃……」

劉易無語的反了反白眼,覺得這妞兒還真的是語不驚人誓不休。難道大草原上的女人都是這麼直接的?這要比後世開放的時候的女人更大膽直接了許多。何況,她本來就是烏桓大王蹋頓的王妃,現在卻對自己說要做自己的女人?如果她是真心的。那倒也算她是一個性情中人,值得劉易對她另眼相看。

嗤……

坐在劉易旁邊的蘭姬。掩嘴笑了一聲。

劉易不禁扭頭望了望她。

蘭姬膩在劉易一邊的臂膀上,吃吃的對劉易道:「夫君,別奇怪,我們大草原的女兒,都是這樣的,喜歡的就說喜歡,這是這麼直來直去的。我們草原上的民族,男女之間有時候就是看一眼對眼了,就會馬上……馬上那個了。」

「哦?」劉易怪異的側頭望了蘭姬一眼。

「有時候。人家覺得也挺浪漫的,互不認識,只是看一眼對眼,就以大草原為席,藍天為被,就在這天地上歡合……」

「浪漫?」

「嗯,可惜人家沒試過。夫君,這一次到大草原,人家想與你試試。」

「汗,現在是什麼的天氣?還浪漫?別讓凍成冰人就不錯了。」劉易心裡大寒的又指了指跪在面前的紅月道:「可她是烏桓王妃。」

「這有什麼?我們大草原的兒女也沒有你們漢人那麼多的規矩。」蘭姬道:「我們女人,其實都是以男人的意志為意志,男人讓我們做什麼。就得要做什麼。哪怕是陪別的男人,哪怕是送給別人。若不是人家是蘭陵族的公主,怕也早遭受到了那樣的命運。」

「那你說,這樣好不好?男女之間,沒有一點規矩是不行的。那樣就亂了,就好像我們現在的新漢朝,我也立法規定。富人貴族之間,不能再有互送妻妾歌姬的事。」劉易不以為然的道:「男女之間,都要有一定的準則去遵從,要不然,就會亂了套。哪怕是我劉易,也不能亂來啊。」

「嘿嘿……」

蘭姬扭頭,沖嚴氏呶了呶嘴道:「那她呢?還有家裡的那麼多夫人呢?還不亂啊?」

「呃,我這不同……」劉易想狡辯無從。

的確,行為準則是應該有,但是能不能做到卻是另外一會事,自己已經帶頭做了破壞,弄了不少別人的他人之婦。這個,說什麼都沒有用,事實就是事實。

實際上,在整個新漢朝的民智沒有真正的開化之前,在一些富戶貴族當中的一些互送歌姬的行為,還真的是很難杜絕的。有一個法規法紀,只是儘可能的約束一下部份人的行為罷了。劉易這不能說是別人送,但是卻也是一個不怎麼道德的行為。何況,當初何進送來的仙樂飄音等八女,劉易不也是收了嗎?許多事,劉易覺得不應該,可是卻還是做了,所以,不管有什麼的理由,都顯得有點無力狡辯。當然,現在不是說是蘭姬她們要與劉易評論道德的事,而是似通過這樣的方法來勸服劉易罷了。

劉易可能不會太在意紅月與青蓮,不過,蘭姬卻在意這兩個女人。尤其是青蓮這個女人,如果劉易有了她,將來對於劉易管治大漠會有許多的好處。只要有了她,劉易就可以在大漠當中找得出更多水源,更多適合安置異族定居的地方。蘭姬已經受夠了草原流浪,隨水草遷徙,逐草而居的生活。她亦相信,許多異民族,也一樣非常渴望能夠安寧下來的生活。

蘭姬更清楚,新漢朝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准許所有的異民族全都遷徙到漢地生活的。哪怕是消滅了匈奴人、烏桓人,大漠大草原上,還有無數的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