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二章收復天鎮

第一百六十二章收復天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8 18:57  字數:5552

青蛇族人居然如此神秘?除了人人柔體之外,居然還能在大漠、草原當中找得到水源?別的不說,單是這個特長,她們都是一種寶貝了。

在大漠草原當中,什麼最寶貴?那肯定就是水源。只要有水,就能讓人生存。如果是有水有草的地方,一些小數部族就可以定居。

劉易想到,自己的大軍要在這寒冬當中深入大漠,在這寒冬枯水期,雖然冰雪可以融化為水。可如果當真的是深入到大沙漠當中,在未必還有冰雪覆蓋的大戈壁當中,水源就顯得特別的珍貴了。如果自己的大軍當有,能有一個青蛇族人的幫助,能在大沙漠當中也能找到水源的話,那麼,將來什麼時候都可以遠征大漠。

一想到這些,劉易還真的不太捨得把這個青蛇族人放走了。

不過,劉易已經說出讓她走了,現在一時也不好出爾反爾,握住了蘭姬的小手道:「唉,算了,你夫君說了讓她走,也不好強留,這樣,你們帶她去準備準備,她要走就送她走。還有這個,她是烏桓王妃,叫紅月,也帶她去安置一下,等烏桓騎軍散離了,再把她送回去。」

「如果她們不捨得走呢?」蘭姬伏身,用她那飽滿的酥胸摩擦著劉易的後背,在劉易的耳邊吐氣如蘭的小聲道:「夫君是不是也收了她們?」

啪!

劉易反手拍了她的豐臀一記,笑罵道:「別給夫君添亂了,夫君現在還缺女人么?」

劉易說完,又招手,把張寧拉過來,湊嘴在她耳邊輕聲道:「你們要小心一些,我總感覺這兩個妞兒有問題,特別是紅月,我們漢人與他們烏桓人結怨太深,就算是她們的女人。也不會那麼容易順服我們的,你們安置她們的時候,千萬不要著了她們的道,我可不想你們出現意外。」

「知道了,有我盯著,出不了問題。」張寧點頭道。

「嗯……」劉易點頭,再對眾人道:「好了。你們處理,我先出去。看看烏桓人的反應。」

劉易站起來,對紅月與青蓮道:「她們都是我的夫人,你們兩就先跟著她們去。我失陪了。」

劉易說完,離開了軍帳。

各軍將早在外面等著,劉易給他們下令,戰豉擂起,大軍開始出營。

接過周倉送來的翻龍長槍,及親兵牽來的白龍馬,劉易翻身上馬道:「走。出去看看蹋頓是如何反應,答應不答應解散他們的軍隊。」

顏良、文丑兩將,分別去率著他們的騎兵出營,黃忠、申勇她們則率著一軍隨劉易一起出營。

這樣只是給天鎮的烏桓人施壓,並不是就要攻擊他們。如果烏桓大王蹋頓答應解散他們的軍馬,馬上離開天鎮的話,顏良、文丑的騎軍也要監視著他們。免得他們有什麼的詭計。

沒多久,大軍齊列天鎮土城之前。

黃忠拍馬上前,沖土城上的烏桓軍士喊道:「叫你們的大王出來答話,我們新漢朝太傅來了。若要投降趁早,晚了的話,我們新漢軍大軍便要攻城了。」

烏桓軍士見到新漢軍大軍出營。他們早就有點騷亂了,馬上就有人去通知蹋頓。

蹋頓現在,剛剛接到了新漢軍的通告,正以一眾大將在商議呢。

他現在,對於新漢軍要讓他出城,當著兩軍的面向劉易下跪稱臣的事,還有點排斥。按他原來的想法。最多就是互相之間立下文書約定,私下向劉易下跪稱臣也不算什麼,可是劉易並不要求立下文書,而是要求他當著兩軍將士的面下跪,他覺得有點失他的威風。

這個,也是他們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心理。在他的心目中,口頭上稱臣什麼的,都不算是什麼,可是在形式上,當真的向劉易下跪稱臣,那麼就會直接影響到他的形象,影響到他在烏桓族人當中的威信。如此他就不得不要好好考慮了。

但是他還沒有考慮好,新漢軍的大軍就出營,擺開陣勢推進到天鎮土城之下,這讓蹋頓不禁一下子慌了神。

「大王……」軻比能這時道:「大王,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們既然走出了第一步,王妃與那個柔體女人都送給了劉易了,那麼為了我們大局著想,別的都不重要了。」

「是啊,我們向新漢軍投降,也只是權宜之計,當不得真,現在低一時之頭,今後我們就可以天高海闊,只要等我們集結起大軍,再攻殺到漢境,攻破洛陽之時,我們也一樣要劉易給我們下跪認輸,」一個部族首領勸慰道:「嘿嘿,到時候,我們把劉易的那些女人都抓來,當作他的面狠狠的羞辱他。這個仇,我們記下了。」

禽獸就是禽獸,狗就是狗,永遠都改不了他們兇殘的本性,改不了他們吃屎的習性,如果讓劉易知道他們有這樣的心思,恐怕劉易馬上就會對他們發起攻擊。像他們那樣,把他們的女人捉來,當著他們的面玩弄的事,劉易或者做不出來,可是,不代表新漢軍當中沒有人做得出來,當真惹惱劉易的話。劉易也不會介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們也試試這樣被羞辱的憤怒滋味。說不準,劉易一氣之下還真的會把那紅月拉到他們的陣前,弄給他們看,氣死他們。

實際,劉易當真的如此做,也不算什麼,因為,對於這些沒有一點人性的兇殘異族,其實根本就不要和他們客氣。再說,就算劉易真的如此,恐怕也未必可以讓他們覺得羞辱,反而會非常樂于欣賞這種現場直播。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都是如他們日常吃喝拉撒一樣的隨便。沒有人性的他們,早不覺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