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章節操何在

第一百六十章節操何在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8 15:07  字數:5397

一切都太過理想當然了。

軻比能如是,蹋頓如是,現在站在劉易面前的紅月亦是如是。

他們都是異族人,哪怕他們都曾學習過漢人的文化,對漢人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可是,他們的了解,僅只是表面的了解,還是太過膚淺了。

他們,也總喜歡拿他們自己的思想來度量漢人,用他們自己的行為準則來測度劉易。

烏桓人、匈奴人,鮮卑人,他們這些異民族都生活在弱肉強食世界裡。這些遵從叢林法則太久的人,總會下意識的拿他們的思想準則來想像別人。就像是世人常說的,總會以小人之心猜度君子之腹。

當然,或許劉易不算是什麼的君子,可是,卻也不至於如軻比能、蹋頓等人所想的那麼不堪。劉易是好色之徒不錯,甚至還有多少喜歡熟女的不良嗜好。但劉易並不是如他們所想的那樣,見到某一個美女都一定要弄上手的人。

或者說,就算劉易想弄上手,也不是像他們野蠻人那般,直接用強,直接推倒,強搶豪奪。

他們更加不知道,劉易的所有女人,除了其中的極個別之外,都不是劉易單方面的去佔有她們,而是雙方面都存在著感情基礎,互相愛戀的情人。

總的來說,與劉易一起的女人,劉易痛愛著她們,而她們,也同樣是深愛著劉易。對於這些異族人來說,並不能說他們就沒有愛情,可是,他們還真的不懂愛情,更加不懂像劉易為何會得到那麼多的美女的垂青,不明白劉易對待女人的態度,及劉易那博愛的胸懷。

他們,總以為劉易如他們一樣,見到美好的東西,就一定會不顧一切的佔有。總以為,劉易的那些女人,總是劉易通過強權去佔有得到的。如此,他們就下意識的認為,只要給劉易送上絕色美女,劉易就能為其所迷,從而就能通過這些女人影響到劉易。讓劉易答應他們的一些條件。

他們哪裡知道,劉易就算是好色、濫情。也不會輕易的接受別人無故送來的美女,不會在明知道他們懷著不良目的而派了一個美女來的情況之下,在自己的軍將面前表現得太過好色。不會一見到這個烏桓美女就非要把她弄到榻上去。

更何況,紅月也受到軻比能與蹋頓的言詞所影響,也理所當然的以為,劉易也會如她們的那些異族男人,尤其是那些手掌權柄的上位者那般,對女人就只有予取予求,如她們的異族男人一樣。見到美女就一定不會放過,毫無理由的據為己有。

紅月的心裡,從一開始就認為,只要讓漢人男人見到她,見到她這個能夠迷倒所有烏桓男人的女人,就一定不會放過她,就一定會佔有她。如此。她也沒有刻意的說她與青蓮就是她們烏桓大王拿來送給劉易,作為讓劉易接受她們烏桓人投降的條件之一。她自以為,只要她出現在這個漢人首領的面前,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最好的誘惑,給予劉易最大的好處,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可以和劉易談談條件。當然。紅月的心裡亦有好的一點驕傲,雖然明知道她與青蓮就是烏桓大王蹋頓送給劉易的禮物,可是,她卻不想明說,想為自己保留一點顏面。反正,她以為,自己說與不說。都不是都會落入這個漢人首領的手中么?

可是,她真的沒有想過事情會這麼樣,沒有想過這個漢人首領居然會不為她的美色所動,居然還能讓她回去。這個,讓她覺得非常意外。她自問,以自己的姿色,就算不能說是傾國傾城,但是落在她們這些異民族的手上,也不管她們是以什麼的身份來見這些首領的,都一定不會再有倖免,一定會成為這些男人的玩物。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你們胡人可能不會講究這個,可是我們大漢是禮義之邦,是天朝上國,有我們自己的處事準則,自然不會與你們這些使者計究,所以,你們還是回去吧。」劉易見這個紅月王妃一臉呆住的望著自己,沒有一點要挪步離去的意思,不禁覺得有點好笑的道:「怎麼?還不走?我實話告訴你們吧,剛才你所說的條件,我們新漢軍是不可能會答應的。你們要搞清楚,是你們先有不軌之心,欲趁我們新漢軍與匈奴人交戰之機,意圖侵犯我們大漢,這是我們不能允許的。」

「不不,我、我們就如何有不軌之心了呢?就算是我們在天鎮集結了軍馬,也不代表我們會侵犯你們大漢。難道我們在自己的地方上活動也不行嗎?你們就能以這個為借口來殺害我們的族人?」紅月雖不是一個出色的說客,可是她卻也不是一點都不知道,何況她還真的不能就這樣就回去,她知道,如果自己就這樣回去的話,她與青蓮的下場如何就不用說了,天鎮的烏桓人肯定會馬上就陷入一恐慌當中,到時,新漢軍向天鎮發起攻擊的時候,肯定會是一面倒的被屠殺的下場,沒有了鬥志的烏桓人,還會是新漢軍的敵手么?

她本就是想,她一個女人,都有勇氣刺殺漢人首領,想以她的行為,來激起天鎮之內的烏桓人的勇氣,讓他們寧願頂天立地的站著死,也不想看到他們要通過她這樣的一個女人而得到苟活。這也是紅月內心裡的那種突然被蹋頓拖棄,被他們作為禮物一樣送給漢人的一種非常不滿,一種哀莫大於心死的一種心態。也可以說是一種破罐子破摔的一種心態。

反正,她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已經沒有希望了,想想一些漢女落入自己族人手中的悲慘情形,現在換成她落入漢人的手裡,她還想好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