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八章紅月青蓮

第一百五十八章紅月青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6 22:20  字數:5607

烏桓的這些軍將,其實還真的都寒了膽,他們現在,只要一想著要面對著新漢軍,他們都會覺得有點手酸腳軟,心驚膽顫。

丫的,那些都是殺人狂魔啊,一天時間,就這短短的一天時間,就斬殺了他們六萬騎兵。被他們殺得血流成河,草原上,一眼望去全是他們烏桓騎兵的屍首。

烏桓人與漢人交戰,都已經不是這一天兩天的事了,他們何時如此被漢人殘殺過?又何時像現在這般,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騎兵的?

說真的,如果現在讓他們站在堂堂新漢朝的太傅劉易面前,他們還能說得出話來就算相當不錯了。

所以,如果棒打二十,就可以避開去見劉易的話,他們願意被棒打二十。哪怕被打得他們皮開肉綻,但也總好過可能會送命啊。

所以,哪怕蹋頓發怒,可是,帳內的軍將全都是在你眼望我眼,沒有一個人表態願意為信使去見劉易的。

丫的,烏桓人的膽氣,還真的被新漢軍打擊得完全沒有了。他們現在,對新漢軍充滿了恐懼。

「來人!給我把這些沒用的飯桶按拉出去,狠狠的打!」蹋頓覺得自己這個大王的尊嚴完全被這些膽小鬼給丟盡了。他把自己女人,自己的王妃送給別人,他沒覺得丟臉,可是,自己帳下的軍將,已經完全喪失了面對新漢軍的膽氣,這還真的讓他覺得丟臉。

「大王息怒。」軻比能見狀,趕緊勸慰道:「我看各位將軍,都不是能言善辯之輩,派他們去了,怕也說不清楚,反而會誤了大王的大事。再說了。法不責眾,大王還是算了吧。其實,這個信吏,可隨便派人一個去把我們的意思向劉易表達清楚便好。非一定是要我們的大將。當然,如果哪位將軍願意去的話,可能會讓劉易覺得我們比較重視尊敬他,萬一派一個小兵卒去,讓劉易誤會我們沒有誠意,不接納我們的條件就壞事了。」

「這個本王豈會不知道?」蹋頓氣得跺腳道:「可是看看這些沒用的傢伙,本王真的想把他們都拉出去斬了!氣死本王了!」

蹋頓語帶委屈。吼著道:「本王把自己的女人都捐出去了,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我們在天鎮這八萬子弟,你們現在做一點點小事都不敢,枉為烏桓勇士!難不成,你們還真的想本王親去見劉易?想讓本王親手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劉易的手上?本王都已經夠丟臉了。若真那樣,丟的。可不是本王的臉。而是你們所有烏桓人的臉!飯桶!滾!都給本王滾出去!」

「慢著!」

這時,突然一聲有如天籟一般好聽的女人聲音喝道。

軍帳門帘突被掀開,一個披著一件雪白雪貂毛外套的女人走了進來。

她一出現,就仿如冬天的一抹陽光,使得整個軍帳內的人都眼睛一亮,剎時間。都感覺有如春天來臨一般,讓他們感到溫暖。

這個女人,身長玉立,高桃貴氣。

她的俏臉。端的是無比美艷,臉頰如月弦,眉如春畫,眸如靈珠。她的小瑤鼻,要比一般的漢女高挺一點,但卻不失美感,反而顯得她特別的有性格。朱紅的櫻唇非常豐潤,讓人看著,都想上前去啜一口。

整個大帳內的人,都被她吸引去了眼光。

就連軻比能這個,自問見色無數,在漢人當中見過不少美女的傢伙,都覺這女還當真的稱得上絕色了。見到這個女人,拿來與他心目中的女神白清芙相比,竟然有一難分高下的感覺。

美,就是一個字,拿來與劉易的女人相比,怕也不會太遜色。

可是,現在這女,臉如含霜,櫻唇緊眠,目如冷刀。

她不似別的女人那般柔柔弱弱,而是大步走到了蹋頓的面前,冷冷的望著蹋頓道:「大王,聽說你欲把紅月送給漢人?是不是有這樣的事?」

「呃……這、這……愛妃,你、你先下去,一會本王再與你說。」蹋頓被王妃盯得有點尷尬,不想當著這麼多人與她說這事兒。

一個人再無恥,臉皮再厚,當著平時還與他卿卿我我的女人面前,當著這麼多人的右前,說要把她送給別人,蹋頓還真的有點臉膛發燒,不知道如何與她說明白才好。

「哼!」紅月寒著臉道:「當初大王欲娶紅月之時,是如何與紅月爹爹說的?你為了得到我爹爹的支持,說這生絕不會負紅月。可是,你現在怎麼可以這樣?居然要把我送給漢人?」

「紅月!你答應過你爹,讓你們部族可以得到更多的照顧,現在,你的部族還是過得很好嗎?」蹋頓有點不耐的喝了一聲道:「現在,除了把你送給漢人劉易方可解除我們八萬烏桓子弟的危難。作為一個女人,為了烏桓一族做出一點犧牲又有什麼?」

女人,在異放人當中,是沒有什麼地位可言的。要不是蹋頓自覺有點對紅月不起,否則,這裡都沒有她說話的份,早把她趕了出去。區區一個女人,居然敢質疑質問他烏桓大王?

「你……你無恥,為了自身活命,居然把自己的女人送出去,你、你還是男人嗎?」紅月聽蹋頓一改以往對她的態度,說把她送人就把她送人,對她更似一下子沒有了以往的情意,這讓她不禁有點羞憤,有點失態的嬌斥道:「這就是你們所說的,所謂的烏桓勇士嗎?你們不敢與漢軍作戰,拿自己的女人去送給別人算什麼東西?」

「紅月!念在我們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本王不與你計較你的出言不遜。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與你多說了。你願意也罷,不願意也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