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六章烏桓投降?

第一百五十六章烏桓投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6 17:57  字數:5431

「非也,我們不是真正的接受烏桓人的投降,只是讓他們暫時散去這支軍馬,解除我們目前的威脅。為我們揮軍朔方,斷匈奴人退路爭取一些時間罷了。」荀彧道:「我們不俘虜他們的人,也不扣留蹋頓,只是讓他們散去。如此簡單的條件,相信已經被我們殺得膽顫心驚的蹋頓肯定會同意。烏桓人不安份,他們現在的實力,其實也不止這一點,如果他們以後不安份,我們自然也一樣可以出征消滅他們。」

「聽起來好像可取。」劉易道:「以天鎮的情況,我們若想不損傷太多兵力就攻下來的話,恐怕還真的有點麻煩,最少得要三,幾天才能攻下來。若能不戰而退他們的話。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劉易本來就沒有打算對烏桓人這麼快動手,同時對匈奴人、烏桓人動手,新漢軍還沒有這樣的實力可以將這兩個胡人大部族滅絕。何況烏桓人主要的族人,大多都在東北、遼東等地。如果在天鎮對烏桓人舉起屠刀,恐怕會逼得烏桓人全都集結起來反抗。烏桓人現在的族人,可不比南匈奴的族人小,如果得知新漢軍欲滅絕他們種族的話,他們全都起來反抗,其軍馬要比匈奴人更多一些,絕對能超過百萬騎軍。

若真的殺了蹋頓,怕還真的如像捅了馬蜂窩一般。烏桓人激憤之下起兵,那時就不妙了,

劉易想了想,覺得荀彧所說的勸降不錯,其實,說了勸降,更像是言和。

下面的黃忠、顏良、文丑等將,對於說對烏桓人勸降言和。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意見。

昨天文丑、顏良兩將,率軍破敗烏桓人的十萬騎兵,那只是他們在野外把握住了看上去並不是太大機會的機會。如果真要讓他們攻擊擁軍十多萬的天鎮,他們也未必能有昨天那麼輝煌的戰果。

如果蹋頓的軍馬,從一開始就死守天鎮,那麼劉易現在來到這裡,也只能是與天鎮形成對持,一時半刻也難以擊破他們。這樣一來,就等於劉易這一支大軍被烏桓人牽制在這裡了,如此。也就正合了匈奴人所想。由烏桓人為他們牽制住了劉易這支二十萬的大軍,化解去他們的後顧之憂。

可惜,烏桓騎兵不濟,昨天一戰,十萬大軍僅有兩萬多騎逃回了天鎮。現在。蹋頓已經有如驚弓之鳥,已經不可能起得到牽制劉易這支大軍的作用了。

實際上。蹋頓明晚一夜都沒能眠。整晚都在提心弔膽,提心會遭受到新漢軍的攻擊。於他們來說,天鎮的土城牆,還真的不算什麼,相比起漢人境內的城池,他們這個土城。根本就稱不上是城。他們的心裡都明白,新漢軍要攻打他們的話,他們必然是難以抵擋得了的。

正因為他們心裡都明白,憑天鎮的土城牆是難以抵抗新漢軍的攻擊。他們才會心驚膽顫,才會惶惶不可終日。如果讓他們知道,劉易擔心自己軍士損傷太多,根本就沒打算強攻他們天鎮,他們恐怕會為自己的膽小而羞躁得把頭鑽進褲襠中去。

這天一早,就在劉易與荀彧及諸將在考慮如何對付他們的時候,準備試著勸降言和的時候。烏桓大王蹋頓亦在與倖存的各部族首領軍將在商議對策。最終,他們商議得出來的對策,居然和劉易與荀彧商議得出來的最終結果出奇的一致。他們,準備向劉易投降。

是的,蹋頓現在,他還真的不想再與新漢軍在天鎮死戰了,他覺得如此不值得。他現在的軍馬,僅只是他臨時集結起來的,只是他烏桓族人當中的一小部份軍馬。如果就在這裡與新漢軍死拼,最終連他都戰死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非常不甘心。如果再給他機會,他一定可以召集更加強大的大軍,那樣,就不用再擔心新漢軍了。

所以,他覺得,現在應該要明哲保身,先保住自己,保存下這一點烏桓軍馬,留待來日再報仇雪恨。

可是,他卻擔心自己的投降劉易會不會接受,更擔心新漢軍接受了之後,會把他羈押住,讓他成為劉易的階下囚。如此的話,與戰死還有什麼的分別?成為別人的階下囚,他就不能再召集烏桓大軍一展所圖。沒有了未來。

在天鎮土城內的大軍帳當中,蹋頓灰頭土臉的喝著酒,望著下面不發一言的眾將,沒有一人有什麼的好主意。

當然,他們都被新漢軍打怕了,對於蹋頓意欲通過投降來保實力的事,他們還是非常贊同的。對於他們來說,投降於漢軍,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因為,他們本來就屬於大漢的附屬民族,現在只是造反了罷。

反正,他們覺得,投降給漢軍,只是名義上的投降罷了,他們依然可以在大草原上干自己的事,漢人朝廷也管不到他們。

蹋頓把酒斛放下,有氣無力的對帳內的眾將道:「怎麼都啞巴了?誰有什麼想法,快說說。都不說話,你們難不成真的想讓本王作為質子,讓漢軍把本王關押起來,好讓你們另選一個烏桓大王?」

「啊?屬下不敢……」

一眾軍將趕緊伏下地去,生怕一個不好惹得蹋頓不高興,拿他們來出氣。

「大王,不如,去把那個鮮卑人軻比能叫來向他問問計吧。看他好像挺有智謀似的。」一個軍將小心翼翼的道。

「哼!我、我們烏桓人的事,方便讓外人來相議吧?想我們堂堂烏桓,大草原之主,現在竟然要向新漢軍投降,讓他來是想叫他看笑話嗎?」蹋頓並沒有把軻比能也叫來,畢竟,他打算投降新漢邊的事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他抹不開面子去向一個受他奴役的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