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二章天鎮之戰(續一)

第一百五十二章天鎮之戰(續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4 21:49  字數:5469

文丑很果斷,因為晚了的話,烏桓騎兵恐怕就會逃了。

但是,文丑的擔心是多餘的,事實追擊的烏桓騎兵,他們正追得快,一路策騎追趕,正在興頭上。他們當中,許多騎兵還不知道追著追著就只有他們兩萬來騎左右的人馬呢。

當然,就算是知道,對於這些烏桓騎兵來說,也不會有停下追趕四散逃走的覺悟。畢竟,他們還沒有與新漢軍騎兵正面交戰過。並不知道新漢軍騎兵的厲害。他們僅只是看到了新漢軍大將文丑的厲害。他們的心裡,還都在想著,拿你們那個丑將沒奈何,但還能怕了你們這些騎兵么?

他們從一開始出擊,就一直追著新漢軍騎兵。當中或許看到了新漢軍弓箭的厲害,可是,他們以為就僅只如此,新漢軍騎兵的戰鬥力,他們並沒有正式的見到過。

如此,當文丑率軍停下不再逃,調轉戰馬向他們迎頭殺上來之際。他們亦叫喊殺衝擊。

雙方大軍,在大草原上轟的一聲,衝殺在一起。

當然,之前雙方都利用弓箭攻擊了一輪,但是對於雙方軍士的殺傷都是有限的,在高整的衝擊之下,如果不是如新漢軍步軍弓箭大陣那樣萬箭齊射,的確很難對雙方在高整賓士當中的軍士造成太大的傷害。

「殺啊!!」

雙方軍士,此刻都紅了眼。

烏桓騎兵追得有點瘋了,而新漢軍騎兵,也逃得不太耐煩了,好不容易等到了烏桓騎兵與他們兵馬差不多的時候,還不想快點拿這些烏桓騎兵祭刀?

烏桓騎兵與新漢軍交戰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他們所想的都錯了,在這一刻,他們才知道,新漢軍並非只有他們的弓箭比他們糧良,更不是只懂逃走。

當他們舉起他們的兵器,與新漢軍手上的與以往新漢軍朴刀有著很大分別的斬馬刀相激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就驚駭的看到,他們的兵器,如豆腐一般,被新漢軍的那種似勢大力沉的兵器一刀劈斷。然後。無比驚懼的看著新漢軍騎兵手上的鋒利砍刀在他們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一道灑血的血痕。

碰碰碰……

一個個烏騎兵如相約好似的,整排整排的被新漢軍砍殺落馬。

兩軍的騎兵都衝鋒得非常快,許多烏桓人想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最後的記憶。可能就只記得他們高高的舉起兵器向他們迎面殺來的新漢軍騎兵擊下,可是。在那電光火石之間。他們都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他們就已經被中刀倒地,至死都沒弄得明白他們是如何被新漢軍騎兵殺死的。

很快,新漢軍就直接衝殺透了烏桓人的騎兵陣,沖了過去再策騎迴轉過來的時候,發現與他們衝殺在一起。衝過去的烏桓騎兵,竟然就只有區區的幾千騎。

騎兵與騎兵正面衝鋒交戰,這支新漢軍騎兵其實也是第一次,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奮力殺敵,一時並沒有考慮自己殺了多少個烏桓騎兵。可當他們迴轉身來一看,連他們自己都有點不太敢相信,就這麼一個衝鋒,一個照面,就斬殺了烏桓人萬多騎。

地上,到處躲著橫七豎八的匈奴騎兵,他們大多都中刀而亡,鮮血都還在噴洒著,更多的,則是在地上翻滾,抱著他們的傷口慘叫。

無數成了無主的戰馬,在戰場上四散亂逃,受驚的戰馬,更是狂嘶著亂撞。

新漢軍騎兵,可能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們經過高強度的刻苦訓練之後,他們的戰力,其實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一般的烏桓騎兵,他們,現在可以說是當世的第一強的騎兵也不為過。哪怕他們沒有鋒利的斬馬刀,單論他們騎兵的武力,力量、馬戰技巧,也遠遠勝過烏桓騎兵。

生活在大漠中的馬背民族,他們號稱人人都是獵人是不錯,可是,那些都是他們在生常生活當中得出來的一些技擊技巧,都是一些他們在野外的求生經驗,而且,他們也不可能個個都是那麼厲害。但新漢軍將士,他們經過系統的訓練,基本上都將他們的人體潛力都激發了出來,他們所訓練的,都是正式的戰場上的殺人技巧,與草原上的民族打獵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

再加上,戰馬的加設了高橋馬鞍、馬鐙,馬蹄又釘了馬蹄鐵。這些,又禰補了新漢軍騎兵騎術不及草原民族的缺點。

如此一比較之下,新漢軍騎兵的馬戰威力,比烏桓、匈奴等族的騎兵強就不足為怪了,甚至,強出的也不是那麼一丁半點,而是強了遠遠一截。

每一個新漢軍將士,他們所受到的訓練,除了殺敵之外,還會特別的訓練他們在戰場上求生的本領。所以,別看一輪交戰那麼的慘烈,戰場上到處都是慘嚎,倒滿了屍體,但細看就會發現,新漢軍騎兵的傷亡真的不大。許多騎兵受了點傷上不可避免的,但戰死的,真的廖廖可數。

余衝破新漢軍騎兵陣,殺透過去的烏桓騎兵,他們現在也驚呆了。

他們無不驚懼的左右看看,看看還饒倖存活的同族騎兵,再看看倒在他們身後,幾乎清一色的是他們的烏桓騎兵。他們拿著兵器的手都有點顫抖了。他們真的想不明白,不明白為何倒在地上的人會全是他們的烏桓騎兵。他們不明白,為何正面交戰,新漢軍的騎兵居然如此之強,直殺得他們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這些闖過去的烏桓騎兵,他們想起剛才與新漢軍騎兵照面攻擊的時的情部,一個個心有餘悸的望著他們手上斷了或者是有著一個大大缺口的兵器,他們不禁從心裡湧起一陣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