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七章連殺三將

第一百四十七章連殺三將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3 00:58  字數:5772

文丑說得太過猖狂了,剎時把蹋頓給氣得吹鬍子瞪眼。

枉他還想學漢人那般,先禮後兵,最好能把這支漢軍勸退,好讓他有更充足的時間準備。現在,人家直接就是說來攻打你的,你還有何話可說?

站在兩邊陣中的烏桓軍將,他亦差點沒有被文丑這翻話給氣得吐血,立馬兩軍陣中,一時不知道要對文丑說什麼才好。

人家都說了是來打你,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不過,這軍將不能忘了烏桓大王蹋頓的叮囑,忍著氣說道:「漢將休要猖狂!只是我們考慮到兩軍交戰,必有損傷,而你們又是無故來侵犯我們烏桓人的領土,我們烏桓人想與你新漢軍結怨,希望你們退軍,莫要自誤,你且瞪大眼看看,我們現在雄獅十萬,真要開戰,你說你有幾成勝算?」

「哈哈!」文丑大嘴一咧,大笑道:「廢話!兩軍交戰必有損傷?不要說你們在此集結大軍,只是到這裡來乘涼,你們的那點歪心思誰不知道?不就是想侵犯我們大漢么?還敢說我們侵犯了你們的領土?就准許你們侵犯我大漢,就不准我們漢軍來侵佔你們?何況,天鎮,似乎也是我們漢人的領土,什麼時候變成了是你們的?」

文丑不容他辯說,大聲喝道:「說到領土那就更好,我現在就代表新漢朝,來收回天鎮,你們識相的,馬上給老子退出天鎮,把天鎮歸還大漢。要不然,你們後果自負!」

自負?這個漢將還真的太自負了。這個烏桓軍將差點沒被文丑的說話氣死。丫的。都不好好的看看現在是什麼的形勢?你現在才這兩萬來騎兵,自己烏桓大軍十萬,還不包括天鎮內的幾萬騎兵呢。哪怕天鎮當真的是大漢的,這又豈會說讓給你就讓給你?

「你!無知之輩!識相的,趕緊退兵,要不然你就等著受死。」這個烏桓軍將被文丑氣得完全沒法再說下去了,只好撕破臉皮道:「我們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了,再向我們挑畔。休怪我們大軍發起攻擊,到時……」

「不用到時了,有什麼本事儘管放馬過來!」文丑斷然道:「本將軍新漢軍大將文丑!既然你們不願意把天鎮歸還新漢朝,那就只有戰了,可有賊將敢來與某一戰否?」

文丑說完,拍馬飛出,遠遠的鄙視的看著那陣中的烏桓軍將。

「哼!不知死活。既然你想死,那本將軍就成全你!」這個烏桓軍將也不甘示弱,從馬背上拿起了他的兵器,一柄長槍。

「本將軍不殺無名之將,聽說你們的大王叫蹋頓?回去叫他來與某一戰,你還不夠資格。」文丑聲如洪鐘的叫道。

「呸!本將軍就是蹋頓大王帳下大將金繼樹。想向我們大王挑戰?先過本將軍這關。」這烏桓軍將深深的被文丑激起了怒火,也顧不得蹋頓的叮囑了,挺槍拍馬,直取文丑。

文丑現在可是求戰心切,見這賊將殺來。他自然也不會客氣,一把抓過橫在馬背上的長矛。呼的一矛刺出。喝道:「沒聽說過,無名之輩,吃文丑一矛!」

金繼樹的確是蹋頓帳下的一員大將,武力亦達一流武將水準,他見文丑一矛刺來,忽忽的抖出一片槍花,橫槍一格,把文丑的長矛挑開,槍影一頓,再呼呼的向文丑刺出了幾槍。

烏桓人順服漢軍統治要比匈奴人的時間更加的長,也更加深入的觸接到漢人文化。在沒有反漢之前,他們還在漢人的統治之下,他們的族人,與漢人融合更深。所以,烏桓人,大多都懂得說漢語,有許多烏桓人,更是習得漢人的武藝。如這個金繼樹,他就拜得一個漢人用槍高手為師,習得漢人槍法。

原本不把這個烏桓軍將放在眼內的文丑,見他居然能輕易的化解自己的攻擊,看上去一桿長槍使得也似模似樣的樣子,他不禁咦了一聲道:「原來又是一個偷學了我們漢人槍法的鳥人。你們學我們漢人的文字語言,學我們耕種紡織,學我們漢人的武藝,卻吃碗面反碗底,不改你們凶虐習性,反了我們大漢,又常年侵犯我們大漢,還真的卑鄙之極。」

「拿出你的真本領與我一戰,看看你是否就只懂得口頭上呼喝,是你們漢人的又如何?但是在我手上才能發揚光大,你們?哼,只是一些懦夫,不配擁有這些!」金繼樹傲氣的道。

兩人一人使矛,一人使槍,都是桃刺為主的武器,又在兩人是善於招式的時候,所以,兩人在戰陣中你來我往的一連交手了幾招,戰了幾個會合。

一時間,兩將都似奈何不了對方的樣子。

但是,實際上兩人的武藝,還是有差距的,因為,文丑的臂力比金繼樹強得多了,只是文丑有意與他多玩幾招,並沒有儘力施為罷了。

不過,幾招過後,文丑發現這傢伙其實就只學了幾招有點看頭的槍法。其槍法也習得不全,再與他玩下去已經沒有意思了。

文丑勒馬,長矛一展,冷聲喝道:「看來,你的本事也僅只於此了,沒意思之極。還是讓你見識一下我們漢人真正的武功。殺!」

文丑一聲暴喝,一夾戰馬,烏黑的戰馬如一道黑影似的,呼的一聲竄出。

文丑挺矛雙手一刺。

金繼樹不知道文丑的臂力厲害,但見文丑的氣勢忽的一盛,要比剛才更加的凌厲,當下也不敢輕心,見文丑這一矛來得快,他亦來不及閃避或施展槍法了,只好雙手一舉,橫槍身前。

「叮!」

當胸刺向金繼樹的鑌鐵長矛,被金繼樹格擋。金繼樹也自持勇力。雙臂運勁,想向上彈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