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五章絕境中的生機

第一百四十五章絕境中的生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2 18:43  字數:5359

其實,說一千道一萬,就算他們沒有遭受到新漢軍的攻擊,就如此讓他們全部都安然逃回大漠,可跟著來的嚴寒天氣,亦有可能讓匈奴族人面臨一個滅族危機。

於扶羅左想右想,他真的拿現在的局勢沒有一點辦法。

不過,天欲使人亡,必先令其瘋狂。

左右橫豎都是一死,於扶羅在心裡不禁生出一個與新漢軍魚死網破的可怕念頭。

在他們眼前的這支二十多萬人的新漢軍,如果他不計軍士的死活,命令他們強攻的話,也不是說不能攻擊進他們的軍營,他的七、八十萬的大軍,他就不相信真的不能滅殺了這支新漢軍。

反正是一死,他還怕什麼?

但是,他卻很難下這個命令,因為他也知道,下面的部族,肯定不會白白上前去送死的,必然不會如他所想的那麼不要命的衝上去和新漢軍同歸於盡。

他知道,如果他敢下這個命令的話,這一支匈奴大軍肯定分崩離析,肯定會馬上四散逃回大漠。

嗯,讓這些匈奴族人四散逃回大漠其實也相當不錯,可是,有誰能如他這般可以看得到新漢軍要滅絕他們匈奴人的決心?於扶羅敢保證,他的族人,哪怕是分散逃回大漠,也逃不過新漢軍的追殺。他們一旦分散逃走的話,碰到大漠上的別的胡族,也是死路一條。

何況,該死的嚴寒,他們誰都躲不過。

於扶羅現在還真的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般的驚懼過。

「林道!」於扶羅在無計可施的時候,猛然的想起了他還有一個漢人組成的謀士團。

林道經過這幾天的休養,當初被毒打的腫痛已經減輕了許多。腫如豬頭的瘦臉,已經勉強可以看得出原來的臉部輪廓了。

他其實很不願意再被點名問計,在場除了他之外,還有別的漢人軍師,可是他並不知道於扶羅為什麼次次都要讓他出來說話。

他苦著臉站到了於扶羅的面前,跪下說話道:「大王,小人在。」

「情況你都知道了,你現在可有計策,讓我匈奴一族渡過此次滅族危機?」於扶羅有如發紅的雙目,死死的盯著林道。咬牙道:「你如果現在能給本王謀一個萬全之策,你現在馬上就是我匈奴國師,以後,你在我匈奴族人當中,就是我於扶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相當於你們漢朝當中的太傅。」

「啊?馬、馬上就是國師?」林道一聽,渾身一顫。

他上次。因為才剛為於扶羅謀了一策。可是還沒有實行,馬上就失敗了,讓他好不鬱悶。現在,為於扶羅謀一策,馬上就是國師?

他小心翼翼的問道:「大王,你、你的意思是說。不管小人之計能否最終得以實施,是否成功,只要能得到大王及一眾部族首領的認可,小人便是匈奴國師?」

「呵呵。只是我們認為可行,能夠成功,那麼執行計策當中,發生了一些變化,或者是我們匈奴人的問題,自然與林道先生無關,你依然是我們匈奴一族的國師。將來,你永遠都是我們最尊貴的國師,永遠受到我們匈奴族人的膜拜。」

「這、這……好吧,讓我想想。」林道似努力思索的樣子,轉頭對另外的那些漢人軍師道:「大王,小人有一個不情之請,正所謂一人計窮,二人計長。我想,請他們一起與小人共議,商議出來的計策若可行,就算是我們全部人的功勞,希望他們的待遇,也能得到提升,最少,得要讓他們在匈奴族中有自由活動的權力,不能再動不動就遭受到匈奴人的欺侮毒打。」

林道倒不是好心要幫助那些漢人文人。他只是覺得,現在匈奴人的情況的確不妙,不管他是否可以成為匈奴國師,現在都得要為自己謀一條後路了。如果可以如願的成為匈奴國師,那麼在匈奴人當中,單憑他一個人,也起不到什麼作用的,明面上,匈奴人或者不敢拿他怎麼樣,但是人勢孤單的他,肯定會受到匈奴人的控制,他想做些什麼都不方便。如果可以拉攏一些人為他所用,那麼就什麼都好說了。

再且,這些漢人文人,因為他屢屢出風頭,不少人對他已經不瞞了,暗暗有擠兌他的跡象,如果這個時候賣他們一個好,說不定就可以得到他們的好感,到時候,有他們之助,不管是在匈奴族中為國師,還是另謀出路,都會有人相助。

於扶羅倒沒能看出林道內心的真正心思,現在也正是他六神無主的時候,這些漢人文人,他其實也並不怎麼放在心上,現在要向他們問計,他自然也不會拒絕了林道。

他點頭道:「准!你們漢人軍師,從此之後,就和我們匈奴人一樣,如同一族,如果還有匈奴族人欺壓你們,立刻處斬!」

「謝大王厚愛,請大王稍等片刻,我們合計合計!」林道聞言大喜,對於扶羅叩拜,然後起來迴轉身,走回一眾漢人軍師當中。

自然有不少漢人文人對林道為他們謀取到了利益而感謝,他們群策群力,在一旁輕聲商議,還真的讓他們想出了一個似乎是可行的計劃出來。

林道把他們商議出來的計劃再過慮一遍,覺得沒有什麼錯漏了,才對這些漢人文人多謝一翻,再回到了於扶羅的面前跪下。

於扶羅察言觀色,見林道神色淡定的樣子,心裡就知道這些漢人狗頭軍師應該有了主意,為了表達一下對林道的尊重,好讓他儘力為自己謀策。於扶羅親自上前,把林道扶了起來道:「林道先生,不用如此客氣了,以後見到本王,本王可以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