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一章兩面夾擊

第一百四十一章兩面夾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1 10:37  字數:5598

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傳來,王蒙被整個人都挑起在空中。

這一刻,他還真的被嚇得魂飛魄散。

他痛恨自己,為何要下意識的抓緊長矛?任由長矛被典韋奪去,那他不就逃了?失去了長矛,沒有了兵器,他逃回本陣,也可以有話說,不用受到葷加的責難。

現在,王蒙還真的悔得腸子都青了。

匈奴人的戰馬,大多都是匈奴人從小養大,與主人心意相通。王蒙的戰馬,也是他一手一腳挑選出優良的小馬養大的。

他的戰馬,有衝出十來步遠的時候,可能是感應到自己的主人不在馬背上了,居然自動的停了下來,回頭瞪大眼似詫異的看著被典韋挑在空中的王蒙,似在考慮自己的主人為何會突然離開自己的馬背的。

懊悔當中,以為要成為新漢軍俘虜的王蒙,他見自己的戰馬居然就停在不遠處,他不禁暗罵自己,丫的還抓著矛柄幹嘛?還不快放走逃走?只要逃到戰馬的地方,就可以逃走了。

心念電轉間,王蒙一鬆手,整個人啪的一聲落在地上,然後連滾帶爬的向他戰馬奔去。

「哈哈……咱讓你三招你都敗了……呃,還想逃?」典韋見居然把王蒙從他的戰馬背上挑了過來,心裡不禁一樂,正要把王蒙摔下來活捉他,這傢伙卻自己逃地奔逃。

眼看王蒙狂奔了十來步,就要飛身上馬。典韋也懶得拍馬追擊,掂了掂手上的長矛。用力一擲,呼的一聲,長矛帶出一股風聲,直接卟的一聲,把王蒙釘在地上。

「啊……」

王蒙雙眼一突,雙手緊緊的抓了一把沙泥,仰頭不甘心的大叫了一聲。

典韋當初曾練過幾天投擲投槍,長矛和投槍其實並沒有相差太多。如此短的距離之下,典韋一矛投殺王蒙,自然是不在話下。

長矛直透王蒙背心,他大叫一聲之後,就已經斷了氣。

「哈哈,如此三腳貓的功夫,還敢來跟咱叫陣?你們匈奴人。還敢來與典韋一戰否?」典韋殺了王蒙,一點都不以為意的又叫陣起來。

葷加見自己派出去的將領,僅只是三招就被殺,臉色不禁一黑。

把掃了一眼四周的將領,發現他們都不敢與他相對望,很明顯的。都是不敢再出戰了。

葷加他與王蒙比過武,就僅比王蒙強一些,可是,面對可以輕鬆解決王蒙的典韋,他也心裡沒底了。嗯。他不是沒底,而是暗暗有幾分慶幸。因為如果不是王蒙出戰,極有可能,死的可能就是他了。

此刻,他已經沒有了要親自出戰的心思了。

而另一邊,許諸出陣,向呼揭天河所部的匈奴騎兵叫陣,可是呼揭天河要比葷加狡猾得多,他根本就不應話,只是抓緊時間收整騎兵,命人直接拿弓箭把兩軍陣中的許諸迫了回去,讓許諸鬱悶不已。

許諸沒有典韋那麼多的花花腸子,他一出陣,就虎頭虎腦的叫戰,還揚威性的揮出一道刀氣,在他戰馬之前划出一道深痕。

許諸的動作,倒是讓新漢軍的將士暴出了一聲喝彩。可呼揭天河見到這個漢將如些厲害,他豈會派人出戰?所以,直接命人放箭,把許諸射了回去。

許諸被射退後,呼揭天河知道,如此下去,必是攻擊不到新漢軍的軍陣了,哪怕是現在要繞到新漢軍軍陣的背後,人家又可以同時調整。整個新漢軍的軍陣,有他們的這麼多的弓箭手壓陣,他們是奈何不了的。現在,再這樣留在這裡已經沒有意義了。

他心裡一合計,馬上繞到了葷加的殘餘騎兵陣中,去找葷加。

他找到了葷加的時候,正好是典韋飛矛擊殺了王蒙之時。他有點擔心葷加會再派將出陣去白白送死,他趕緊遠遠的道:「葷加將軍,且慢派將出陣。」

「哦?是呼揭首領來了。你們的情況如何?新漢軍可惡,竟然射殺了我們這麼多匈奴勇士,還敢前來叫陣,氣煞本將軍了。」葷加氣惱的道。

「我們攻擊也不利啊,看來另一翼軍馬也一樣。那林道所說的沒錯,新軍的裝備要比我們精良了許多,連他們的弓箭都比我們弓箭射程遠了這麼多。」呼揭天河道:「葷加將軍,我們先不管那漢將了,拿人把他射退吧,我有話要和將軍說。」

「也好,放箭,給我射死那漢將!」葷加被呼揭天河提醒,醒起自己為何要和新漢軍斗將?直接射死那漢將不就得了?

原來他們的箭程射不到新漢軍的軍陣當中,現在嘛,那漢將典韋在兩軍陣中,他們的弓箭可以射得到典韋的地方。

一時間,匈奴騎兵二話不說,弓箭亂飛。

在叫陣的典韋一見,大叫一聲媽啊,直接就策馬回逃。也幸好,別看匈奴人很多人發箭,沒有一萬都有幾千支箭射過來。準繩也不能說不準,可是,匈奴人的弓箭,幾乎都是向一個點飛過來,似追著典韋的背影射過來似的,卟卟卟的全落在典韋的馬後,偶爾有些箭矢射准了典韋,卻又被典韋用雙戟挑開。匈奴人的弓箭,落地的時候,是啪啪噼噼的聲響的,參差不齊,零零散散,由此可見,受過嚴格齊射與沒有齊射經驗的弓箭威力是完全不同的。他們射出的弓箭同樣多,可是卻不能對一個區域形成覆蓋面的打擊,比較起新漢軍的弓箭大陣來,匈奴人的萬箭齊發,真的沒有太大的威力。

典韋罵罵咧咧的逃歸本陣,逃出了匈奴人的弓箭範圍之外。

且說葷加,他問呼揭天河道:「呼揭首領,不知道你有什麼好提議。現在我們被新漢軍所阻,進攻不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