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八章騎軍對步軍

第一百三十八章騎軍對步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10 17:34  字數:5422

這天黃昏,氣溫驟降。

北方的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了。

白天,有太陽的時候,氣溫還算不錯,但是一到晚上,氣溫就降下來,看情況,估計很快就降雪了。

大草原上,一旦降雪,就代表著直接的步入寒冬,如果大雪連續下過不停,地上就會積上厚厚的白雪,同時,氣溫也會更加的低,當氣溫低到零下之後,黃河河面亦會開始凝結成冰。持續一段時間,結冰的黃河河面,可任由人畜往來。

以往,匈奴人進犯大漢,他們都會在秋收時分進入漢鏡掠奪,在黃河凝冰之前返回大漠,因為一旦到了黃河凝冰之後,漢人的軍隊亦會渡過黃河來攻擊他們。那時,他們就只能繼續往大漠的更深遠的地方躲避。掠得足夠物資的匈奴人,他們只想快點返回大漠,去與族人一起渡過寒冬。

看天氣情況,第一場雪很快就會降臨,估計也就是這幾天的事。

匈奴人現在,的確也有點急了,他們已經來到了這裡,眼看就可以進入漢境掠奪了,卻因為漢軍在此,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因此,呼揭天河等匈奴首領,決定要給漢軍一點顏色看看。

轟隆隆的馬蹄聲,使大地都震動起來。

匈奴的十萬騎兵大軍,遠遠的出現在黃敘的眼帘。

終於來了,黃敘臉色不禁隱現一絲笑意,他的心裡。還真有點擔心匈奴騎兵不敢來攻擊自己呢。

如果匈奴大軍不來攻擊,那麼他所布下的這個大陣就沒有什麼的意義。如果匈奴騎兵不攻擊。卻在一旁窺伺,那黃敘就會完全陷於被動。他這十來萬的新漢軍,幾乎全都是步軍,他還沒有蠢到要用步兵去年追擊匈奴騎兵的地步。

如此,他可能就會被匈奴騎兵弄得他進退不得,非常尷尬只能在此結營駐紮。

這裡,離朔方郡還有百來里,在這裡駐紮是沒有什麼意義的。與其如此,面對隨時都有可能來攻襲的匈奴騎軍,黃敘覺得還不如退回長城憑城把守呢。可是,他就怕到時候想退都不是那麼容易了。匈奴人的幾十萬騎兵一旦殺來,他們想退亦不是那麼輕易可退走。

所以,黃敘現在就唯有與這十萬匈奴騎兵一戰,戰敗他們這後。他的大漢就可以前推,推進到逆方郡城,然後結陣與匈奴大軍相持。只有這裡,才可以牽制住匈奴大軍在朔方。

結陣與紮營是完全兩碼事的。黃敘相信,只要讓他在朔方郡城之前紮下營寨,就一定可以在那兒紮根。憑他們這十來萬步軍,也一樣可以牽製得了這些匈奴大軍。他們,現在已經帶了足夠的物資前來,不用擔心安營紮寨的事。

看著如一條線一般,從遠處撲來的匈奴騎兵。黃敘不禁有點懷念床弩,可惜那些傢伙太沉重。不適宜隨軍攜帶。如果有床弩在這布陣,就能讓那些匈奴騎兵吃一壺了。

當然,這也只是黃敘的臆想,匈奴人現在對床弩已經膽顫心驚,如果黃敘在此準備了床弩等待他們前來的話,他們還真的不敢來了。事實,匈奴騎兵也探聽到了這支新漢軍步兵並沒有攜帶讓他們驚懼的床弩,他們才敢如此直撲過來。再說,如果黃敘在此布下了床弩大陣,他們也可以在這廣闊的平地上躲開,固定打擊方向的床弩,對於可以機動迂迴的騎兵來說,的確是作用不大的。就只有把他們限制在一定的空間,才有可能發揮出床弩的殺傷威力。

典韋、許諸兩將,就在黃敘不遠處,兩人望著從遠處撲來的匈奴大軍,都似有點壓抑不住內心的燥動了,躍躍欲試,恨不能率軍迎擊上去。

不過,黃敘很冷靜,他知道,面對如浪潮一般撲來的匈奴騎兵,對步兵來說,的確是一種壓抑。如果主帥不能保持鎮定而讓軍士產生不安,產生怯懼的情緒,那麼待騎軍衝殺過來的時候,他們就會手足無措,錯失可以打擊匈奴騎兵的最好時機。

要知道,新漢軍弓箭兵的弓箭射程,就僅比匈奴騎兵的弓箭射程遠一點。如果不能把握好這一眨眼就可以越過的距離,不能夠爭取這一點距離的時間首先發起攻擊,那麼就有可能被匈奴騎兵越過這一點距離,拉近與新漢軍弓箭大陣的距離。在那時,就會演變成雙方弓箭互射的局面,這對於沒有太多防護的新漢軍弓箭兵來說,是一個巨大傷害。弓箭大陣一亂,那麼就可能被匈奴騎兵一涌而上,被敵人的騎兵沖入自己的箭陣衝殺,那結局可想而知。

像新漢軍這樣,弓兵在前結陣的戰陣,是非常冒險的。別看之前幾次,對敵人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可是,一個把握不好,就會導致全軍覆滅的下場。

所以,細節決定成敗,新漢軍的弓箭大陣,一定要牢牢的把握好箭程比匈奴騎兵的箭程遠上幾十步到一百步左右的優勢。

騎兵,在衝刺當中,幾十步的距離,其實就等於是幾秒間的事。如果他們步入了這個距離之前,新漢軍的弓箭沒有覆蓋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衝進了他們弓箭的範圍之內,那麼他們的弓箭,可能就會落入新漢軍的箭陣當中。那時,情況就不妙了。

「喳喳!」

「哈哈,沖啊,漢狗軍隊愚蠢,居然在平野列陣,這不是尋死嗎?匈奴的勇士們,殺啊,衝過去,把他們的腦袋都給我擰下來!」

匈奴騎兵,在他們從遠處撲來的時候,就已經一字排開。他們興奮的高叫著,似乎已經看到了他們的彎刀一刀砍下一個漢人士兵的樣子。

匈奴騎兵,已經很久沒有在平原上如此正面攻擊過漢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