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一章罪惡之夜

第一百三十一章罪惡之夜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08 14:34  字數:5503

哈特哈姆斯戲虐的望著康居伯道:「一起?」

「嘿,既然哈姆斯將軍你有如此興趣,那我們就一起,嘿嘿,別看老朽已經五十來歲,可當年也是一個勇士,死在我手上的漢狗,沒有一百都有幾十,現在,依然雄風不減,弄個娘們沒有一點問題。」康居伯一臉猥瑣的邪笑道:「不信,可以問我兒媳,問問她就知道老朽寶刀不老了……」

「哈哈……」

哈特哈姆斯忍不住大笑起來,他沒有想到,這個康居伯居然如此有意思,要不是他現在已經投靠了新漢朝,說不得,還真的要與他及他兒媳一起試試那滋味了。

不過,現在就沒有心情了。哈特哈姆斯面色一冷,嗆的一下子抽出了腰間的彎刀,臉色一獰,道:「康居伯,這一次,還真的要好好感謝你的族人的招待了,不過,你明顯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我說送你們去休息,是說送你們去下地獄的意思。勇士們!動手吧!」

唰!

哈特哈姆斯的彎刀一划,在他身旁的女人便被一刀削斷了頭顱,突然掉落在地的女人人頭,她明顯還沒有回過味來,臉上的神情,還保持著一股女人的媚態,在一種渴求的神色當中定格。

「啊!你、你要幹什麼?」康居伯驚叫了一聲,他真的被哈特哈姆斯給弄得傻了,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突然殺了他這個可愛漂亮的兒媳。他瞪大眼睛,望著哈特哈姆斯,一時間居然沒能醒過神來。

「沒幹什麼,只是想你死罷了。」哈特哈姆斯手上不停,帶著一抹血色的彎刀,同時一下子插進了康居伯的胸膛。

「啊,你你」劇烈的痛感,讓康居伯渾身一下子痙攣起來,一如他年輕時候一刀刺入漢人的身上一樣·他的雙眼,充滿了驚懼,不解、不甘。

「我們哈姆族,已經投靠了新漢朝·所以,你們匈奴人,都是我的死敵,這便是殺你的理由,和你兒媳一起去快活吧。嗬嗬」

「哇……」

康居伯終於完全明白了是什麼會事,這才知道,他們招待了一些什麼人·可是,插在他胸口的彎刀,已經把他的心臟絞碎,他大吐了一口鮮血,仰面倒下,眼內,一片血紅,充滿了不甘及仇恨。

「啊……」

「啊!」

「嗚嗚……」

整個匈奴族人營地·頓時雞飛蛋打,呃,匈奴人不養雞·但是也差不多,當哈姆族的族人開始了屠殺之後,全亂套了,牛、羊亂跑,一個個匈奴族人,被凶恨的士兵追上斬殺在地。

哇哇的嬰兒哭聲,在夜色之間特別的刺耳,不過,也不用多久,所有的驚恐聲音便嘎然而止。

上千個哈姆族人殺百來個匈奴族人·根本就沒有怎麼費工夫。

匈奴人果然兇殘,他們連自己同族的人也不放過,連才幾個月大的嬰兒都沒有放過。

事實,也幸虧是哈姆族的人動手,如果讓新漢軍的將士來,他們還真的很難對那些小嬰兒下手·不忍對嬰兒下手,那麼自然也會對一些匈奴的女人下不了手。

殘殺嬰兒,漢人還真的做不到,別看太史慈他們似下了決心要滅種匈奴人種,如真的讓他們面對一些嬰兒的時候,他們真能下得了手就怪了。

正因為如此,張醒給太史慈提議,讓他們匈奴人自己人殺自己人,太史慈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殺無知的嬰兒,是一種罪惡,不管是心腸如何冷血堅硬的人,他們都會心生不忍,殺了,一輩子的良心都不安。當然,匈奴人除外。

哈特哈姆斯命族中軍士,不要管是老人婦孺,都把他們的頭顱砍下,當作是一個人頭充數。

他們,沒有在這個營地作太多的停留,亦沒有理會那些四散亂逃的牛羊,甚至也不搜集這個部族的財物,他們,只要人頭,把所有的人頭帶上,馬上又到草原上去尋找另一個匈奴部落下手。

一夜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他們還真的有點擔心不夠時間搜集到四千多個匈奴族人的人頭。

他們一路上,所過之處,不這匈奴部族是幾十人或者是幾百上千人的部族,他們都沒有半點手軟,直接衝殺過去。

這一夜,是罪惡之夜,無數匈奴人在哭泣,在呻吟,在慘叫。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殘殺他們的會是他們自己人。其兇殘程度,就有如他們施之於漢人百姓一樣,所過之處,血河成河,雞犬不留。

天亮之後,哈特哈姆斯果然回到了黃河邊,見到了太史慈。

他們,居然超額完成了任務,斬了近五千個匈奴人頭回來,其中,居然有幾百個是小嬰兒的人頭。

太史慈哪怕早就下狠心要對匈奴人斬盡殺絕,可是,看到數百個小嬰孩的人頭,一張張嫩雛的小臉,血淋淋的頭顱,他不只是感到不忍,心裡還有點憤怒,差點就忍不住要下手斬了哈特哈姆斯。

不過,他忍著噁心,忍了下來。看昨夜,陸續在兩隊騎兵聚攏了過來,現在太史慈身邊,已經有了萬多騎兵。如果要滅了哈姆族,這也是太史慈一念之間的事。

哈特哈姆斯回到,看到了新漢軍騎兵多了這麼多人馬,他也心驚驚

也幸好,太史慈現在的確是需要這些匈奴人代為屠殺匈奴人,所以,太史慈才能忍下內心的衝動。

太史慈把哈姆族的四千來人馬,分成四支千人隊,然後分別押去另外的騎兵,吩咐下去,讓他們從現在開始,要新漢軍的監視之下,繼續對匈奴人不分日夜的展開屠殺。

不過,不能再殺嬰兒及婦女了,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