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五章攻防戰(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攻防戰(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06 15:43  字數:5603

匈奴人的攻城戰,還相當的原始,千百年來,並沒有太多的新意。

現在都還算是相當不錯了,最少學懂了漢人的不少戰術,又學漢人製造了不少掛勾,要是以前,他們就只懂製作一些雲梯,攻城就全憑這樣東西來蠻攻的,甚至他們也不懂得利用弓箭來壓制城頭上的守軍。

匈奴人,他們的確有著一股凶性,心裡不大看得起漢人,總以為漢人都是懦夫,任由他們殺掠的一個民族。

他們懷著一顆興奮的心態,瘋狂的進攻,希望可以攻殺上城頭,把膽怯得只敢靠著高牆把守的漢人斬盡殺絕。然後搶奪漢人的錢糧、擄奪漢人的女人。

在對漢人的錢糧、女人的強烈渴求之下,他們被軍將一煽動,就如野獸一般向城牆攻擊,架起雲梯,或順著掛勾的繩子,努力的向上爬。

一丈、兩丈、三丈……

近了,為了提防漢人會把雲梯推倒,他們的雲梯弄得僅比牆頭短一點,只要讓他們爬到了雲梯頂上,他們就可以一躍而上,登上漢人的牆頭。

他們都是無懼的勇士,是世上最強悍的民族,所以,只要讓他們登上城頭,他們就有把握把城頭上的漢軍擊敗,從而奪取他們的城關,到時,便可打開關門,放大軍進關。到那時,他們就什麼都有了,財富與女人。

匈奴人,每一個人,都會以這種想法來激勵自己,讓他們可以奮不顧身的攻城。

可惜,世上豈會有如此輕易的事?

這個匈奴人,他努力的攀爬,眼看就可以爬到了雲梯頂端,看到上面的牆垛。在自己城下的匈奴弓箭手的壓制之下,基本上都不敢冒頭,他剛才亦看到了一個手拿長長越戟的漢軍士兵探頭出來觀察,可笑的是他的長戟根本就夠不著自己的雲梯,然後,看著自己人的弓箭把那個士兵逼了回去,也不知道是否已經射殺了那個漢軍士兵,他的心裡正激動,以為那個漢軍士兵不敢再露頭了,不禁加快了速度。

可是。當他正是發力,跳躍上牆頭上去時,卻見一個黑坳面孔的漢軍突然探頭出來,他的雙手,舉著一塊大石。大喝一聲砸了下來。

這個匈奴兵大駭,心裡一緊一慌。大石堅硬。如果被砸中,他肯定是沒命了,他下意識的向旁一閃,在這個緊急的時刻,他居然忘記了他已經在高空,跳躍閃出去之後。他才猛然的驚醒,不禁慌得大叫一聲。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才避開了上面砸下的大石。可他雖然避開了,在他下面跟著上來的一個匈奴兵卻沒有這麼幸運了,他似根本不知道上面有石塊砸下來似的,碰的一聲,他的頭顱,被大石砸了一個正著,啪,血花四濺,血色當中,還有點點如雪一般的白點一起被濺飛。

他往下跌落的時候,正好把這個情況看得分明,看到那個匈奴士兵的頭顱,如一個西瓜一般,被砸得四分五裂。

他不禁有點慶幸,可跟著,碰的一聲,他亦摔到了城下,從差不多十丈高的地方落下,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將他的五臟六腑震碎。

「啊!」

一聲慘叫,一口鮮血夾著心臟的碎塊從他的嘴裡噴了出來,碰碰,另外還有幾個匈奴士兵從上面跌下,砸在他的身上。

這樣的情況,非常多,匈奴人攀爬得越快,摔下來的人就越多,一架雲梯上,往往從上面扔下一塊大石,就可以將整架雲梯上的匈奴士兵都砸了下去。

至於利用繩索攀爬的匈奴士兵,亦差不多如此,繩索被砍斷,他們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一個個往下跌落。

城下,已經是慘叫聲一片,沒有摔死的匈奴人,發出了讓人心悸的痛苦慘叫。

利用繩索來攀城,其實更適宜用於晚上偷城,如此明目張胆的來攻擊高牆,守城軍還真的不怎麼害怕。

長城攻防戰,看似很激烈慘烈的樣子,但實際上,激烈的只是在城牆下攻擊的匈奴軍。長城上的漢軍將士,他們卻不似很激烈的樣子,只是非常忙碌的樣子罷了。

匈奴人的弓箭,對城頭上的漢軍殺傷當真的不怎麼樣,哪怕他們的箭射得很准,可是,新漢軍的士兵,根本就沒有給他們太多的射擊時間,往往都是一露頭看一眼,馬上就縮了回去。

許多時候,觀察清楚了匈奴人的雲梯位置之後,城頭上的漢軍士兵,根本就不用再看了,直接把石塊按一定的位置扔下,就基本上可以砸中匈奴兵。

因為有了上千的百姓青壯幫忙,源源不斷的把石塊搬上來,所以,魏英也下令,讓軍士位不用太擔心守城物資不夠用,可以隨便砸。

沒多久,兩千匈奴軍,在他們如自殺式的瘋狂攻擊之下,死傷過半,終於退了下去。

新漢軍漢用三百人,就可以敵住匈奴軍兩千人的進攻,一時間讓長城之上的軍民都士氣大震,在匈奴軍退下之後,百姓都湧上城頭歡呼,個別小子,還站上城頭,對著城外撤尿,侮辱侮辱一下匈奴軍,好好的出了一口惡氣。

這一輪攻擊,就僅只有個別的匈奴兵躍上了城頭,但大多都是被嚴陣以待的新漢軍士兵眨眼間撲殺。

現在的新漢軍陷陣營將士,每一個士兵,都可以單獨與匈奴兵中的精銳交手,單兵作戰能力,比匈奴人只強不弱,所以,個別的匈奴兵殺到上城頭,也只是自尋死路。

小月熊被氣壞了。他不是因為沒有攻下長城而氣的,因為他早有心理準備,知道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攻得下來的。他氣的是,現在的漢軍,居然敢如此挑畔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