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一章嚇傻匈奴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嚇傻匈奴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04 20:34  字數:5632

騎兵的確是比步兵快,張醒率著餘下的千來騎兵,快速趕去前面。

不過,似乎並用不上他們了。

就在張醒遠遠的看得見匈奴逃竄的騎兵時,只見前方突然一下子被點燃了無數的火把。

一路火把堵住了匈奴騎兵的去路,另一路火把,與前方的堵住去路的火把相接,對沿山逃竄的匈奴騎兵形成了一個包圍。

看上去,就似是匈騎騎兵自己闖進了一個缺口一樣。

烏魯朵差點沒有被驚得一下子摔下馬,他早知漢軍不會如此簡單放他們逃走,可他還真的沒有想到漢軍還可以在這裡給他設伏。

「首領,不好了,前方和我們側翼都出現了漢軍。我們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我他娘的知道怎麼辦?今晚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出現這麼多漢軍來攻擊我們?這他媽的都是於扶羅害的,特么的,讓我們分兵來攻擊,他卻在後面看熱鬧,還要不知道漢軍的兵力有多少,這事沒完!回去一定要跟他好好算帳。」烏魯朵現在還真的被漢軍弄得有點瘋了。

他好端端的,突然遭受到漢軍的騷擾,無端端的被漢軍的四角釘弄得軍心渙散,又被漢軍的弓箭射得毫無脾氣。被逼得不得不逃離軍營。

一路上,漢軍緊追不捨,他烏魯朵何時如此窩囊過?他與那爾卓一樣,都想不明白漢軍還什麼就敢離去他們那長城烏龜殼,敢主動來攻擊他們。

「烏魯首領,現在不是動怒的時候,還是快些想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吧。」阿里格已經醒了,他被軍士架上馬背,伏在馬背上,虛弱的對烏魯朵道。

匈奴人,他們就是有這非常不好的一點。他們,在作戰期間。一旦有人受傷,那就基本等於是死了。先不說他們能不能治好的問題,在戰場上,誰還管得了你死活?特別是那些傷重得連戰馬都騎不了的士兵,誰還能救助得了他們?

他們的人,全都是騎在馬背上的,如果有人受傷騎不了馬。相信沒有誰會下馬用擔架抬著他們。尤其是在逃走的時候,誰都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的時候,誰會那麼好心的棄馬抬著傷兵走?

或者可以說,沒傷的士兵,可以和重傷的共剩一騎,扶著他們騎兵。可要知道。一個傷兵,能在馬背上那樣顫著嗎?手腳傷了的,倒也沒有太大問題,可是身上有傷的那些傷兵,那就遭罪了。相信逃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被活生生的震死。

還有,一馬兩人。速度上也會比慢許多,在逃命的時候,自私的匈奴人,他們還能再顧戰友的命么?

所以,哪怕是高貴的匈奴部族的族長首領,他們受傷了,也只能是自己騎兵逃走。一般情況之下,都不會有人用擔架抬著他們逃命的。

還幸。阿里格並不是受了外傷,而是看到自己的部族族人幾乎全軍覆滅而氣憤吐血,激奮過度而自受了內傷。

阿里格現在整個部族的兵力都基本死光了,就僅剩下不到一千的族人追隨在他的身邊。

匈奴人就是這麼的現實無情,當你的部族興盛,人口眾多,兵強馬壯的時候。你就會得到尊重,別的部族首領見到了你,也會客客氣氣的,不敢得罪了你。

但現在。烏魯一族與阿里格一族,互相是知根知底的,烏魯朵部族,一向來都比阿里一族強大不少。現在,阿里格部放,幾千青壯騎兵都沒有了,他們的部族,從此就一跌不振,很難有興盛的日子了。

如此,阿里格的身份地位,在烏魯朵的心目中就一降千里,要不是現在在這個情況之下,大家共患難之下,烏魯朵還真的不想再搭理阿里格。他現在甚至還有點視阿里格為負累了。

烏魯朵沒好氣的道:「逃逃逃,老子已經煩了,現在咱們前有阻止,後有追兵,側翼還有該死的漢軍騎兵,現在我們還能逃到哪裡去?」

「匈奴的勇士們,漢軍欺人太甚,居然還想一口吃掉我們。大家想想,我們可是整整兩萬騎兵啊,現在,恐怕都犧牲了近半的勇士。現在,該死的漢狗,他們又攔住我們,如果想活命的,跟我沖,我們殺光攔路的漢狗,殺出一條血路來!」烏魯朵沒再理會阿里格,暴怒的提想了他的重型狼牙棒,激勵著自己的匈奴騎兵,讓他們向前突圍。

相對於烏魯朵來說,他覺得,再返回去,也是死路一條了,因為漢軍的那些弓箭太可怕了,回去,恐怕都沒有沖近他們的軍陣,自己的這點僅剩的兵力就會被漢軍射殺始盡。

所以,他覺得,現在就只有向前攻擊,衝破漢軍的封堵,他們才有活命的機會。

「大家拼了,殺啊!」

前有狼後有虎,匈奴人也沒有什麼可以選擇了。前方,又或是突破了就可以深入大漠逃命的側翼,都是這匈奴騎兵衝鋒的方向。

這一次,匈奴騎兵倒是出奇的整齊,幾乎是齊齊拍馬,轟的一聲,直接向著點燃了火把的漢軍陣地衝殺過去。

他們沖得越快,死得就越快,現在,他們剩下來的,不過是七、八千騎的匈奴騎兵,如果往回衝殺,在黃敘的弓箭兵趕到之前,他們可以擊敗追擊的張醒這營二千來人馬的騎兵,他們多少都可以逃得走一些人。烏魯朵在其手下匈奴騎兵的保護之下,也未必不可如爾卓那樣,可以逃得一命。

可是,烏魯朵現在還真的昏了頭,他現在,一刻都不想再留在這裡,不想再受到漢軍的追擊威脅。

遠遠的,在火光之下,前方漢人的軍陣,其實就只是排開了一里多,側翼的,也只是一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