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七章可笑匈奴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可笑匈奴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04 12:19  字數:5604

長城關外的地方,嚴格上來說,已然屬於是大漠的邊緣地帶,所以,空氣非常乾燥,一般情況之下,不會因為夜晚而起霧。

可是,在這一刻,濃濃的血腥味,卻有如給這枯燥的夜晚蒙上了一層血霧似的,讓人聞之欲嘔。

無法形容黃敘這一個弓箭大陣前方的慘烈境況,反正,他們的前方,是一地屍首,戰馬的,匈奴人的,個別的地方,還是一堆堆的,這些戰馬及匈奴騎兵的屍首,大多都是向前傾,然後被無數弓矢釘死在地上的。

鮮血,慢慢的滲透在沙土之間,把大地都染紅了,其間,低洼的地方,已經潺潺的匯成了一道道有如小溪一般的血流。

在雙方軍陣中的火光及匈奴騎兵摔落在地上依然還頑強的燃燒著的火把火光之下,映入新漢軍將士眼中的顏色是滿目殷紅,通紅的世界,讓人觸目驚心。

不過,新漢軍將士,並沒有因為這樣慘烈甚至可以說有些殘忍可怖的戰爭場景而驚懼或心悸,他們現在,反而覺得有點激奮,特別是望著不遠處,驚慌後退,開始緩緩的退卻,沿著長城之下的山勢邊逃竄的匈奴騎兵,人人目泛奇光的望著他們的主將黃敘,等待著黃敘的下一個命令。

由於匈奴騎兵終於停止了衝鋒,撤了回去,遠離了新漢軍弓箭兵大陣的射程,所以,弓箭兵們都停止了攻擊,使得戰場上還只剩下了匈奴人的戰馬集亂蹄聲,以及此起彼伏的慘吟。

黃敘冷靜的眸子里忽然殺機大盛,就仿似剛才的弓箭攻擊不是戰鬥一般,這一刻,他才真正的進入狀態。

是的,戰鬥打到了現在,敵住了匈奴騎兵的衝鋒,在黃敘的眼內。現在開始,才是真正的最後時刻的戰鬥。

這一支匈奴騎兵總算是按著他的預期那般發展,向著另一側似沒有埋伏的方向逃竄,黃敘渾身都似灼熱起來。

黃敘伸出手,伸出的手都似有點顫抖的樣子。

親兵知道黃敘想要什麼,趕緊雙手托著黃敘的長柄大刀奉上。

呼!

黃敘一手緊緊握著刀柄,舞了一個刀花。

「張醒!」

「未將在!」張醒遠遠的出列。大聲應道。

「勝敗就在此一舉,你的騎兵營,一定要把匈奴騎兵逼著沿山勢逃竄,絕不能讓匈奴騎兵偏離了路線逃竄。有沒有信心做到?」黃敘扭頭道。

「請黃敘將軍放心,匈奴騎兵遭受到我們的打擊,折損近半人馬。現在正如急急喪家之犬,不足為慮,未將有信心,絕不會讓他們偏離軌道逃竄。」張醒激奮的道。

「好!如果你能把匈奴騎兵都趕進我們的床弩伏擊圈,本將軍就給你再記一功,此戰過後,直接破格提撥你為師將。騎兵、弓兵或別的兵種,隨你挑選。可若讓匈奴人逃了,那麼你就直接再從小兵做起吧。」

「此話當真?」張醒整個人都一下激動了起來。

「哼,本將軍還用得著騙你么?別廢話!你明白怎麼做就好,騎兵出擊!」黃敘似懶得再與張醒廢話,一聲令下。

「是!」

張醒嗆的一聲撥出了朴刀,拍馬前出,舉刀大喝道:「騎兵營的兄弟。給老子拉長隊形,給我殺!」

轟的一聲,二千多騎兵營的將士,幾乎同一時候動了起來。

「殺!」

一聲震天叫喊,騎兵如風一般,從弓箭大營的前方,斜斜的向匈奴騎兵殺過去。

當然。張醒真的明白他要怎麼做,看上去是殺向匈奴騎兵,但是卻是斜斜的殺過去的,如果在天空上看下去。就會看到張醒的騎兵營與正在逃竄的匈奴騎兵在相隔還有一里左右的地方平行推進,就似是趕羊似的,把匈奴騎兵逼得只能沿著山勢逃竄。

「弓箭兵,全體出擊,佔領匈奴大營,不留活口,殺!」

黃敘在騎兵營從弓箭大陣前面通過了之後,再大喝一聲,拍馬揮刀,向匈奴騎兵大營殺過去。

烏魯朵雖然與阿里格、爾卓等匈奴部族首領已經領軍先一步逃竄,但是他亦並非是一點都不懂用兵的勇夫,匈奴人弱肉強食,崇尚強者是不錯,可是如果沒有一定心計的人,也是難以做得了一族之長,難以壓服一個部族的。他在率軍逃竄之時,自然會考慮到斷後的事,所以,他留下了一千他最精銳的騎兵斷後,另外,別的部族首領,一共亦留下了一千騎兵,如此,留在匈奴騎兵大營里,就還有兩千騎兵沒有跟著逃竄,而是想據營拖住新漢軍。

只有最忠誠於他們這些匈奴部族首領的匈奴騎兵才會不顧自己性命留下來斷後的。

這兩千匈奴騎兵,他們在陣中結陣,想作最後一搏,想盡量的為逃走的烏魯朵等人延緩緩一下新漢軍的追兵。

可是,戰鬥打到現在,豈是由他們的意志所能決定得了的?剛才他們萬馬千軍的衝鋒,都沒能殺到漢軍弓箭大陣的前面去,被弓箭兵的巨大殺傷力殺得心驚膽顫,血流成河。現在,新漢軍的騎兵,已經尾隨逃竄的匈奴騎兵而去,在他們面前的,是齊步向前推進的新漢軍弓箭大陣。他們又有什麼的辦法敵住新漢軍的這支大軍?

他們的營寨,修建得實在是太過簡陋了,連一道像樣一點的柵欄都沒有,在這一刻,匈奴騎兵們都後悔莫及,後悔他們在這紮營的這幾天,為何不做好防範的準備。

唰唰唰!

新漢軍的弓箭大陣,穩步推進,每踏前一步,這支留守大營的騎兵,就多絕望一分。

讓這支匈奴騎兵可氣的是,新漢軍主將,已經突前在弓箭大陣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