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五章布下大陣

第一百一十五章布下大陣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02 19:30  字數:6705

張醒等幾個人突然冒了出來,完全出乎那十個匈奴斥侯的意料之外。

他們本還在狂肆的笑聲嘎然而止,一個個都還保持著方才的姿態,有如時間都突然靜止了一般。他們獃獃的看著張醒等人來到了他們近十步左右的距離勒緊戰馬。

噼噼啪啪的火堆柴火炸響,一團火星被夜風吹起,散落在四周。

這些匈奴人,些刻才有如被濺射的火星弄得醒過神來。

一個傢伙,顯伙是喝得有點酒意了,他拿起一水袋酒,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腳步不穩的向張醒走了過去。

他一邊走,一邊揚著手裡的酒袋,還不小心的傾泄了一些到了沙地

嘰嘰咕咕,這個匈奴人,咧開大嘴,露出了一排參差不齊的黃牙,舉著走到了張醒的面前。

張醒自然是聽不明白這個匈奴人在說什麼,但是從他的動作可以看得出,他是想請自己喝酒。

額,這些糊塗鬼,居然以為張醒等人是他們的人,居然連一點戒備之心都沒有。

事實上,如果留意的話,可以看得出漢人與匈奴人的面相有著很大的分別,根本就不同。再說了,新漢軍的將士,皮膚亦沒有匈奴人的那麼乾燥坳黑。

張醒面無表情的向左右打了一個眼色,然後才默默的伸手接過酒袋,拿在手上。

「哈哈……」

在張醒接過酒袋的同時,圍坐在火堆旁的匈奴人,又迸出了一陣大笑,可能是剛剛有人說了一些什麼好笑的話,還沒有笑出來就被突然闖來的匈奴傳令兵給打斷了,感情他們剛才是在忍著,現在才把剛才的笑聲笑出來。

「奴奴奴」又有兩個匈奴斥侯兵攙扶著站了起來,向張醒等人招手,叫著張醒等人都聽不懂的鳥語·看其手勢,是想讓大夥都過去坐下烤火,喝酒取曖。

匈奴人當中,大多都是有點嚮往漢人的文化的·不少人都學懂說漢語,但極大多數,都還是處於原始狀態,並不懂說漢人的話的。特別是都是匈奴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們都會說自己的語言。

張醒沒有開口說話,免得一開口就暴露了身份,他只是打著手勢·讓自己的幾個人下馬,向火堆走過去。

他拿著酒袋,沖給他送酒的這個匈奴人點點頭,然後仰頭大口的喝了一口。

噗的一聲,匈奴人這種帶著一股濃濃的羊騷味的酒還真的難喝,張醒差點一口給噴了出去。

「咳咳咳」張醒被嗆得連連咳了幾聲。

「哈哈」站在張醒馬前的這個匈奴人見張醒居然被酒嗆了,然後大笑道搖頭,還嘰嘰咕咕的伸出一手·然後大拇指向向,似是在笑話張醒的酒量不行。

張醒瞥了一眼,見自己的人已經走近了火堆·分插在那些匈奴人之間。他知道可以行動了。

張醒拿著酒袋,一伸手,居高臨下的把酒袋裡的酒倒了出來,直接淋在那匈奴人的頭上。

那個匈奴人一呆,似是對張醒的這個行為非常不解。

不過,在張醒隨手的把酒袋扔到了他的腳邊時候,他一下子反應過來了,可能是被酒澆頭給冷醒了酒意。這刻他才看到了張醒的樣貌。

張醒現在,離火堆也不過是十多步罷了,火堆的火光·可以把他的面貌映照得非常清楚。而且,這個匈奴人,亦看到了,在他眼前的這個,他誤以為是他們匈奴傳令兵的騎兵,其衣著與他們匈奴人的在很大分別·哪怕在外面穿了他們的動物毛皮的皮甲,留心一看的話,就可以看到這個騎兵裡面的衣服與他們匈奴人的完全不同。

「你!」這個匈奴人伸手一指,張口欲叫。

但張醒又豈容讓他叫出聲,這裡離匈奴大營不遠,四、五里遠,在這空曠的地方,聲音可以傳得出老遠。所以,張醒右手一動,刷的一聲,早已經暗抓在右手的朴刀,一下子划過這個匈奴人的喉嚨。

「動手!」張醒與此同,亦低沉的喝了一聲。

他不管這個匈奴人,任由他驚駭的瞪大眼睛仰臉倒下,他一勒戰馬,直接向火堆沖了過去。

總共十個匈奴兵,火堆旁有九個,五個新漢軍騎兵在聽到張醒的一聲動手後,毫不猶豫的抽出了兵器,把他們身旁的一個匈奴人刺倒,然後反手再殺向另外一人。

一個匈奴斥侯,他可能是最機警的一個,或者他早在張醒等人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了有點不對勁,只是他一時沒能說出哪裡不對勁罷了。所以,在突然發生了變故之後,他一下子從火堆旁跳開,然後手腳並用,就欲往小沙丘上面逃走。

他的驚慌之下,一時居然忘了大聲示警,又或者,他此刻只顧自己逃命,哪裡還想到要示警?可張醒也的確不會讓他示警的,哪怕他大聲叫喊遠處的匈奴大營也未必會聽得到,所以,張醒在殺了那個匈奴人之後,策馬前沖,看到那個匈奴人慾逃,手上的朴刀向前一擲,呼的一聲,寒光一閃,朴刀一下子穿透了那個欲逃的匈奴人的身體,從背後直沒至柄。

卡嚓卡嚓。

連聲的斷喉聲,十個匈奴斥侯,就如此不明不白的被張醒與五個新漢軍騎兵解決了。

「頭,我殺了兩個,爽!這些匈奴人傻呼呼的,也不是太厲害嘛。」一個斬殺了兩個匈奴人的傢伙,在匈奴人的身上拭著刀刃上的鮮血,似殺的是一隻雞似的,一點都不緊張,還似要向張醒請功的樣子。

「廢話少說,這樣偷襲都干不掉他們,大家都可以撒一泡尿淹死了。」張醒就在馬上一探手,把一條還在火堆上烤著的羊腿拿起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