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七章匈奴未戰先怯

第一百零七章匈奴未戰先怯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30 17:51  字數:5437

實際上,匈奴軍大軍來犯,與平時小部軍馬來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性質的。

平時匈奴人,他們派出小部軍馬偷偷摸摸的來進犯,在鎮守邊境的新漢軍一時未察的情況之下,他們可以從哪一段長城偷襲進關,然後搶掠一翻之後,憑著其騎兵來無影去無蹤的特點,可以在廣闊的并州躲避過漢軍的攻擊追蹤,然後才突然襲關,破關離開。

如此,漢軍被匈奴人弄得還真的沒有太多的辦法可以對付他們。往往被匈奴人偷襲得手,被他們進入并州地區禍亂一翻再逃去。

可是,大軍來犯,漢軍必會及時得知,增派軍馬防守,提高警戒,所以,匈奴大軍想突襲攻破長城關口進入大漢境內是不太好可能。他們就唯有強攻。

可是,歷年來,匈奴人慾強攻崖門關,還真的沒有一次成功的,幾乎每一次都是鎩羽而歸。就只有當年,丁原還是并州刺史的時候,呂布與張遼為了參加萬年公主的比武招親擂台大賽,因為呂布與張遼都不在崖門關坐鎮,才會讓匈奴人偷襲得手,被他們攻下崖門關,闖進了并州來掠奪。可能正是那一次讓匈奴人偷襲得手,讓匈奴人嘗到了甜頭,才助長了匈奴人的氣焰,就有了跟著下來,二十多萬大軍及數十萬的匈奴族人入侵併州的事。那一次,雖然又被匈奴人奪下崖門關,可是,卻是因為本是袁紹的守軍,見到匈奴大軍來犯,不敢與之相抗,居然棄關而逃,才讓匈奴人不戰而得崖門關,驅兵直入。

現在,并州已經是新漢朝的領地,鎮守崖門關的是戰力強悍的新漢軍,匈奴人還真的沒有多大的把握可以再次攻破崖門關。因此。他們放棄來攻擊崖門關,大軍向關中邊境長城攻擊,這是可以預見的。

事實上,河套之地內,關中邊境這一段長城段,並非是不可攻破的城關,因為其地勢遠沒有并州上郡、北地之外的長城段那麼的險峻。

如果不是匈奴人目光淺短。急於求成,不願意經過一翻血戰之後,再進入關中西北那一片方圓幾千里的無人地帶,穿過那片荒蕪的地區直接到關中長安等地劫掠,恐怕關中地區亦早已經深受匈奴人禍害。當年,漢武帝劉秀之所以把漢都從長安遷到洛陽。就是考慮到匈奴人可以從西北威脅到大漢都城,才會把漢都定在洛陽而非原來的都城長安。西漢、東漢也就由此而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後來的大唐,唐太宗李世民的時期,塞外異族突厥人就是從關中外的這一段長城突入,突厥大軍直逼長安。唐太宗不得不單刀付會。與突厥可汗隔渭水殺白馬為盟,許以財帛納貢,才讓突厥可汗頡利退兵,免關中長安一次兵災。

如果這一次,讓匈奴人從關中長城段突破,進侵關中西北的話,那麼就等於關中長安會直接遭受到匈奴人鐵蹄的濺踏。萬一讓匈奴人在關中西北部落地生根,那也將會是大漢永久之害。整個關中,隨時都有可能會落入匈奴之手。這個,與被他們奪得并州的效果是完全一樣的。

如此,劉易才會讓太史慈、黃敘等人,率軍潛伏在關中長城段的長城之內,為的就是提防匈奴萬一突破了長城之後,可以給予他們迎頭痛擊。把匈奴人趕回去。

當然,現在就不是僅僅是要把匈奴人趕回去那麼的簡單了。而是要把匈奴人消滅在河朔之地。

劉易就是看到,匈奴人居然不知死活的進入了河套朔方,進入了前有長城。四周有黃河隔離的河套之的,這簡直就是他們在自取滅亡。這是天公作美,劉易正有心滅絕匈奴人的時候,他們居然進入了這樣的一個絕境。可以想像,當匈奴人的大軍被新漢軍擊敗,他們勢必要再次渡河返回大漠,可是,自己有二十萬大軍從崖讓關出關,沿著黃河繞到了他們的背後,阻截住他們的退路,那時候,上百萬的匈奴族人,他們還能從哪裡逃?說真的,如果劉易狠下決心,當真的要把他們一個不留的斬盡殺絕的話,那麼他們就真的一個也逃不了。

劉易在崖門關,等待一個最佳的出關時機,暫時還不好輕率的出關。因為匈奴人既然進入了河朔之地,那麼肯定會有所警戒,一定會密切的注意著新漢朝的動靜,亦會關注著崖門關的情況,劉易擔心自己的大軍一出關,就會嚇得匈奴人退出朔方,逃回大漠。

別看匈奴人來勢洶洶,但這都是他們被逼得沒有辦法,才會來大舉進犯大漢。匈奴人,被新漢軍一舉滅殺其二十多萬大軍,早嚇破了他們的膽,所以,別看他們現在的軍隊很多,可是當真的要碰著同樣有著不低於他們兵力的新漢軍的時候,他們未必敢與新漢軍一戰。床弩的威力,讓匈奴人想起來都驚懼。

現在,匈奴大王於扶羅,進據朔方郡城之後,正在與諸部族的首領會談。

其紫金大帳之內,還有一位貴客,那就是烏桓族首領冒頓。

匈奴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烏桓人的眼睛,冒頓是不清自來的,他也想在這一次事件當中獲得一點利益。大漢大亂,也正是他烏桓一族出兵佔領漢人領土的好時機。

於扶羅也有一個漢人的狗頭軍師,不,不只一個,其實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網羅了不少漢人的讀書人,美其名曰,稱為他的謀士團。

他現在最信賴的狗頭軍師,就是一個叫林道的漢人文士,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清瘦又猥瑣的老者。

於扶羅當初在并州被新漢軍所敗,折損二十來萬匈奴騎兵,灰溜溜的逃回大漠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