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五章苦鬥

第九十五章苦鬥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6 17:40  字數:5649

斥侯兵相遇的戰鬥,與後世的特種兵的戰鬥有點類似的意味。事實,後世的特種兵,其實也是偵察斥侯兵的前身。

像石蠶與匈奴人渾邪勝的匈奴斥侯相遇的情況,並不是後世才有的事。

在那個匈奴斥侯嘰嘰咕咕的一通亂叫之後,石蠶等人知道事情有戲,心裡都暗喜,知道這一次的功勞,是逃不掉了。

好一會,暗處才慢慢的走出了一隊人。

渾邪勝在前,後面的幾人依然緊張的拿著弓箭,箭拉半弦,隨時都做好戰鬥的準備。

「閉嘴!」渾邪勝懊惱的低聲喝道:「想找死嗎?若招來新漢軍,我們誰都逃不了。」

「是……」那個匈奴斥侯趕緊閉嘴,神情有點委屈的低頭,他的心裡暗想,這哪裡有新漢軍?鬼影都沒有一個,十夫長實在是太過小心了,本早應該來取水,剛才白白的浪費了一段時間。要知道,他們可不能休息了啊,取水喝了後,休息一會還得要繼續前進,前方一百里就是漢人的長城了,他們一定要在明天天亮之前趕到,並且要想辦法潛過去,要不然,等到天亮他們就不可能潛過去了,要等到第二天的晚上才可以。如此,要在新漢軍的眼皮低下潛伏一整天可真不容易。他們現在,都已經感到有點疲勞了,不能多一點時間休息,這個傢伙的心裡還真的有點埋怨十夫長渾邪勝一路來太過小心,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十夫長,看來我們都是過於小心了。你看,現在哪裡有新漢軍的影子?算了,哈達他都已經來察看過了,應該沒有問題,不如,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一個似與渾邪勝的關係不錯的匈奴斥侯道。

剛才讓哈達一個人前來察看沙坑水源,其實就是等於讓他來送死的意思。如果這裡真的埋伏有新漢軍,那麼他就等於是來送死的。剛才他們在暗處盯著,也知道哈達已經是非常小心了,確認安全之後,弄出點聲響也不算什麼。

「寮章兄弟,千萬不要大意啊。現在我們的對手,已經不是原來的漢人軍隊了。而是新漢朝的新漢軍,我們在那個叫劉易的人手上吃過的虧還不多嗎?當時整整二十多萬匈奴騎兵啊,那是我們二十多萬的兄弟,白白的死在新漢軍的手裡。我們不得不小心。」渾邪勝不想死,他向許多與新漢軍交過手的人請教過,知道新漢軍的軍士與以前的漢軍不同。有著基本的分別。

新漢軍軍士,他們人人悍不畏死,無論什麼時候,他們都要敢與你一戰,哪怕是兵力弱小,甚至是遭遇到埋伏的時候,他們都會奮不顧身的反擊。渾邪勝是一個斥侯。同行當中,也有不少與新漢軍的斥侯交手過的人,他深深的明白到新漢軍斥侯的難纏、強悍。

而最重要的,漢人都詭計多端,最善於揚長避短,最喜歡搞突襲、伏擊。如果一個不小心,那還真的會丟掉性命。

他道:「新漢軍的斥候,要比一般的新漢軍戰力都強。而且,他們作戰不拘一格,非常狡猾,善於在我們出其不意的時候,突然攻擊我們。聽一些兄弟說過,新漢軍的斥候,極善於隱伏偽裝。他們可以在大漠當中潛隱几天,有時候,就是藏身在我們的身邊,我們都不知道。這一片茫茫大漠。都不知道有多少新漢軍的斥侯探子隱伏著,我們每走一步,都要非常小心。像現在這個小綠洲,方圓百里就只有一個,你們說新漢軍能不派人來盯著么?小心無大錯,就算沒有新漢軍的斥侯在這裡隱伏,可我有一種直覺,就是在暗處一定會有新漢軍的人盯著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非常小心。」

「十夫人教訓的是。那現在……」

「現在,抓緊時間吧,趕緊把水袋裝滿水,記住了,如果今晚不能通過漢人的長城,那麼今晚、明天都不會再有水源給我們補充了,所以,一定要省著一點喝水,現在就先吃飽喝足,休息一會,等補充完體力之後,馬上出發。」渾邪勝緊皺著眉,坳黑的臉上,流露出一種沉著又機警的神色。

「好,那我們快裝水吧。」

戒備著的匈奴斥侯,得到了裝水的命命,這才紛紛放下手上的弓箭,把箭插回箭囊,強弓則掛回肩上,解下腰間掛著早已經喝完水的乾巴牛皮水袋,爭先恐後的撲去沙坑裝水。

一時間,裝到了水的匈奴斥侯,散亂的坐到了坐地上,咕嚕咕嚕的喝著水,還有人拿出了準備好的干肉,撕咬吞食起來。

「哈達,裝了水跟著,跟我一同到前面去警戒。」渾邪勝亦裝了一袋水,猛喝幾口後,又把水袋裝滿,對最先前來觀察水源的那個叫哈達的匈奴斥侯道。

「啊?又是我啊?可不可以換一個人……」哈達一下子苦起臉,從地上站起來道。

「嗯?服從命令!」渾邪勝眼睛一寒,掃了他一眼道。

「哦……」

現在,十個匈奴斥侯都在一起,他們來取水的時候,居然沒有先派人到四周去警戒。現在,渾邪勝才記起要警戒,但是,這已經遲了。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他們在一旁觀察了這麼久,一直觀察到天黑之後,一直都沒有發現有什麼的危險,所以,渾邪勝才沒有再布置警哨。再有,他們都在下意識的認為,既然這水源附近沒有新漢軍,那麼就算有新漢軍在遠處發現了他們,要趕過來都要一定的時間,等新漢軍趕來的時候,他們也早就裝夠了水,可以逃走了。他們也非常的自信,在大漠里,新漢軍是拿他們沒奈何的,新漢軍也怕遭受到匈奴騎兵的襲擊,肯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