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八章圖天下之謀

第八十八章圖天下之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4 13:02  字數:5398

『『軍師,你就別說文了,我們這不是都感覺到文遠的計策些不妥,暫時都不敢輕易的輕舉妄動么?」呂布今天,就有如轉了性子一般,態度非常的謙和,對陳宮非常的恭謹,一副英明、不恥下問的樣子,他對陳宮溫恭的一笑,拱手道:「還請軍師為我軍出謀劃策,制定我軍將來的行動方案。」

「請軍師指教!」張遼亦神色恭敬的站起來拱拳躬身。

衙廳內一眾將領,見狀亦全都站起,請陳宮為呂布軍出謀定策。

「呵呵,好好好,孺子可教。」陳宮見狀,心內大喜,特別是看到呂布軍自呂布以下,所有軍將對他都無比的尊敬,他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自豪感,這種被重視、被尊敬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陳宮在這個時候,真心的覺得呂布還相當的不錯,覺得呂布是一個可造之才。只要呂布一如既往的如今天這樣,聽從他的計謀行事,那麼未必就沒有一翻作為。

這一刻,陳宮覺得,呂布似乎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不堪,並非是那種桀驁不馴、性情殘暴的人。那個,陳宮覺得自己也被世人的傳言給誤導了。

現在,看著謙遜有禮的呂布,陳宮心裡不禁細想一下,猛然的覺得,呂布其實也不是那種窮凶極惡,不可救藥之徒嘛。怎麼說呢?貌似,除了呂布殺丁原投董卓一事,讓呂布背上了弒父忘恩的罵名之外,縱觀呂布這一生,似乎並沒有犯下什麼罪惡滔天的壞事嘛?相反,呂布飛將軍、戰神之名,曾為大漢震懾邊陲,殺得匈奴人哭爹叫娘,立下過赫赫戰功,說起來,於大漢而言·不旦有過,反而有功。

這樣的一個蓋世戰神,追隨他亦不會埋滅了自己之才。最讓陳宮覺得滿意的是,他覺得·呂布覺得就有如一塊璞玉,有如一個小孩子一般,具有可塑性。如果自己引導得好,說不定呂布還真的會有一翻作

「好好······」陳宮一連說了幾個好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為主公策劃策劃。」

「請軍師指點迷津。」呂布再次合手施禮,一臉認真恭聽的神情·對陳宮言聽計從的樣子。

當然,呂布是否真如他表面這樣對陳宮如此溫恭,那就真的不好說了。

因為,此刻的呂布,他表面對陳營恭敬,但其在心裡卻暗自在得意,心裡想著:果然如此,mp些文人都是愛面子的傢伙·自己這麼一作態,稍稍待他們好一點,他們就為自己所用了·還說什麼的智計之士?現在還不是被自己玩弄於掌上么?看來,有時候適當的禮賢下士,放低一些資態還是要得滴……

或許,呂布如此的想法,的確有幾分孩子氣,但是,這也的確是呂布的真性情,他的心裡,並非真的是對文人真正的尊重。一個心裡只有自己,自認為可一世的人·驕橫慣了的人,又豈會在突然之間變得如明君一般英明呢?這一切,都是形勢所逼,不得不如此為之罷了。

這個,和歷史上的許多梟雄霸主都差不多,他們在落難的時候·在困難的時候,不得不放下驕傲,裝出一副英明之態,溫良賢明,博得一些有才之士的相助,但是當困難過後,他們的本性就會暴露出來,恢複本性,我行我素,再也聽不進那些逆耳忠言。最終落得一個眾叛親離,慘淡收場。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陳宮就算智謀再出眾,在呂布的一翻造作之下,都受呂布的行為所惑,看不到呂布的內心所思。

他此刻,當真的有一種得遇明主的慶幸,心懷大暢。

陳宮擄著鬍鬚,似是沉思著,起身走到了廳堂之間,來回渡步,一會,他站定,望著呂佈道:「主公,屬下問你們·你們是想取得一地安身,還是欲圖謀天下?」

「哦?軍師,這有何分別?」呂布訝然道。

「分別可大了,如果主公僅僅是欲奪得一地安身,那麼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容身?」陳宮一付智計在胸的樣子道:「主公武藝天下無敵,世上應該沒有幾人能與主公相敵,加上還有文遠等等,一眾能征善戰的將士相助,要奪取一城一地,那是易如反掌,再施以一定的政略,那麼主公必可穩如堅石,自成一國,可以如今天下諸侯平起平坐,獨霸一方,無人敢來招惹。」

「哦?」呂布眼睛一亮,有點興奮的道:「如此甚好!能有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勢力城池,總好過現在寄人籬下,受要所制要強得多了。」

「呵呵,主公,我說的是如果天下形勢還是如現在這般,天下群雄割據的情況之下。如果天下形勢是各方諸侯爭戰不下,不分勝負,永遠都沒有一方勢力特別的強大打破這種天下諸侯互相牽制的局面的情況之下。主公只要隨便佔據一城一地,便可以高枕無憂,最少,主公這一生,可以安逸的稱雄一輩子。並且,主公不能主動去招惹別人,僅只是安心的躲在一偶稱雄。這樣,難道是主公想要的嗎?」陳宮眼看著呂布遺。

「呃······」呂布一時不知道如何作答為好。

「其實,憑主公現在十萬大軍,已經不比徐州陶謙、北海孔融、江東一帶的一些諸侯的實力差,甚至,還可以和幽州公孫瓚比一比,哪怕是號稱有幾十萬大軍的袁術,亦可以與之相爭。」陳宮道:「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只要主公跳出袁紹的勢力範圍,避開一些主公招惹不起的諸侯,就可以取代某一個諸侯,占其地盤施以仁政,安心發展,廣積糧、苦練兵,築堤防,如此,不管天下勢如何,主公或暫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