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七章呂布得軍師

第八十七章呂布得軍師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3 09:16  字數:4548

呂布以前,的確是看不文人。

可是,他自從刺死董卓,聽從張遼之言,從關中長安跳出來,到了中原地區之後,他就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帳下沒有一個謀士給自己出謀劃策的的苦處。

以前,呂布只是別人帳下之將,是別人的下屬,追隨丁原之時如此,拜董卓為父之後如是。許多時候,他只要執行義父的命令就好,不用他多費什麼的心思去想問題。

可是,從刺死董卓的那一刻起,他呂布就不再是別人的屬下,而是自己為主的一方豪強。

嗯,自己為主,就是說,什麼都要他作主,軍中,事無大小,雞毛蒜皮的事,都要向他過問,讓他定奪。如果僅只是軍中的事,他勉強還可以應付得過來,他畢竟做過軍中主薄,處理軍務起來,也算是熟門熟路。

可是,從袁紹討得一城駐軍之後。就不再僅只是一軍的事務了。

處理地方的政務,讓他煩不勝煩。

其實呂布也早有心思想招募一些文人來幫忙了。只可惜,他呂布惡名在外,這個時候,哪裡有什麼文人謀士願意為他效力?別人見到他呂布,都是轉身就走,可謂一謀難求。

現在,陳宮這個著名的謀士送上門來,又見張遼如此推崇,心裡便覺得這個陳宮一定是有大才之人。如果送上門來的人才都留不住,都不把握機會將其招募過來,呂布就真的是大蠢貨了。

呂布不蠢,他也已經明白到謀士的作用,因為,他才不惜遷尊降貴,二話不說,就先向陳宮叩幾個頭,向陳宮表示尊重再說。

呂佈道:「陳宮先生,呂布是真心實意拜先生為我軍軍師的·只要先生你答應留下來助我呂布,我全軍將士,任由陳宮先生調遣,絕不敢有半點違抗!」

陳宮從震驚的心緒當中回過神來·心裡大動,忍不住問:「呂將軍此言當真?」

「千真萬確,呂布願對天立誓,築台拜軍師。」呂布方詞誠懇的道。

「這倒不用,容我想想……」陳宮有點猶豫的道。

呂布見狀,暗暗扭頭向張遼打了一個眼色。

張遼與呂布生死相隨多年,一看便知呂布心意·也知道,如果真的能拜得陳宮為軍師,這對於呂布軍而言,絕對是一件有利無害的好事。張遼亦早有此意,只是怕呂布不願意用陳宮罷了,難得呂布居然主動的拜陳宮為軍師,張遼趕緊配合呂布。

當然,在配合之前·呂布又給左右的侯成、魏續、宋憲等將打眼色,然後跪到了呂布身後,對陳宮道:「未將張遼張文遠·拜見陳宮先生,請先生答應主公,未將等願聽軍師之命是從。」

「拜見陳宮軍師!」

呂布身後,一眾大將跪滿了一地。

這一下,陳宮還真的有點感動了。

陳宮一直都在尋找一個明主,雖然說是這麼說,最終,陳宮不但是想尋一個明主輔助,更重要的,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得到重用·希望自己能夠有一展所長的時候。如果說光是尋得一個明主,可是明主卻不用他,那麼尋得一個明主又如何?關他陳宮什麼事?

這個,也是為何新漢朝劉易的口啤那麼好·他一lk都沒有前去相投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劉易帳下,猛將如去·謀臣如林。其帳下四大軍師,人人都有著經天緯地之才,把他陳宮放在戲志才、荀文若、郭嘉、賈詡等人的身邊,他陳宮還真的不怎麼起眼。更別說還有陳群、辛毗、荀湛、盧植、張鈞等等謀臣了。

所以,如非沒有選擇,陳宮還真的不太願意投效新漢朝。

現在,很明顯的,只要他一點頭,他就可以獲得呂布的重用,可以號令呂布帳下的軍將兵馬。如此一來,他的畢生所學,便有了一展所長之地。

說真的,他遊說張邈出兵攻曹,就僅只是遊說其動心,答應起兵。可是,當中如何起兵,如何做,起兵之後如何打,卻不是陳宮可以左右的,一切都是張邈自己拿主意。說實在,陳宮覺得,張邈如果沒有自己助他調兵遣將,沒有為他出謀劃策,他恐怕非是曹操之敵。區區三萬來兵馬,如果沒有很好的戰略計策,根本就不是曹操之敵。他本來,準備勸服呂布出兵之後,再回去找張邈好好合計一下進攻方案的。

當然,陳宮的心裡,也沒有把握張邈是否會聽從他的計略行事。

現在卻不同了,因為呂布要拜他為軍師,讓他可以調動呂布手下所呂布軍的軍師。只有這樣,自己的畢生所學,才會有施展的地方。

嗯,陳宮也知道,呂布未必就是明主,但是,可以施展畢生所學的這個誘惑的份上,陳宮覺得,呂布是不是明主都已經不太重要了。

而最關鍵的,是陳宮看到了邯鄲城的變化,心裡隱隱的覺得,呂布或者並非是那種不可教化的人。說不定,自己可以督促教化呂布一改前非,成為一個真正的聖明之主也說不定。

陳宮主意一定,上前去扶起了呂布,道:「呂將軍,各位將軍,快快起來。我陳宮何德何能,能為你們軍師?不過,看你們如此誠摯,陳某如若再推辭的話,那就顯得太不識抬舉,傷了各位將軍的心。好吧,我答應了將軍便是。」

陳宮把呂布扶正,說著退後了三步,然後再對呂布跪下道:「主公在上,請受陳宮一拜,將來陳宮必為主公盡心儘力,報效主公知遇之恩!」

「陳宮先生,你、你答應了?」呂布有點驚喜的道。

「嗯,陳某從今天開始,這條老命就是主公的了。」

「呃,陳宮先生不,軍師言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