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三章搶親(下)

第八十三章搶親(下)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2 16:00  字數:7806

劉易與甘寧兩人是選在大廳內的一個角,所以並沒有太注意到這裡的情況,兩人的宴席背後,是一幕貼牆的落地深紅布幔。兩人一反手,就把各自弄暈的傢伙藏於布幔之後的牆根,公然的佔據了兩個宴席。

兩人的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除非一直都有人盯著他們,要不然,就不會有人注意到在這角落的宴席上已經換了兩個客人。當然,甘寧是直接一個掌刀擊在那人的頸項將其弄暈的,並不是如劉易那樣封住了那人的睡穴。

這就是藝高人膽大,在眾目睽睽之下都敢如此偷梁換柱。

當然,沒有人察覺到這裡的異樣,在他們身後的布幔牆根的兩個傢伙,除非有人過去掀起布幔來察看,要不然,他們就只能乖乖的在冰涼的地上躺一會了。他們並不致死,不過,待他們醒過來之時,恐怕劉易與甘寧都已經完事了。

「哈哈玄德啊,還真的沒有想到,轉眼之間你就和子仲成了親家,好,很好,這樣一來,將來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徐州的事,將來還請玄德多些擔待擔待了。」陶謙率先走進了大廳,對左右的糜竺及劉備道。

陶謙是徐州之主雖說是在糜家,劉備又是這晚的主角,可他依然是在場之人當中,身份地位最崇高的人。所以,糜竺與劉備都只能在左右簇擁著他。

「那是自然,玄德從平原到徐州來,其目的就是不想看到曹操多行不義,欲保徐州百姓平安。現在,與糜家結親,無形中,這徐州也等於是我劉備的家了。徐州的事,豈不等於是我劉備的家事?所以,陶使君不用客氣·只要有用得上我劉備的,儘管開口。」劉備在旁微微躬身道。

「主公,我們徐州之所以能夠擊退曹操,最主要的就是我們徐州軍民如一家·加上玄德率精兵來相助,現在,我們與玄德也成了一家人,如此一來,誰還敢來攻打我們?」糜竺引著陶謙走到了廳內主位道:「將來,我們齊心合力,一定能徐州成為一個最堅固的堡壘·無人敢再欺我們徐州!」

「對!子仲說的有理。」陶謙高興的欲要落座,但卻又一下子頓住,掃了一眼廳堂,指著座位咳了兩聲道:「咳咳子仲,這……這是主位?不不,今晚我陶恭祖只是客,可不能佔了你這主的位置,一會·玄德還要與糜貞那丫頭拜堂成親呢,總不能向我這個外人拜高堂罷?來來,你請坐。陶某就在一旁陪著就好。」

陶謙邊說邊搖手·來糜府作客,佔了主人席還真的不適合。何況這也不是一般的宴會,而是成親宴,這總不能喧賓奪主的。

「主公,你說的這話就不對了,剛剛我們都說著,將來,我們就是一家人,憑主公是徐州之主的身份,在我糜家·那還不是等於是主人?你坐在這裡,正合適。」糜竺拍著馬屁道。

「不不,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我陶謙也不是什麼不知禮數的人,怎麼能做這種喧賓奪主的事?來來,子仲·你快上座,別耽誤了玄德與糜貞的良辰吉時。」陶謙連搖頭道。

「哎呀,主公,糜某就直說了吧,其實,子仲請主公你坐主位,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糜竺扶著陶謙,一臉恭敬的道:「主公你也知道的,我糜竺的父母雙親早逝,家裡的高堂都不在了,如今糜某嫁妹,家裡沒有一老坐在高堂不太合適,因此,糜某就與玄德說了,他與糜某的妹妹成親,就請主公為主婚人,我糜竺與二弟糜芳,就在旁站著就行了。另外……」

糜竺轉身,對跟著進廳來的陳登道:「元龍,子鍾就厚顏,請你為玄德與糜貞的媒人,還請你萬萬不可推辭。嘿嘿,我聽說了,你父親陳圭老先生為太傅劉易到曹豹將軍家為太傅劉易保了媒,你可不能厚此薄彼,這個媒妁,我糜竺就非要請你陳家的人不可。哈哈」

「呃,這個,那好吧…」陳登欲辭無語·只好一臉苦笑的樣子答應了下來,抬手作狀的指著糜竺道:「我算是被你綁上檯面來了,呵呵……」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來來,各位大人,各位將軍,都入席,吉時快到了,我馬上去把新娘帶出來,舉行拜堂儀式!」糜竺分別請眾人入席。

陶謙沒法,亦只好在主席入座。

「那諸位請稍等,主公,先與各位將軍、大人喝酒,玄德,你先陪著陶使君。」糜竺說著,對陶謙打了一個眼色,躬身退下,準備去把糜貞帶出來與劉備拜堂。

陶謙會意,這已經是糜竺與他說好了的,要趁機會調動劉備的兵馬助自己收復下坯。

糜竺走後,陶謙端了一杯酒,對廳堂中間等著迎新娘的劉備道:「玄德,今夜是你喜結良緣,新婚之好之日,陶某在此借花敬佛,預祝你與糜貞姑娘同心同德,幸福美滿,白首偕老。來,敬你一杯美滿酒!」

劉備趕緊招手,讓下人捧來了一杯酒,端酒回敬道:「感謝陶使君

劉備幹了!」

「哈哈」陶謙與劉備同時舉杯,一干而盡,雙雙杯口相向,不約而同的笑了一聲。

「玄德,本來有些事,陶某是有些難以開口的,但是,如今之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那麼一家就說兩家話,陶某厚顏,有件事還真的請你幫忙幫忙陶謙放下酒杯,又對劉備拱了拱手道。

「哦?陶使君有話但說無妨,只要劉備能做得到的,定會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劉備趕緊肅立躬身道。

實際,劉備也正等著陶謙有求於他呢,糜竺也與劉備說過,憑劉備現在的實力及在徐州的聲望,還遠不能蓋過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