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0 22:01  字數:5525

「劉某離開洛陽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徐州之危已經解除,也沒有必要再留在徐州了。」劉易看得出陶謙在擔心什麼,想了想道:「其實,陶使君不必要為徐州擔心,在曹操沒有擊敗呂布之前,相信他不會那麼快出兵徐州的。至於別的諸侯,他們應該也不敢輕易動兵。徐州現在應該還有不少兵馬,一般的諸侯,陶使君都可以與其一戰。」

「唉,難啊,若是之前,徐州或許不怎麼擔心,可是現在,太傅你應該也知道,現在的徐州,就除了徐州附近的幾個城池已經納歸陶某的管治,可是,別的城鎮就難說的,特別是那些已經公開背叛老夫的人,他們肯定不會聽號於老夫的號令。現在的徐州,正可謂外憂內患……」陶謙嘆了一聲道。

「嗯,略有耳聞,就徐州目前的情況來看,劉某覺得,陶使君應該先穩固好徐州,儘快的整編好軍隊,然後採取拉攏一些還沒有公開背叛陶使君的地方勢力,打擊那些造反的勢力。」劉易道:「我知道陶使君為人溫恭厚道,對於一些以往有過交情的人都很寬容,可是,該出手時就要出手啊。如下坯城,他可是穩固徐州的一座非常重要的大城,如果能夠奪回下坯,掌控在陶使君的手中,到時候,就算是曹操再來攻擊徐州,你們也不至於只有一座孤城與曹操周旋,不至於孤立無援的境地。」

「沒錯……」陶謙贊同的點頭道。

「好了,這些都是陶使君你的軍政問題,劉某就不宜過多的了解了。一切都看陶使君自己的意思來辦。」劉易不欲再與陶謙商談徐州境內的事務。

「好吧,那就請太傅為老夫再看看病吧,如果身體吃不消,我這徐州就要倒了。」陶謙半開玩笑的道:「太傅。如果老夫有一天真的不行了,徐州就歸你的新漢朝,我會把徐州授印歸還新漢朝的,絕不會讓其落在曹操的手上。老夫就算是死了,也不會讓曹操得到徐州。」

強肉強食的世界,陶謙手上的徐州領地的授印於劉易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最多就是擁有一個徐州屬於新漢朝的名義。可歸根到底,徐州是誰佔據誰得的。佔據了徐州的人,是不會太在意先朝的一些印章文書的。

劉易擺擺手道:「陶使君現在的身體,就算是再執掌徐州十年也沒有問題。所以,這些話就不要再說了。」

「呵呵,那就麻煩太傅了。」陶謙抽起衣袖,準備再讓劉易為他把把脈。

劉易走到陶謙身後,裝模作樣的切了切脈。順勢為陶謙再輸送了一道遠陽真氣。

重新再得到了劉易的一道元陽真氣,陶謙整個人都精神一振。連眼光都似更加有色澤似的。

他想到劉易剛才所說的話。問道:「對了,太傅,剛才你說,還有一些小事想請我幫忙的,是什麼事?」

劉易裝作不怎麼在意的收回手,示意陶謙可以放下衣袖了。渡著步走到了一旁放著紙墨的案桌,提著筆研著墨道:「嗯,是這樣的,新漢朝建立了許多教化百姓民眾的學堂。但是卻缺少給百姓傳授學識的真正有才學的先生。我拜訪了陳圭老先生。對陳圭老先生的淵博學識深感敬佩,是以,便向他發起邀請,請他到新漢朝去給願意讀書識字的學堂學生傳授知識。」

「哦?那陳圭同意去了?」陶謙神色有點不悅的樣子問。

這個,陶謙的心裡還真的不太舒服,因為不管如何,陳圭都是他的人,只可惜,陳圭不願意出仕,平時把他來議事,都只是來做一個樣子,很少會發表什麼的意見。陶謙其實很想陳圭如其子陳登一樣助他。可一直都沒能如願。現在,沒想到劉易居然請動了陳圭。這個,也可算是劉易在挖他的人了。

如果說劉易求親得到曹菁,這事只是一個女人而已,和他陶謙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他自然不會有什麼的想法。可陳圭不同啊,他可以徐州名士,如果被劉易挖了去,那對徐州的學子造成很大的影響。有誰能夠知道,會不會有更多的士子會學陳圭,將來都投到新漢朝去呢?如果士子都投新漢朝了,那麼他陶謙又哪來的人才助他治理徐州?

還有一個讓陶謙可慮的是,陳登現在是他身邊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人才。許多地方,陶謙都要藉助陳登。如果其父去投了新漢朝,那陳登離離開他的日子還遠嗎?

劉易暗暗看到了陶謙那不悅的神色,一邊在案桌上為其開著藥方,一邊盡量用比較輕鬆淡然的語氣道:「陳圭應該和陶使君差不多年紀,他一直都說自己老了,不願意離開徐州流落他鄉。本不願意隨劉某去新漢朝,這也是劉某花費了無數口水功夫,才勉強讓陳圭老先生答應去一趟洛陽。他只是去授課,如果他不願意留在洛陽了,可隨時回來。他的家業都在徐州,他也放心不下。所以,陶使君請放心,我只請了陳老先生,並沒有邀請陳登先生的意思。而且,陳圭老先生不用多久,就回徐州。」

「哦,原來如此……」陶謙聽劉易這麼一說,他才稍稍的放下心內的不悅,如果按劉易所說的,這也不算劉易在挖他的人才,這只是當請陳圭去遊歷一翻罷了。

陶謙道:「如果僅是如此,那讓陳圭去一趟洛陽也不無不可……」

「是啊,所以,我想請陶使君可以放行。」劉易轉言雙道:「當然了,陳老先生可能會帶上一些東西去洛陽,還有會有些人跟著他保護侍奉他。現在城內有告示,城內的物資不能外流,特別是名門的人,也不能輕易離開徐州,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