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八章劉備與糜貞的親事

第七十八章劉備與糜貞的親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20 17:58  字數:5404

劉備後來真的很後悔,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因為對劉易的妒恨而不跟糜竺說清楚就讓糜竺出手對付劉易。以至於糜竺似乎已經疏遠了他,背棄了他。

不過,劉備也知道,如果當時事先與糜竺說清楚他要殺的人是劉易,那麼糜竺也肯定不敢動手的。這個要怪就怪他自己,怪自己太急於殺劉易了。

他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如被鬼迷了心竅一般,一見到劉易心裡就壓抑不住的妒恨,就忍不住要殺了劉易。

當然,話說回來,在當時的情況當下,劉備覺得那的確是一個徹底解決劉易的好機會。只可惜,計劃沒能成功,如此才會有他現在尷尬的局面。

劉備現在見到糜竺,聽糜竺的說話當中,似乎沒有一點要責怪他坑了糜家的意思。

劉備不禁有點奇怪的道:「糜先生,你……你是不是前段時間,因為備讓你剷除姦細的事而對劉備有所怨言?」

「哦?怨言?主公何來如此一言?」糜竺裝傻的道:「這關主公什麼事?主公只是提醒糜某自家裡有姦細而已。」

「哦?這些天都沒能與糜竺先單獨相談,我還真的不知道其中的實情呢,我當時就只是覺得那些人與你們家糜三妹及曹家的女兒在一起很可疑,便提醒你一句。我也沒想到,那些人竟然是太傅劉易……」劉備說著,小心的試探道:「事後,那劉易不憤怒,沒有拿你們糜家出氣么?」

「劉易拿我糜家出氣?」糜竺一臉茫然,然後才似恍然大悟的樣子,以手撫額道:「呵呵,原來主公你是說這個啊。哈,你看,我都沒有來得及跟你說這事。」

糜竺道:「這事說起來,還真的險啊,當時,糜某也還真的以為他們就是曹操派來的姦細,心裡別提多慶幸有主公的提醒了。當時糜某也非常擔心如果我糜府混進了姦細的事與陶使君知道的話,糜某也不好向陶使君解釋,因此,我就調動了人手。準備解決他們。嗯,事情主公應該也知道一點,就是我截留了那封信,果然可以把那人引出我糜家,糜某就在他落單的時候。請關羽、張飛兩位將軍幫忙。結果,那人厲害啊。在我們的襲擊之下險死還生。還別說,我們就只差一點點就可以斬殺他了。也幸好,我們沒有殺了他,要不然,我們就麻煩了。」

「哦?怎麼說?」劉備也故作糊塗的配合問。

「主公你有所不知,那個人。竟然就是新漢朝的太傅劉易。嘿嘿,後來的事,主公應該也聽說了吧?反正你也與劉易見過面了。我就不多說了。」糜竺道:「當時我不知道他就是劉易啊,繼續派人追擊。可是沒想到,劉易帶來的人太厲害了,他們知道劉易竟然被糜某襲擊,他們幾乎沒花什麼功夫,就把我糜家給控制了。當時,糜某還真的以為糜家要完了,幸好,劉易逃了回來,出來與糜某說明了身份,糜某才弄清楚原來是我搞錯了。」

「哦?那劉易有拿你們糜家怎麼樣?」劉備並不太清楚其中的細節,忍不住問道。

「主公……」糜竺一下子苦起臉來道:「這一次,糜某的損失可大了,劉易雖然沒拿我糜家怎麼樣,卻逼著我當面應下了獻給他大量的錢財,幾乎向糜某索去了大半的家財,如此,劉易才肯放過我糜家啊。唉,早知道他是劉易,我又怎麼可能會誤會他是曹操的姦細呢?這事,也不能全怪我啊,是不是?要怪,也要怪他隱瞞身份混進了我糜家,如果他早開誠布公的到我糜家,我恭迎都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派人刺殺他呢?」

「呵呵,劉易就是如此,他當初可沒少干詐取錢財的事。」劉備勸慰糜竺一句,又似有點自責的道:「這事我也有一點責任,畢竟是我劉備先提醒糜先生你糜府上可能有姦細的,要不然,糜先生也不會惹上這個劉易。」

「這、這事怎麼能怪主公呢?主公提醒糜竺,還不是為了我糜家著想?還不是為了徐州的安危著想?」糜竺說著,似突然想起什麼的道:「啊,對了,主公,你不是跟劉易早便認識么?聽說他當年就是你帳下的一個小兵,你當時沒有認出與我家三妹及曹家女兒在一起的人就是劉易么?」

劉備的心裡一突,他自然是不可能會承認早便認出了劉易才會唆使他糜竺去對付劉易的。他神色僅只是愣了一下,馬上就自然的道:「沒啊,如果讓我見到劉易,肯定就能一眼便認出來了。當時我們不是正在與曹軍激戰么?我又哪裡有時間去確認?當時也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後來又聽下面的軍士說了,我才懷疑是曹操的姦細。再說,他們在城牆上的時候,就有曹軍從他們所在的地方殺上城頭,那時候,我還懷疑是不是他們故意把曹軍放上來的呢。要不是有種種的懷疑和巧合,我也不會提醒糜先生了。」

「哦,原來如此。」糜竺似釋懷的道。

「嗯,好了,這事不說也罷,那糜先生這次來見我,除了送上犒勞軍士物資之外,還有什麼事?」劉備不想再說此事了,反正,不管怎麼說,他現在都不敢完全相信糜竺,嘴有兩張皮,要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劉備覺得,不管糜竺為人是如何的忠厚,也不可能對自己這個陷害了他的人如此寬容,不記恨他的。

劉備現在擔心,擔心糜竺是否是懷著什麼的目的來陷害回他一把的。總之,他現在真心的不敢信任糜竺。

「是這樣的,主公,糜某與你說過,糜某當初去平原請你來徐州解危,就是看中主公的才能,糜某覺得,徐州非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