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五章曹府提親

第七十五章曹府提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9 09:12  字數:5641

劉易當晚與眾人商議好一些細節之後,第二天一早,便各自開始行動。

趙雲去向陶謙、劉備請辭,率軍望北海而去。劉備亦和關羽、張飛、簡雍,率軍去了小沛。糜竺去向陶謙請示,願帶劉備去小沛安扎。糜芳則另備了一些酒食,送去小沛給劉備犒勞三軍,這是他們向劉備示好,與劉備修復近幾天關係疏遠的關係。

而劉易等人,則沒有什麼事,純粹就是在徐州閒蕩的,等待糜竺去與劉備說好與糜貞的親事,然後搶親離開徐州。

這一次來徐州,劉易的目的已經全部達到。儘管要演一出搶親之戲才能真正的得到糜貞,但這個已經板上釘釘,跑不掉了。另外,關羽、張飛現在已經表明願意報效新漢朝,這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待新漢軍遠征大漠勝利歸來之日,就是關羽、張飛來洛陽之時。劉易相信,關羽、張飛兩人既然已經下了決定,就一定會做到的。不管劉備如何,他們都應該會離開劉備來洛陽。

當然,劉易現在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向曹豹提親,娶他女兒曹菁的事。

劉易本來還想請糜竺為自己做媒人去曹府提親的,不過,因為糜竺要重新取信劉備的關係,如此自然不能再讓糜竺來辦這事了。如果糜竺真的為劉易做了媒人,那麼也不用搞什麼的動作了,劉備絕對肯定糜竺已經投效劉易,他絕不會再相信糜竺了。哪怕糜竺給他再多的錢糧,怕也是白給,不會再得到劉備的信任。

而找誰為自己做媒呢?劉易倒想不用媒人,自己直接去曹府提親,但這個似乎也不太合規矩。對待不同的人。就得要用不同的方法,自己親口向糜竺說與糜貞的親事,這個有點不同,那是因為糜竺已經得罪了自己的情況之下,劉易順嘴提一口,糜竺不敢如何,最少不敢直接反對。

可是曹豹卻是一個武夫,喜面子,如果不辦得漂漂亮亮的話,那就算是不敢得罪自己。也不會答應得太爽快。

劉易要在糜竺安排好他妹妹糜貞與劉備的親事之前解決曹菁的事,所以,還真的不能拖。現在已經有幾天沒見曹菁了,也不知道她是否會怨自己不去找她。

劉易本來想找陶謙出面為自己保媒的,可是一想到他都不知道還有多久的命可活。想想就覺得請他有點不妥。

劉易想了想,覺得應該去見一見陳登父子。

陳登、陳圭父子。在徐州城內的聲望。不在糜竺之下,只是兩父子的為人要比糜竺低調一些,不喜出風頭,所以,相比起糜竺,似乎並不是太受陶謙的喜用。

不過。劉易卻知道,陳登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歷史名士,是一個有真才實料的人才。新漢朝,就缺少像他這般的人才。呃。似乎也是一個英年早逝的人才,年不過四十便病逝了。

但縱是如此,他一生當中,已經留下不少事迹,讓後世之人緬懷。

陳登字元龍,為人爽朗,性格沈靜,智謀過人,少年時有扶世濟民之志,並且博覽群書,學識淵博。年少成名,被陶謙賞識,現官職為典農校尉,主管一州農業生產,還懂堪察水土,開發水利,深受徐州百姓的敬重。

可以說,陶謙之所以能治好徐州,有陳登一半之功。

陳府與糜府剛好是一東一北,相隔比去曹府更遠一些。不過陳府與曹府相隔卻不是太遠了。

太史慈、甘寧、黃忠、史阿等人,自然是跟著劉易,出了劉易被刺殺的事,他們都不敢掉以輕心。劉易現在的元陽真氣也遠沒有恢復,也不敢大意了。而張寧與蘇嫣兩女卻沒有跟來,劉易是去提親的,兩個女人跟著去實在是不太方便。

一路問路,過曹府不入,先去陳府。

劉易是踩準時間點來的,剛好是午飯之時到達陳府。

徐州之危剛解,官府官員肯定會有許多事要忙,像陳登這樣,主管一州農業生產的高官,肯定就更加的忙了,如果不是飯點的時候,想找到他還真的不容易。

陳登約二十七、八歲左右,年紀當真的不大,與糜芳差不多。

劉易見到他的時候,剛好是陳府大門口。

很不巧,果然讓劉易猜中了,現在官府的官員真的很忙,陳登只是與劉易客氣了幾句,便告罪離開,連請劉易進府的功夫都沒有。劉易自然也來不及與他說請他保媒的事。

不過,劉易對此也早有心理準備,心裡並不是非要陳登為自己保媒不可。再說了,陳登年紀也不算太大,雖然名望,請其保媒的事卻也不是最合適的。

劉易真正相請的人,是陳登之父陳圭。

陳圭約五十多歲了,有少少的駝背,但是精神氣色非常好,亦相當健談。

他聽說太傅來拜訪他,趕緊出來迎接,人未到便聞到其笑聲。

陳圭把劉易眾人請到了陳府內的迎客大廳,分賓主坐下。

陳圭爽朗的道:「太傅,沒想到你會來陳某寒舍作客,實在讓陳某深感意外又高興。不知道太傅有何指教?」

無事不登三寶殿,陳氏父子都與劉易沒有什麼的交情,所以,陳圭便料想劉易是有事而來。

「指教不敢,倒是來求教的。劉易小子早就聽說陳老先生與陳元龍的聲名,知道你們父子倆都是極具才華的名士,小子既然來到徐州城,又豈能不來拜見?」劉易有求於陳圭,自然不敢太過輕狂,說完後,扭頭對甘寧道:「甘寧大哥,把我從糜家偷……呃,是順手拿來的一幅字畫拿來。」

「什麼?偷?」陳圭聞言,臉上神色怪異的看著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