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一章曹操退兵

第七十一章曹操退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8 15:42  字數:5539

「曹軍退兵了!」

「曹軍退兵了!」

……

徐州城內,突然迸出一聲聲大喊,無數軍民在奔走相告,互相歡慶,一種劫後餘生的欣喜,在徐州每一個軍民的臉上,可以清晰的看得出來。

整個徐州城,都瞬間陷入一種神經繃緊之後的放鬆當中,幾乎人人都喜極而泣,又叫又喊。

曹操的大軍,開始是如潮的一般退走,跟著就是一座座的軍營被撥除,一隊隊的軍伍,消失在黃昏斜陽之下的地殼盡頭。

城外,已經是空空如也,一片狼藉的曠野。

曹操與劉易定下城下之約後,馬上就調轉馬頭走了。

城牆上的將士,久久都沒能從緊張的戰備將態當中放鬆下來,直到曹軍遠遠的退走,大家才如夢中初醒,才反應過來,才相信是曹軍真的退兵了。

陶謙與劉備等人,此刻還真的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直到身後,徐州城中的百姓一片歡騰當中,他們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這種有如從惡夢中醒來的的感受,讓他們都覺渾身乏力,雙腿一軟,雙雙一屁股坐到地上。

當然,陶謙與劉備,兩人的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陶謙,在曹嵩死後,曹操起兵攻擊他徐州之時,他就沒有一天的好日子,幾天時刻都在提心弔膽,擔心徐州城破的那一刻,他落在曹操手上之時,他的下場是怎麼樣的凄慘。甚至,陶謙為免會遭受曹操凌遲至死的可能,他還有著心理準備,如果徐州當真的被曹操攻破,在攻破的那一刻。他會自盡了斷,免得落入曹操手上遭受非人的屈辱。

可以說,陶謙真的是已經有了一顆必死之心,正因為有了這必死之心,所以,這一次的劫後餘生就顯得特別的讓他激動,讓他感到特別的珍惜。

生命就只有一次,誰不珍惜?誰都不想死,所謂好死不如賴活著,所以。這一次能夠劫後餘生,讓陶謙覺得還真的有如從惡夢中醒來一樣,讓他倍感激動。

而劉備,他此刻,心裡也別提有多激動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曹操居然連提都沒提他一下,居然沒有提他欲獻城給他的事。就僅只是與劉易定下城下之約就離開了。這讓已經亦自問必死的劉備。有一種剛才鬼門關走了一個來回,大難不死的激動。

劉備欲獻城的事,因為曹操沒有提,就如此給掩飾了過去。讓劉備的心裡無比慶幸。

關羽、張飛兩人,見劉備軟倒在地,急忙上前去把劉備扶了起來。

而太史慈亦與陶謙的心腹親將曹宏上前把陶謙給扶了起來。

「大哥。你咋了?」張飛扶著劉備問。

「主公,你沒事吧?曹操退軍了,我們徐州之圍解除了。」另一邊,曹宏有點興奮的對陶謙道。

被問的兩人。都不約而同的拭了一把額上的冷汗,似心照不宣的互相對望一眼,忽然齊齊的仰天一笑,竟然擁抱到了一起。

嗯,是的,此刻恐怕沒有人要比陶謙與劉備兩人更加的激動了。可能是心有所感,感應到了對方的那種有異於旁人的由心底里湧出來的激動,所以,他們都忍不住在動作上都有點激動了。

「玄德啊,大恩不言謝!」陶謙伸出有點枯瘦的手,拍著身形比他高出一截的劉備背部,用力的拍著道:「虧得玄德你率軍來援,如此方可抵擋得了曹操的進攻,要不然,恐怕早被曹操攻破徐州了。」

「曹操興兵,以報父仇為名,殘害徐州百姓是不義之舉,劉備率軍來助,只是略盡綿力,為了大義而來,所以,陶使君不必如此,這是劉備應該做的。」

「玄德果然仁義,好好!」陶謙現在似已經被劫後餘生帶來的興奮激動衝擊得忘記了劉備來徐州的目的企圖,臉色發紅的鬆開了與劉備的擁抱,沖劉備豎起了大拇指,道:「問世間英雄,除了太傅劉易,就莫過於劉備劉玄德了。徐州危難之際,玄德不畏曹操強權,能來助陶某,這種精神就難得可貴。玄德不要謙虛,一會陶某必有重謝!」

陶謙說完,又轉頭對同樣是感受到劫後餘生,臉色有點激動得發紅的孔融道:「孔文舉,你我多年相交,危難時刻見真情,恭祖在此多謝了。」

「恭祖兄,客氣話就不用多說了,一會,咱兩不醉不休!」孔融亦作豪氣狀道。

「哈哈,好好!」陶謙笑著,又走到了劉易的面前,望著劉易,雙手一把握住劉易的一隻手,用力的搖了搖道:「太傅,一封信退曹操大軍,不費一兵一卒,可見太傅之威名,就連曹操亦不敢輕視,佩服佩服!」

陶謙提起,眾人才記起劉易寫給曹操的那一封信。

曹操突然擺出一付要攻擊除州的態勢,當時還有不少人在暗罵劉易寫了那樣的一封信去激怒曹操呢,沒想到,曹操果然是退兵了。不知情的人,怕還真的會認為是劉易的一封信而嚇退了曹操呢。

當然,知情的人,能聽懂的人,聽到曹操在城下的說話的人,就會知道曹操的退兵,並非是因為劉易的那一封信,而是曹操的領地被呂布攻擊,曹操這才不得不退兵的。

可不管如何,曹操親口說了,賣劉易一個人情而退兵的。不太懂得形勢的人,都會真的以為是因為劉易的一封書信而退曹軍。

最少,除了聽到了曹操的說話的人,其中又能聽懂的人,才會明白其中的實情如何。但徐州城內,數十萬的軍民,他們又有多少人弄得清楚?他們只知道,太傅劉易現身徐州,並給曹操寫了一封信,其信的內容,是劉易在府衙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