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六章一封書信可退曹軍

第六十六章一封書信可退曹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6 17:39  字數:5544

陶謙手下的謀人武將倒還真的不少。

糜竺、糜芳兩人就不說了,劉易已經認識。

另外,武有曹豹、曹宏、呂范、趙開、常英……嗯,許多歷史上沒有留名的武將,共有二十來人,另外,歷史有名的臧霸沒在,他應該與手下孫觀、尹禮駐兵在徐州北面的開陽城,並沒有馳援徐州。

文有陳圭、陳登父子,孫乾等人,約十來人,另外還有一眾徐州城的豪族富戶的族長家主之類的。

那些歷史沒留名的人,劉易只是點首示意,並沒太過注意,對那些史上留名的人,倒是多看了幾眼。

劉易特別留意了一下站在不起眼地方的孫乾,這傢伙,也是劉備的死忠之一,現在糜竺已經投效劉易了,劉備如果還想謀取徐州的話,可能就要借重孫乾了,只要盯著孫乾,可能就會掌握到劉備的動靜。

陶謙介紹完後,劉易亦把自己身邊的兩女及眾將介紹給陶謙認識。完了後,陶謙請劉易進入官衙。

劉易下馬,交由陶謙的人牽去馬廄栓好,徑直的走到劉備的跟前道:「玄德,我們又見面了,風采依舊啊,真懷念以往一起討伐黃巾賊時候的日子,可是,往日事情,一去不返了。」

「呵呵,看到往日兄弟有如今成就,備打心裡感到欣慰,現在都已經貴為太傅了,太傅,請!」劉備倒沒有慌張,神色如常的道。

不過,皮笑肉不笑,語氣冷淡。好像在告訴劉易,大家心知膽明,就不用說出來了。

跟在劉備左右的關羽、張飛,心裡有點兒抽蓄,因為他們都聽得出了,哪怕劉易對劉備沒有什麼歪心思。但劉備似乎真的對劉易有很大的意見,互相之間,已經相當的冷淡,沒有再和好的可能了。

他們也實在是想不明白,劉備因何如此敵視劉易。

在劉備轉身的時候,劉易對關羽、張飛兩人道:「關二哥、張三哥,我們兄弟好不容易見一次。有時間到糜府聚聚。」

「呃……好!」關羽與張飛沒有想到劉易會當著劉備的面邀請他們,這樣,有一種離間他們與劉備的兄弟情的嫌疑,如果是平時,他們可不會如再直接答應,但是。現在嘛,他們昨晚就已經商議好了,遲早都要找劉易一談他們的想法,所以,沒多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哈哈,大家都是老相識了。請請……」陶謙插身上劉易的身旁,請劉易進府衙。

陶謙作為主人,坐在當中首席,然後眾人分兩邊落席。中間空中一片地方,應該是留給歌姬來跳舞表演的。

劉易與兩女共席,坐在左邊首席,對面是劉備,身後是關羽、張飛。下首是孔融。

另外的一眾武將謀士,各有席位。

「太傅,由於曹賊圍城,城內的物資不夠充分,因此,陶某隻能粗備酒食以待,萬請太傅莫怪招待不周。陶某自罰一杯,請太傅恕罪。」陶謙首先端起一杯酒道。

「呵呵,陶使君,如此說便見外了。我們於討伐董賊之時便認識,雖然沒有太深的交往,可是,陶使君溫恭厚道的美名,劉易早便知道,對陶使君的人格,是非常敬佩的,所以,我看就大家同飲一杯,來,孔融大人,玄德,干!」劉易雙手棒起酒杯,洒然的道。

「太傅,徐州危難之際,太傅現身徐州,對某徐州軍民的士氣是一大激勵,也頓使我們徐州一片光明,所以,太傅可要為我們徐州如何解圍,敗退曹操大軍出謀劃策才行啊,大家說,是不是?」孔融亦很早便與劉易認識,雖然對劉易並非有太好的印象,當初就因為張溫的邀請,他還派出武安國與太史慈與劉易作對過,但是現在,他卻真的想儘早解除徐州之圍,所以,有點心急的直言道。

「孔融大人,此話差矣,現在,徐州軍民已經做得很好,孔大人發義軍來救援徐州,有孔大人在,曹操豈能攻破徐州?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劉某現在,僅只是區區幾百人,於徐州之危無甚幫助。」劉易道:「可不能對劉某有太大的期望哦。」

「哈哈,太傅,真是懂得說笑,太傅自從掘起,揚名天下之後,何曾吃過敗仗?只要太傅願意助徐州,徐州之危一定可解。」陶謙聽劉易說得謙虛,語氣間似有點推託的樣子,倒生怕劉易真的不管徐州死活,趕緊恭維一聲道。

「陶使君,徐州人傑地靈,又有玄德、孔融大人之助,徐州無虞、徐州無虞啊。看看堂上,人才濟濟,實不用擔心曹操能破城。」劉易似有點矜持的道,並沒有就答應陶謙什麼。

「哈哈,喝酒喝酒。打仗不餓差兵,先吃飯喝足再說。」陶謙打了一個哈哈,然後再拍了拍手掌,一隊舞姬走了出來,同時也響起了琴瑟之樂。

今天曹操沒有攻城,為了接待劉易,陶謙才會設宴,不少人已經很多天都沒有好好的吃喝了。現又恰逢午時,都有點餓了,劉易今天也沒有吃過東西呢。在舞姬誘人的舞蹈當中,在那些侍姬的活色生香當中,大家倒放得開,一頓海喝。

酒過三巡,陶謙見劉易放下了筷子,便揮手退下歌舞姬。

待廳堂上的人都已經停止了吃喝,陶謙神情一肅道:「太傅,說實話的,徐州軍民一心,加上有玄德、文舉率軍來援,曹操一時半刻的確是難以攻破徐州城。可是,徐州城內,軍民數十萬,每天要消耗的糧食以海量來計。徐州富裕不假,可如此的消耗亦不堪負重,如此下去,徐州還能堅守一個月就算相當不錯了。」

「嗯,戰爭拼的就是消耗,所謂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