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四章生厭

第六十四章生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6 17:39  字數:5492

劉易不死,劉備現在就覺得麻煩了。:,看小說レ

他現在,在城西城門城樓頂層,在他特意為了避嫌而故意把住處設在這城樓之內。他坐如針氈,不時有點惶惶的來回渡步,神色一片陰霾。

他在這刻,已經失了方寸,失了一向來的冷靜,心裡七上八下,患得患失。

劉備此刻,心裡在想著,完了,一切都完了。如果讓劉易知道了是自己在幕後挑使人襲擊刺殺他,劉易會放過他么?如果讓關羽、張飛知道是自己安排他們刺殺劉易,這兩個兄弟還會如常的信任追隨自己么?如果讓糜竺知道了自己讓他對付劉易,是把他糜家逼上絕路,糜竺還一如既往的鑲助自己么?如果這晚的事,傳揚了出,他劉備挑使別人以及讓關羽、張飛刺殺新漢朝太傅,他劉備還能在這世上立足么……

亂七八糟的念頭,種種的但憂,讓劉備心神交悴,整個人都似一下子失了魂一般,看上有點落寞。

「怎麼辦?怎麼辦?」劉備在房內來回的走動著,似沒有看見坐在一旁的簡雍一般,自顧的喃語著,完全沒有了以前一切成竹在胸的沉著瞥智的風範。

「主公……」簡雍見到劉備如此,張了張口,欲言又止,事情如此發展,讓他也一時要如何勸慰劉備才好了。

剛才一直盯著事態發展的探哨彙報了今晚徐州城內的事,不好的消息一件接著一件,完全向他們意料之外的方向發展,讓他也措不及。

關羽、張飛兩將,刺殺劉易失敗,糜家的人,也沒能擊殺劉易。而糜府之內,可能是因為刺殺劉易失敗而沒有向糜府之內的劉易的人動,糜府並沒有發生火拚的事。後來關羽、張飛與陶謙派的太史慈先後進入了糜府。接下來不久,糜府就取消了搜尋追擊劉易的命令,反而是開始似尋找劉易的樣子,跟著糜府的人叫喊劉易……

這一切,無一不表示,糜府的人已經知道了他們所襲擊刺殺的人是劉易,既然知道了是劉易。那麼糜竺縱有天大的膽子,怕也不敢對付劉易了。

簡雍此刻,還真的有點無奈,心裡同樣的感到有點惶然,要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如果讓糜竺、關羽、張飛,以及陶謙的人、劉易的人聚在一起坐下來一議,這晚的事件真相如何,恐怕一下子就清楚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劉備的處境就不妙了。

簡雍的心裡也非常懊惱,就因為一絲之差,一步之距沒能擊殺劉易。從而導致了劉備如今騎虎難下、進退失據的困難局面,不可解救的不利局面,一下子讓劉備陷於孤立的局面。

「主公,關、張兩位將軍也快回來了,我們還是先議定如何向兩位將軍解釋吧。」簡雍有點兒心虛的道。

他的確是有點心虛,因為其中是他出面周旋的,關羽、張飛兩將,也一定會質問他。那時候,他要如何?他的小胳膊擰不過大腿啊,那兩位爺一旦發了脾氣,連劉備都保不住他的小命啊。

「解釋?呵……」劉備萬般不甘,又極為無奈的苦笑,道:「這些事又如何解釋呢?就算解釋了又如何?二弟、三弟他們相信嗎?就算暫時相信了,他們的心裡還是不會釋懷。從此,我們三兄弟就不復原來的和諧局面了……」

劉備現在,最擔心的還是關羽、張飛兩將是否會因此事而和他鬧彆扭。他是非常了解自己的這兩位結義兄弟的,這兩人。雖然一個悶sao,一個張狂,可是,他們都是那種忠義正直的人,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瞞著他們讓他們刺殺與他們交情不錯的劉易。劉備有點擔心自己兄弟三人就從此離心。

劉備的心裡非常清楚,他如果想開創屬於自己的雄圖霸業,就必須要藉助關羽、張飛的相助。句實話,他知道,只要這兩人一如既往的忠誠於他,追隨他,那麼就算他這次沒有奪得徐州,只要有他們,劉備也不怎麼擔心,他相信,是金子就總會發亮的,總有他劉備出人頭地的時候。*

可這次,劉備現在才有點後悔自己有點cao之過急了。本以為關羽、張飛兩人一起出,一定可以擊殺劉易的,誰知道劉易的小命會這麼硬?

「可主公無論如何都要給二將軍與三將軍一個解釋啊……咦?」簡雍到這裡,腦里靈光一閃,似乎隱隱的把握到了一些什麼。

「嗯?簡先生,莫非你有了什麼好主意可以讓我們處理好這一次的事件?」劉備抬起有點憔悴的臉容,用帶著點血絲的眼睛,無神的打量著簡雍問。

「恩……」簡雍若有所思的道:「主公,簡某似乎想到了應付這晚事件的一些關鍵,可一時還不是太清晰,不如,我們先看,如今的情況之下,於我們最不利的會是什麼。」

「於我們最不利的……」劉備想了想,緊鎖眉頭道:「最不利的,就是現在他們各方都會面了,互相交流之後,知道了是我從中挑撥,讓糜竺及關張兩人刺殺劉易。」

「對對,我想,最壞的結果就是這樣了。」簡雍順著劉備的話道:「可是這樣又如何呢?就算劉易、關羽、張飛,糜竺,甚至陶謙亦知道了是我們要置劉易於死地又如何?」

「是啊,又如何?」劉備聽了,心裡一怔。

「嘿嘿,主公,簡某覺得,現在應該還不是我們最困難的時候,事情,並沒有到達最壞的時候。」

「啊?現在還不是最壞?那簡先生覺得要怎麼樣才是最壞的結果?」劉備現在已經亂了心神,頭腦一片空白,真的很難推斷一些事。

「主公你想啊,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