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三章欲使人亡,必先令其瘋狂

第六十三章欲使人亡,必先令其瘋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5 03:42  字數:5501

劉易對糜竺說他糜家會消失於歷史長河當中時,語氣非常嚴肅,把糜竺嚇得心頭一突。

劉易道:「首先,這次你糜家幾乎是全府出動,調動兵馬襲擊我,這事,你應該沒有向陶謙報告,等於是瞞著陶謙來行動的。能夠統管徐州這麼久,你以為陶謙當真的是個傻子?」

糜竺再次低頭,默然不語,他就是想到他這次的事件難以善了,如此才會急著想投效劉易,希望可以得到劉易的庇護。

「特別是在目前的情況之下,徐州被曹操大軍所圍攻,危在旦夕,你私自調兵行動,影響非常不好,勢必會另整個徐州城人心惶惶。說句不好聽的,你今晚的行為,已經有動搖徐州軍心的嫌疑。我想,不管是誰,城主都不允許在關鍵時候不受控制的因素存在。而你,很明顯是觸犯了逆鱗,掌權者要收拾你那是遲早的事。」劉易繼續道。

這並不是恐嚇糜竺,而是一些實情。

其實糜竺自己的心裡也非常清楚,如果是平時,他肯定不敢像今晚這麼做的。這只是他已經向劉備投效,已經等於是劉備的人了,所以,在潛意識之間,就把這樣的行動給糜家所帶來的危險性給拋到了腦後。他以為有劉備保著他,徐州城內不會有人對他怎麼樣。

劉易道:「你與劉備的關係,應該算是比較密切的吧?我也聽說了,是你提出來的,去請劉備來徐州的?」

「是……」糜竺越想越心驚的道:「可、可現在……」

「現在也不能確定劉備會不會保你了吧?」劉易把糜竺想說,也是糜竺心裡所擔心的話說出來道:「這次你襲殺我失敗,關羽、張飛又與我見了面,誤會解除,卻讓關、張兩人知道了幕後的黑手是劉備。雖然我已經交待你讓你的人保密,可是這事,是保密不了的,劉備早晚會知道。如此一來。劉備就知道你已經背叛了他。他為了消徐關、張兩將對他的隔膜,也為了防止關、張兩將深究此事,會讓你與他們對質,所以,劉備別說會向陶謙保你了,相反,他極有可能會先把你置於死地。只有死人才沒有辦法開口。」

「啊……」糜竺一聽,頓時大汗淋漓。

說到經商。糜竺可能會有一套,可是要說到政客的陰險,他還真的遠不是劉備、陶謙這樣的梟雄的對手。就如他被劉備利用刺殺劉易的事,不管成敗,糜家都完了。而糜竺還不自知。

另一邊,在招待著劉易的一眾將領的糜芳,聽到劉易的話,亦一下子臉色慘白,也能感受到他糜家現在所處的危險境地。

「太傅。糜某雖有得罪,但實在不是糜某本意,還望太傅大人大量,這一次,請務必要救救我糜家大小。我糜竺求太傅了。」糜竺知道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就只有劉易可以救他糜家,因此。他急忙出席,一臉惶惑的跪於劉易的面前。

「太傅,如太傅能出手相救糜家,從此以後,我糜家上下,唯太傅之命是從。願以家財獻於太傅」糜竺叩拜道:「主公,糜竺雖然不才,今後請主公准許糜某鞍前馬後,為主公效力。」

「太、太傅……不,主公,糜芳亦願任由主公驅策」糜芳見自己的大哥如此,心裡一下子就想到了能解自己糜家之危的就只有劉易了。當下嗵的一聲,跪在糜竺身後,向劉易伏拜。

「呃,糜先生,起來說話。糜芳兄弟,也快起來。」劉易倒不在意他們的拜認主公的事,也不怎麼在意他們的家財,畢竟劉易已經把人家的妹妹上了,自然就不可能不顧糜家了。再說,糜竺這人,也說不上是壞人,劉易也沒有打算要對他怎麼樣。所以,趕緊站起來走過去把糜竺扶了起來。

「主公,你、你答應了?」糜竺現在真心的想認劉易為主,真心的想投靠劉易,所以,叫主公的語氣,是非常的誠懇的。

「糜先生,我剛才就說了。為了你糜家,我不得不露面了,你們放心好了,你們糜家的事,就是我劉易的事。我不會不管的。」劉易給了他們一個承諾道。

「謝謝主公,謝謝主公……」糜竺見劉易說得篤定,心裡不禁有點感動,點點多謝道。

「咳咳……」甘寧這傢伙又陰陽怪氣的咳了一聲道:「主公,這些傢伙不久前還派人襲擊你呢,就這麼算了?還要幫他們?」

「甘大哥,先別急。」劉易沖甘寧苦笑道:「有些事我也不得不如此。」

沖甘寧壓壓手,讓他別再說了。又轉頭對糜竺道:「糜先生,現在你的事說完了,我現在也有事要與你談談的。」

「不不,主公,你說你真的要公開身份露面?如果真的對主公造成太大的影響,我看還是不要了……」糜竺剛才聽了劉易所說的三個不想謀奪徐州的理由,覺得劉易現身激怒曹操就真的不好了。

「沒事,我自有打算。再說了,你以為我現在還能隱瞞得住身份嗎?剛才讓你們那樣一叫,還不全都聽到了?還有,太史慈兄弟是陶謙派來了解你們糜府的情況的。你讓他回去見到陶謙的時候怎麼說?就運算元義不說,陶謙也能猜到我就在你們糜府,說不定他會親來見我,與其這樣,還不如公開算了。別人都知道我劉易在此了,還躲躲藏藏的,這樣也不好。」劉易道。

「這、這好吧,皆然主公有打算,那就如此吧。」糜竺勉強接受這個結果道。

「糜先生,我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了吧,本來由我自己來說不太合適,但現在一時也找不到適合保媒的人,只好由我自己來說了。」劉易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