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六章糜貞有傷?

第五十六章糜貞有傷?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2 07:25  字數:4487

人家糜貞姑娘對劉易照顧得如此細緻,一個這麼好的姑娘,劉易聽到她說自己身上有傷疤,劉易自然非常上心的,就恨不能馬上為她治好。

嗯,像糜貞這樣,漂亮得有如是一個瓷娃娃一般的美人兒,小蘿莉,怎麼能讓其有一點斑暇呢?

沒錯,糜貞這丫頭,還真的要比曹菁還小一些,曹菁才十六歲,糜貞現在,應該是十五歲的樣子。

這樣年齡的少女,在劉易的心目中,還真的是小蘿莉。

當然,在這個三國時代當中,這樣年齡的女子,已經是孩子他媽了。也正因為如此,劉易與曹菁成其了好事,劉易並不覺得是在禍害了祖國花朵,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貌似,當初與黃舞蝶那動漫少女相好的時候,黃舞蝶也不過是十六、七歲的樣子。自然,還有萬年公主、陰靈珊後來的耿家耿靈等等。

嗯,姑且不說糜貞現在是否是蘿莉的問題,現在她身上有傷疤。劉易就得要盡職盡責的為她治好。

劉易就坐著轉了一個身,用一對手握著糜貞的小手,神情非常認真肯定的對她道:「糜貞妹妹,你的傷疤在哪裡?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幫你治好,而且,也用不了幾天就能治好。」

被劉易正正經經的握著自己的小手,劉易大手的厚熱,讓糜貞感到心頭一跳。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劉易如此捉著小手有點嬌羞,她反而有點兒捏扭起來。

她有點吞吞吐吐的道:「啊,沒、沒有,人家只是問問而已,好了。我去幫你找一些乾淨的衣服來吧。」

「真的沒有?」劉易卻沒有放開她的手,拉著她問。

「沒……」

「你可要知道哦,身上如果有一道傷疤會很難看的哦,當然,如果只是一丁點的倒沒關係。我是看糜貞妹妹你長得這麼漂亮。這麼可愛,這麼完美的一個人,不想讓你的身子留有一點斑暇。」劉易如生怕糜貞不相信自己本事的樣子道:「其實,我實話跟你說吧,我還是一個醫生郎中,聽說過神醫華陀么?他還跟我一起研究過醫術呢。所以,對於人體身上的一點傷疤,根本不算什麼,我可以手到就能治好。」

「你還是醫生郎中?還認識神醫華陀?」糜貞似真的有點心動了。

她的身上,的確有一道很難看的傷疤,當日劉易偷看她與曹菁沐浴。因為隔著一道布幔的關係,所以劉易才沒有看到。如果看到了,就肯定會覺得非常的可惜,就因為那一道傷疤,讓一個非常完美的美女身體變得有點兒難看。

她的那一道傷疤,不是在別的地方,而是在她的小屁股上。一道橫在她小屁股上的傷疤,如把她的屁股分成了四瓣一般。

她為何會傷成這樣?這個,還得要說她在兩年前,她就非常淘氣,一個女兒家家的,就喜歡到處跑,甚至爬樹也有她的份兒。

她還喜歡游泳,在夏天的時候,常常與下人侍女偷偷出城,在城外的小河裡去游泳。

而她卻又不似一般的孩子那麼安份。她還敢跳水。

徐州城外的山裡,有不少河流,雖然河水並不是太深,可有些山裡有水潭。糜貞是糜家的小姐,自然不可能在人多目眾的地方玩水的。只能深入到山裡的安靜水潭去玩鬧。

一次,她爬上潭邊的大石上玩跳水,從上面跳下來的時候,卻跳歪了,跳進了旁邊淺水的地方,而水下,有一面如刀一般的石刀,她那麼一屁股的坐進水裡,自然就著了道兒。這還好是屁股先進水,如果是頭往下跳的,她恐怕連命都丟了。

就如此,她的屁股被暗藏在水中的石刀分成了四瓣。

她平時也時常用鏡子照看,難看得讓她自己都接受不了。可是這又有什麼辦法?傷痕已留,誰還能為她抹去?誰還能讓她完好如初?

再說了,平時雖然有不少走江湖的郎中,時常會在街上叫賣什麼的去傷疤的靈藥,可那都是騙人的,她曾偷偷的買了一些回來試用,卻沒有一點效果,有時候,還會弄得她屁股紅癢。

女兒家的屁股,常人是看不得摸不得,更別說是糜家的千金小姐了。如果弄得小屁股有什麼問題,都不太好讓醫生郎中來醫治的。

糜貞試過一兩次之後,她就真的不敢胡亂用藥了。

其實,糜貞發誓說,她這輩子非男人大丈夫非英雄人傑不嫁,其實也有點她屁股被毀了容的原因。她的心裡,還多少有點擔心自己的小屁股會被自己未來的夫君所嫌棄。嗯,說到底,她根本就不敢嫁人,好好的一個人,卻因為一個屁股而變得醜陋,因而受到未來夫君的冷落厭惡。如果是如此,糜貞寧願不嫁人。

她亦覺得,如果非一般的男人,是不會懂得她的好,是不會懂得如何去包容她身上的缺點的。因此,才會有那樣的誓言。

平時,來糜家提親的人真的已經擠破糜家門檻,可是,糜貞就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那些上門來提親的人。

現在,她看到劉易身上的肌膚那麼好,身上除了新傷就沒有留下一點傷疤,這讓她覺得非常奇怪。再說,那天劉易發狂,被閣樓埋在下面的時候,她亦看到了劉易渾身血跡,應該有多處受傷,可她現在,除了新傷,還真的找不出一點傷痕。如此,她才好奇的問了一聲,不想,卻得到劉易的回答應說他可以消除別人身上的傷痕。

糜貞還真的有點心動了,心裡欲想治好自己身上傷疤的迫切感已經大過她所感到的羞澀。

她不禁帶點少少的羞怯道:「傷痕在人家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