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五章糜貞很細緻

第五十五章糜貞很細緻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12 07:25  字數:5499

有些事,還真的很難說清楚。

劉易偶然的闖進了糜貞的居所,見到糜貞,劉易居然從一開始就對她沒有一點防備,甚至連要防備糜貞的念頭都沒有。這個,可能是因為看到糜貞正在為自己的哥哥要對付自己的事在發脾氣的關係。

反正,劉易的心裡,真的壓根沒有把糜貞當作是外人。

而糜貞呢?她本來還對劉易有點看不太順眼,沒有太多的好感章節。可是,當看到一身血跡的劉易站在她的面前時候,她的心裡,被狠狠的震驚了一把。同時,心裡亦為劉易的傷而擔心,心裡有點兒痛憐的感覺。

這時,哪怕她哥哥說劉易是壞人,是姦細,可她的心裡,一點都不相信,在見到劉易的這一刻,她就沒有一點要告密,要叫人來把劉易捉走的念頭。如果她稍為有點不信任劉易,在剛才他哥哥派人來這裡保護她的時候,她就可以叫人來把劉易捉住。

可她沒有,在她的心裡,也似不把劉易當外人一般。

這種感覺,讓糜貞覺得很奇怪,也很微妙。

所以,當劉易說要她去為劉易脫衣,還真的讓她有點發愣,少女懵懂的她,雖然對於男女之事並沒有什麼太深刻的認識,可是卻依然會讓她感到羞赧。也儘管劉易給她解釋了一下,並不是她在第一時間反應之下的那種意思,可畢竟是為一個男人脫衣,她不禁有點羞怯起來。

「傷、傷到哪裡了?真、真的要脫了?」糜貞有點不敢看劉易,站在哪裡不怎麼敢過來。

「左肩窩,你看我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透了,這這,看到了嗎?這衣服破了一個洞。被人一矛捅穿了。」劉易右手剛上了葯,不太方便,只好用左手屈回來,遙指著自己的肩頭對糜貞道。

「被長矛捅了一個洞?這、這……」糜貞隨著劉易的手指,看到了劉易肩頭上的那帶著黑血的傷口,讓她有一種觸目驚心的悸動,下意識的走近劉易,蹲下在劉易的面前,神情緊張的想伸手撫一撫劉易的傷口。

劉易原本就是渾身浴血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倒還真的沒有注意到劉易肩窩內的傷口。這個。也主要是張飛一矛刺中劉易的時候便認出了劉易,之後便沒有再另下死手,這也使得那兒的衣服,並沒有如何弄損,僅只是一個手心大小的洞口。那兒。也正巧是劉易身上蛟龍衣甲沒有保護到的部位。

這一矛,本來也可以直接洞穿劉易的身體的。但是張飛也是留了餘力。沒有儘力刺下去。

不過,刺得還真的挺深的。劉易左手一用力,就刺痛不堪,鐵器深入肌膚,就算沒有毒,也一樣會造成肌肉感染。萬一傷口發炎,在這個沒有消炎藥的世界,還真的會很麻煩。

現在劉易知道自己心急張寧與蘇嫣她們也沒有用,只好先處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口再說。

糜貞帶著一股香風蹲在劉易的身前。再看到她那有點焦急及痛惜的神情,看著她這有如是瓷娃娃一般嬌悄漂亮的小臉,劉易不禁心裡一顫,覺得糜貞此刻的樣子特別的美,也誘人。

劉易本來對糜貞就有著一種特別的企圖,只不過剛才倒沒有想到太多,可美人在前,劉易不禁又有點蠢蠢欲動。

在這一刻,劉易也同時考慮到了自己現在本身的體內真氣的問題。自己現在,還只有可以發出幾道殺氣的真氣量了。這點真氣量,就僅只能讓劉易與一般的高手過幾招,與關羽、張飛這樣的超級猛將,就僅只能打上一兩招。並且,這點真氣量,也爆發不出什麼的威力來。如今,美人在前,劉易這色胚又不自覺的生出了一絲歪念。想到了如果能夠趁現在的機會把糜貞這丫頭弄上手,摘了她的紅丸,利用她的處子之身為自己補充一點真氣,同時,也算是對糜竺派人襲擊自己的回報。這叫現世報嘛,誰叫他弄傷自己?那麼自己跟著利用他的妹妹來恢復功力,也算是公公道道吧?嗯,劉易這傢伙,居然在為自己的邪念在找一個正當的借口。

這個叫什麼?這叫生命不息戰鬥不止,身上一身傷的時候,居然還有著色心,看來這傢伙還真的沒有葯可救了。

「不用看了,也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幫我用酒清洗一下,然後上點藥包扎一下便好。」劉易見糜貞一臉擔心的樣子,沖她微笑一下道。

「哦,那、那人家幫你……」糜貞這刻還真的沒有多想,也沒有了剛才所念及的為男人脫衣什麼亂七八糟的念頭。

她自然的抽了抽長袖,把衣袖挽在手腕上,露出了一對潔白勝雪的玉手,纖纖玉指探在劉易的衣領間,也不顧劉易衣衫上的血污,為劉易解開了布衣扣。

劉易是坐著的,她身子微躬的在劉易的面前,躬下身子的時候,一股淡淡的幽香如滲入劉易的心間一樣,特別的清香。另外,她躬下身來的時候,衣裙的領口自然的往下垂下,讓劉易可看到她脖頸間的一抹雪白之外,還依稀能看從她的小抹胸之間看進去,勉強可以看到裡面隱約的一對小雪桃。

什麼非禮非視非禮莫聽的道德觀念,在劉易的身上是沒有什麼效用的。該看的看,該聽的聽。

在為劉易慢慢的褪下左肩上的衣襟,免得觸碰到劉易的傷口的時候,糜貞很小心,非常輕柔的為劉易脫下,可能是為了儘可能的小心一些,免得會弄痛了劉易,她的身子更不自覺的向前湊了湊,這也使得劉易的臉似要觸到了她的酥胸,要埋進她的胸脯去一樣。

一縷從糜貞耳際間的青絲掃到了劉易的鼻尖上,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