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9 19:45  字數:6638

想通過糜貞了解在糜家作客的劉天等人不行,通過正式的交往辦法也不行,曹菁真的有點急了。

女人嘛,都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動物,她一旦動了心,那麼就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並且,她在這兩天,滿心都是劉天的影子,總是不停的想起劉易與她所說過的話。

她有時候會想,劉天是否是在騙她?他不是說過會來找自己的么?可為何自己去請他都得不到他的回應?難道那傢伙當真的不把當日之事放在心上?當時亦只是欺騙自己之言?

如果曹菁當初沒把劉易的話放在心上,她今天自然就不會在乎劉易,可她偏偏的記住了,並且心裡產生了漣漪小說章節。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旦動了一點念頭,她的心扉就會不自覺的趟開,就會容納進這個人的身影,會讓她感到一天不見,就會渾身不自在。現在,也已經不是什麼見不見的問題,現是想與劉易見見面,搞清楚這個人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都不行。

第三天,曹菁把心一橫,決定直接給劉易寫一封信,嗯,說是信,實質也就等於是一封情書差不多了。

信上寫道:妾冒味,敢問君從哪裡來?欲到哪裡去?為何不見君臨?本不該如此問君,可君卻無故闖香閣,把妾輕薄。妾自問不是什麼高潔貞婦,可亦不是任人輕薄的賤婦,君見了妾身,還言會給予人家一個交待,可妾不見君影心感惶然。妾不是欲向君問責,可君能否到寒舍一聚?妾在曹府掃榻靜候。

信後落款是一個菁字,信封寫著劉天公子親啟。

古人女人,都是以君稱人,以妾或奴家自居。不過。曹菁寫給劉易的這封信,卻著實會讓人有所誤會,一口一聲君、妾,不知道的,還以為曹菁與劉易有多深的關係呢。嗯,細看此信,似乎還有一種女人對男人的那種幽怨痴迷呢。

曹菁不知道,她派人去找糜貞,以及派人送貼去給糜府的劉易,以及她寫的信。這些根本就沒有落到劉易的手上。因為,現在糜竺已經把整個糜府都控制了起來,飛進一隻蒼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打糜貞的人,自然是被打發了回去,送貼請劉易到曹府去的請柬。亦被糜家的人收了去,包括曹菁寫的信。亦沒能送到劉易的手上。而是直接送到了糜竺的手上。

糜竺拿到這封信,一看之後,不禁臉色古怪,他還以為劉易已經與曹菁有了什麼的密切關係呢,看看什麼的劉易闖香閣,輕薄的話。著實是讓糜竺不能不想歪。

其實呢,曹菁所說的闖香閣,是指那天劉易擅自闖進了她們沐浴的房間,輕薄。就是指劉易看光了曹菁身子的意思,並不是如糜竺所想的那種有了親密關係的輕薄。

另外,曹菁開口就問君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意思,就是直接的問劉易的身份來歷。而糜竺一看,就以為曹菁是在問劉易為何事而來,來徐州有什麼目的的意思。並且,也讓糜竺更加的肯定,在自己家的人,一定是曹操的姦細。因為,在自己家裡的這一行人,近兩三天都在自己的監控之下,而那些人,也才進城了這幾天,應該沒有時間去闖曹菁的香閣,那麼,應該就是以前的事,如此,就可以證明,那些人,應該是早與曹菁有關係的。

一念及此,糜竺就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幸好,看信上,似乎曹菁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曹軍的姦細,甚至並不知道這名為劉天的人的來歷。如果曹菁早被那人給征服,把徐州的事都告訴了那人,那麼,徐州還真的危在旦夕了。

這些人待在自己人糜府實在太危險了,糜竺都已經有點按耐不住,他覺得,如此下去,肯定會夜長夢多,決定支找劉備商議一下,看看可否動手剷除自己家裡的那些姦細。

其實,並不只是糜竺一個人著急,劉備現在也著急啊,已經又過了兩三天,但是那劉易卻一直待在糜府里,如此,也就等於沒有機會下手啊。初時想到,讓糜竺這個糜家的主人為關羽、張飛作掩護,想直接讓兩將摸進糜府里去刺殺劉易是不太可行的。先不說糜家居然要請他們去刺殺到糜府做客的人會讓關、張懷疑,他們還不一定會願意去呢。糜家自己府上的事,自家人還解決不了?要讓他們兩兄弟一起去動手?這個,還真的有點說不過去。

但是,現在過了兩三天,劉備的心裡不禁也有點擔心,擔心劉易雖散了功力,可誰都不知道會否恢復過來的啊。反正,時間拖得越久就對刺殺越不利。

本來,在刺殺劉易之前,劉備是不打算見糜竺了,不過想了想,還是與簡雍一起見了他。

當劉備看到糜竺讓人攔下交到他手上來的書信時,劉備卻眼睛一亮,當下便有一計計上心頭。

他知道,劉易這小子,似乎相當風流,他的風流事迹,現在天下很少有人不知,他亦聽說了,劉易這傢伙對於女人的渴求真的到了無節操的地步。比較出名的就是娶了萬年公主,卻又和萬年公主的幾個姑姑公主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還有,當年與劉易關係不錯的孫堅孫文台的愛妻,現在聽說也被劉易收歸床上。劉備還聽說了,原本是曹操的女人,也被劉易給拐跑了。這個,在他的心裡,其實也懷疑自己家裡的夫人甘倩是否也落在劉易的手上,畢竟,他聽說長社公主與劉易的關係亦是不清不楚的。

劉備的心裡,其實也是挺想念甘倩的,只是他近年都不敢怎麼想,因為他實在是有點害怕自己的妻子都成了劉易那混蛋的身下之婦。不得不說,劉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