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9 19:45  字數:6593

蘇嫣玉臉嫣紅,有若桃花;眉如春畫,美眸帶羞,卻又如一汪春水。

她的身上,膚若凝脂,吹彈可破,豐盈充滿柔感的酥胸壓在劉易的胸膛上,讓劉易的心火也不自主的一陣亂顫。

像這種絕美的女婦,她的那種嬌羞無限的成熟風韻,似哀似羞的風情,是劉易最為容易被迷倒的。

人家一個女兒家都做到了這個地步,劉易自然也不會矯情,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此時無聲勝有聲小說章節。

因此,劉易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緊緊的擁著蘇嫣,化被動為主動,一個翻身,把深埋在自己身上的蘇夫人給壓到了身下。

一瞬間,房內有如平地起風浪,忽地雷電交加,雲雨交纏。

蘇夫人現在,就有如是大海中的一葉孤舟,隨著風浪一起一伏,驚呼連連,呻吟若病……

倒也不是太久,劉易看到蘇夫人似難堪承受的樣子,便直接衝刺進她的深深體內。

劉易不能辜負了張寧的好意,也不能辜負了蘇嫣的這點心意,一念之間,動轉體內的元陽神功,只覺自己人話兒之上一熱一酥,便把積聚在蘇夫人體內的那一點元陰之氣吸納了過來。進入丹田,一念轉化,跟著再返回了一道元陽真氣給她。

蘇夫人此刻,已經神思恍惚,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體內發生了什麼事,似舒服得如一隻可愛的小貓,緊擁著劉易,似醉似睡,美艷的小嘴,似帶著一種滿足的微笑。

看了看完美的嬌軀,劉易沒有再作弄她。伸手拉過被子蓋上,就擁著她睡好。

呀的一聲輕響,張寧那丫頭居然攝手攝腳的弄開了房門走了進來,她直接走到了床榻,倏地鑽進了被窩。

「夫君,怎麼樣?蘇姐她不錯吧?便宜你這壞蛋了,怎麼樣?補充了多少真氣……」張寧最擔心的還是這個,身子緊貼著劉易,把小嘴湊近劉易的耳際輕聲問。

劉易沒好氣的探手在她的渾圓臀上狠捏了一把,「要你多事?我說了我的真氣可以慢慢修練補充回來。你偏要把蘇夫人她弄來。」

「夫君……」張寧撤嬌的輕搖了一下劉易,好奇的道:「告訴人家嘛,蘇夫人她給你補充了多少?」

「這個……有不少……」劉易感受了一下道。

「多少……」張寧似非要問清楚似的。

「呃,約四道真氣吧……」劉易被張寧纏得沒有辦法,想了想還是說了。

「才四道啊……」張寧聽後。似有點失望。

其實,四道都是劉易說多了。除去返回給蘇嫣的一道真氣。實際劉易現在就僅補充了三道真氣罷了。以蘇嫣的體質,體內能夠存下四道元陰之氣,這已經相當不錯了,要是一般的女人,她們的身體最多就只能留存著兩、三道的元陰之氣。

「好了,別說了。我繼續自己修練,明天早上醒來,估計又會多出一兩道真氣來。」劉易不想再與張寧糾纏這個話題。

「嗯……」張寧乖巧的應了一聲。

劉易的身體,可容納下兩三百道的真氣。現在還不過三十道。所以,蘇夫人給劉易補充的這點真氣,還真的是杯水車薪,劉易並不怎麼放在心上。當然,對於蘇嫣這個人,劉易卻是放在心上的,相對來說,蘇嫣要比那點真氣要重要得多了。劉易不想多說真氣的事,免得讓蘇夫人誤會劉易只在乎補充真氣的事而不在乎她。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城內又一片嘈雜的聲響,特別是城外,曹軍的投石機發射石彈的轟響,一聲聲如驚雷,把劉易三人都吵醒了。看來曹操還真的不死心,似不攻下徐州城誓不罷休。

蘇夫人也醒了,但是她發現床上除了她之外,張寧居然也在,與她一人占著劉易的半邊身體,一左一右的與劉易緊擁在一起。

她一時不禁大窘,特別是想到自己現在還是光著身子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劉易與張寧兩人。只好繼續裝睡。

不過,扭頭過來看到她睫毛微動的劉易,知道她已經醒了過來,不由憐愛的撫著她的柔滑的粉背,對她輕聲道:「蘇姐醒了?」

「嗯……」蘇嫣知道再裝不下去,有點嬌羞的輕嗯一聲。

「蘇姐,昨晚為難你了,我劉易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蘇姐的垂愛?不過,你放心,我劉易今生今世一定不會負了你,日後,我會正式娶蘇姐你過門,現在,蘇姐你既然是我劉易的女人了,我們就是一家人,就不用分彼此了,從現在起我們就是夫妻,所以,不用不好意思。」劉易把她擁了起來道:「來,讓我侍候夫人更衣。」

這算是劉易的一個承諾,任何女人都喜歡聽與自己上了床之後的男人說會對自己負責的事。蘇嫣聽得心裡一甜,她自己很久都沒有這種可以有一個人依靠的安全又甜蜜的感覺了,覺得自己喜歡上這個男人,把自己獻與這個男人還真的對了。

像劉易這樣手握權柄的男人,天下女人予取予求,唾手可得,如今能夠這樣待她,蘇夫人的心裡就只有感到滿足。

她現在已經與劉易有了肌膚之親,也正如劉易所說的,從現在開始,她就是劉易的女人了,作為一個女人,一切以夫為綱,她在還不太清楚劉易對女人的態度,所以怎麼肯讓劉易來待候自己?

所以,在劉易擁著她從床榻上坐起來,曳過散亂在床榻上的衣裙要為她穿著起來的時候,她急忙握住了劉易的手,也不顧還賴在床榻上似醒未醒的張寧了,亦不顧自己身上的春光乍泄,她按著劉易道:「不不,奴家怎麼敢讓太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