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9 19:45  字數:5491

「來嘛……」張寧一心想劉易快些恢復功力,所以,主動的想為劉易寬衣。

現在,在這個被曹操大軍圍攻著的徐州城內,張寧也不得不擔心散了功的劉易的安全問題。雖然,有她及甘寧、黃忠,還有史阿等師兄弟在,會保護著劉易。可是,別人的保護,遠不及自己強大來得更加的安全。

張寧一念及劉易現在的實力就僅只能和一般的一流高手過上十多二十招不會氣弱,她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心慌。她現在,也勉強算是一個一流高手,那豈不是說劉易現在連她的都敵不過?

自己這個不可一世的夫君,本是天下無敵的,可是散了功之後,竟然如此弱小?張寧現在不擔心就怪了。

放在以前,一流高手已經相當強大,可橫行無忌,整個黃巾軍之內,一流高手還找不出幾個來呢。但是,在跟了劉易之後,見識過正常時候的劉易的強大,還有劉易帳下一眾超級武將的武力之後,張寧就明白,在那些真正強大的超級武將面前,一流高手就只是一個屁。

她非常記得,當初在黑山上,以她自己的身手,在狂化後的張燕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要不是劉易相救,她現在早就已經不存在於世了。

因此,她覺得,哪怕自己的下面再痛,也要讓劉易快一些恢復功力。

不過,劉易卻抓住了她的玉手,沒讓她為自己寬衣解帶。

劉易搖搖頭對她道:「不用了,今天晚上你好好的休息。」

「嗯?為什麼?要嘛,夫君不用管人家,人家只是想夫君你快想恢復體內的真氣。」張寧以為劉易是心痛她,不想讓她太過操勞。

「不是。寧兒你聽我說。」劉易道:「我們做多了也沒有效果,下午和你做的時候,已經吸取了你體內自然留存於體內的元氣,現在,你體內都還沒有回恢過來。因此,就算我們做幾次,都是沒用的,我也吸收不了半點元氣。」

劉易現在,也總算知道身邊的女人帶得太少的無奈了。只有張寧一人,吸取了一次。就最少都得要好幾天才能恢復一些自然匯聚在她體內的元陰之氣。時間越短,匯聚的也越少,幾天的自然匯聚,那一點元陰之氣吸取了過來,也最多就是給劉易增加發出一道劍氣的能量罷了。也不會多。

事實。如果劉易現在體內的元陽真氣按照超一流武將擊出的一道殺氣來計算。按這樣的量化來算,一個房事後的女人。在幾天之後能匯聚一道殺氣或劍氣的能量。那麼,劉易就最少都要與三百個左右的這樣的女人和合,才能真正的再把他體內的元陽真氣補充回來。

嘿嘿,三百個女人啊!所以,別以為劉易的元陽真氣很多,可以隨便揮霍。但是,真要完全補充回來,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當然,不那麼容易。也不可能當真的按這樣來算,劉易也不可能真的連續與三百個女人房事。因為那樣的話,劉易都有點懷疑,哪怕他有著這神奇的元陽神功,也未必可以吃得消。當初在皇宮中與幾十個女人一起瘋狂,都讓劉易的傢伙脫了一層皮,那可都是皮肉做的啊,神功再強,也禁不住磨擦啊。

再說了,利用神功來與女人歡好,劉易會少許多的樂趣,所以,許多時候,劉易還是喜歡正常的歡愛,一般不會隨便運轉著元陽神功與女人房事的。特別是和一般的女人房事的時候,若運起神功,就怕劉易一不小心用力大一點,都有可能讓女人香消玉殞啊。如果是行樂都弄出了人命,那弄那事兒還有什麼的樂趣可言?

如董卓當初與董三妹的娘親,丫的就那麼一巴掌,就讓一個女人枉死了,這樣的事,劉易可不想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事實呢,那些女人,其體內的元陰之氣是可以一直保存在她們的體內的,只要劉易與她們歡愛的時候,不刻意的吸取,那麼,一個女人的體內,都可以保存下不少的元陰之氣。當然,每一個女人的身體,所保存的元陰之氣也會有定量的,不可能無限多。也就只有如鄒玉那般的玄陰之體的體質,才能存留更多,直到她本身受不了太多的元陰之氣而死去。

一般的女人,非處子的女人,估計最多就只可以保留供劉易發出十道劍氣左右的能量。比太陽能手機的電能也要少許多。這個,還是指那此練過武功的女人,沒練過武功的女人,一年沒有過房事,可能就只有三兩道的能量儲存。

劉易一一向張寧解釋清楚了,張寧卻更加急了。

「夫君,那、那現在怎麼辦?人家的身體又幫不上忙了……早知道,下午的時候就不讓你那樣了……」張寧有點懊悔的道。

「呵呵,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最不濟,你夫君現在也能和一流高手周旋一會。再說了,我自己會修練,也能恢復不少真氣。」劉易笑著道。

張寧的確是因為劉易散了功的事而著急,但劉易卻真的不怎麼放在心上。別看就只有這一點真氣,嘴上說著只能和一流高手戰上十來二十個會合,可是,如果劉易把體內的真氣一擊迸發出來,哪怕是超一流武將亦未必能承受得了。再加上,現在雖然不能從張寧的身上吸取元陰之氣化為自己的真氣,可劉易的太陽能手機不用幾天就又可以充滿電能,到時候,再吸取過來,就又能為劉易補充一部份。太陽能手機的能量補充一次,就等於劉易與十來個女人房事的真氣量。

「不行,這樣太慢了,我們現在可是在徐州啊,隨時都可能有危險,也不知道為什麼,人家一想到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