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9 19:45  字數:5442

糜竺投效劉備,如果沒有什麼的意外,那是遲早的事。這一點,劉備的心裡也非常清楚。

不過,現在糜竺正式的拜其為主,劉備的心裡自然是非常的高興。但他來收服糜竺,並不是為了如何謀取徐州的事而來,而是為了讓糜竺幫忙刺殺劉易的事而來。

對於劉備來說,就算沒有糜竺,他覺得自己都有辦法謀取徐州,可這個前提,就是要沒有劉易來搞局。劉易才是他劉備的最大阻礙。

劉備道:「糜先生,別的事,我們容後再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如何抵抗曹操的攻城,如何擊退曹操大軍。」

「對,主公明智,曹操大軍一天不退,我們現在說什麼也是徒勞的。那麼,不知道主公又有什麼的計策可以擊退曹操的大軍?」糜竺聞言,對劉備更是看高一線,因為劉備自始至終都把徐州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這讓他感到有點欣慰,有一種得投明主的心喜感覺。

徐州的安危,直接關乎到他整個糜家的榮辱,所以,劉備能夠這樣想,糜竺的心裡的確是非常高興的。

「曹操大軍,訓練有素,軍士相當精銳,從今天的戰鬥當中來看,他們進退有秩,一波攻擊接連著一波攻擊,我們憑著堅城堅守,居然敢完全陷於一種被動的局面,自然,曹操軍居然擁有城坡利器投石機,這也是對我們造成很大的威懾的一個原因。不過,這些都不足以成為攻破我們徐州城的主要原因。糜先生想想看,徐州方面,原本就有不下於十萬的軍兵,加上城內的數十萬百姓。那些百姓,當中最少也不下於十萬的青壯,只要給他們武器,他們也一樣可以參戰。現在,再加上我們從北海來的十來萬大軍。嚴格來說,我們能用的兵力,已經比曹操更多。所以,只要我們徐州軍民軍心穩定,將士用命,敢於與曹操的軍士死戰。如此,劉某相信,曹操想攻破徐州那就是痴人說夢。」劉備探手拍了拍糜竺的肩頭,似給要給糜竺無限的信心的道:「因此,請糜先生放心,如果單單是城外曹軍的攻擊。無論他們投入多少兵力,攻城是如何的激烈,他都不可能攻破徐州城的。」

「嗯,想來也的確如此,曹軍雖有投石機,可對我們徐州城牆的威脅的確有限,聽主公這麼一說。糜某今晚可以放心的睡上一覺了,哈哈……」或許是劉備的堅定語氣讓糜竺真的放心下來,自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嗯,曹操圍城,未必可以攻得破徐州城,可是,某有點擔心啊,擔心……」劉備話題一轉,卻又似難以說出口的樣子。

「啊?主公在擔心什麼?」糜竺收住了笑聲,心裡一跳。有點意外的問。

「任何堅固的堡壘,都最擔心會被敵人從內部擊破,我們徐州……呵呵,危矣……」

「什麼?內部擊破?這、這……主公是說我們徐州城裡有內奸?」糜竺還真的被劉備的話給嚇了一跳。

「呵呵,你說呢?」劉備慢條斯理的道:「糜先生。我想,徐州城內,應該不只是你一個人對陶使君有不可靠的想法,再說了,在徐州城內,豪門望族,也不只是你糜家一家。在家族面對滅族的威脅的情況之下,你覺得有多少人如糜先生一樣,想找一個可靠的靠山來保住家業呢?」

「雪……」糜竺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因為他想到,徐州城內,有識見之明的人多的是,他這個與陶謙關係不錯的世族,都生出了反叛陶謙的心,並付之實行了,那麼別的人呢?如曹豹、陳登等人。

當然,如果這些人,都如糜竺這樣想,全都準備投靠劉備,那自然是沒有關係,可是,一旦其中的某人想著投靠曹操,那就壞事了,只要他們打開一個城門放曹操的大軍進城,那麼徐州就完了,到時候,別說能否再助劉備奪得徐州了,他能保著糜家一家人的性命就算不錯了。這個,也是糜竺心驚的主要原因。

「主、主公……你、你這麼說可有根據?」糜竺有點不太自信的道。

「呵呵,根據?這些事用得著根據么?面臨死亡,舉家滅族的情況,誰不想保住自己?再說了,就算我們徐州內部沒有出內奸,大家都上下一心死守徐州,可是,你以為曹操不會預先就派了姦細混進我們徐州城內?如果在我們在城牆上與曹軍激戰的時候,被姦細趁機打開城門放曹操的大軍進城,其結果都是一樣的。」劉備道。

糜竺聽後不覺汗流浹背,知道劉備所言不是沒有成為事實的可能的。

「主公,既然主公說了這樣的可能性,那麼是不是主公你已經察覺到了某些不對勁的地方?」糜竺有點急的道:「如果真有可疑的地方,請主公及早做好準備,免得被奸人有機可乘啊。」

「嘿嘿,還別說,某還真的察覺到了某些可疑的人。」

「啊?是誰?」糜竺驚駭的問:「是不是我們城裡的人?

「是誰可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應該不是城裡的人,還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徐州城裡的人,暫時應該沒有私通曹操的。因為曹操自從發兵攻打我們徐州以來,一直都似瘋了一樣猛攻猛打,恨不能把我們徐州的人都殺光了似的。所以,那時候,應該是沒有人敢想著要投靠曹操的。當然,將來有沒有就不敢肯定了。」

「那、那主公是說,不是內奸,而是曹軍混進來的姦細?」糜竺追問道:「主公是怎麼樣察覺的?」

「唉,糜竺你有所不知?我也實話跟你說吧,今晚來見你,其實劉某是來試探你來的,如果你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