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二章劉備得糜竺

第四十二章劉備得糜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7 15:59  字數:5628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這一天的戰鬥,的確非常慘烈,曹軍瘋狂的進攻,似乎真的不計士兵的死活,每一輪的進攻,都把守城軍打得心驚膽顫。

有shihou,劉備的心裡都有點懷疑,懷疑是不是瘋了。

城頭上,yi精有多處城牆被曹軍的投石擊擊塌了一個大大的缺口。

城內的守軍,yi精換了一批軍士來鎮守,白天戰鬥了一天的軍士,yi精撤換下去休整了」「小說。不過,晚上守夜的軍士雖然不用戰鬥,但卻也不能閑著,他們還得要搶修被擊毀的城牆,不只是軍士,無數的百姓被動員了起來,在拚命的修補城牆。

城內屯積著不少戰略物資,一個個堆積戰略物資的倉庫被打開,百姓在排著長長的隊伍,把需要的物資傳遞送到城牆上去。比如,一些擂木、大石,還有修補城牆的磚頭等等,當然,還有古代特有的砌牆的粘稠泥漿,這個,可是用糯米漿混合著一些粘土弄出來的東西,非常好用,用這樣的粘稠泥漿砌起來的城牆,非常牢固。

城頭上一片火光,軍士及百姓都在熱火朝天的忙著,緊張而有序。

當然,曹操似乎並不想讓徐州城的守軍好過,也不想讓那些好不rongyi擊塌了yidiǎn的城牆在一夜之間就又被修補好。所以,曹軍當中的,偶爾也會向城頭上投射石彈,巨大的轟響,像放炮一般,不時的響著。每當聽到巨響的shihou,城上的徐州軍民都會有點心慌,偶爾有被石彈砸中的軍士百姓在慘嚎。

黑夜看不到投石機投來的石彈軌跡,大家都避無可避,也不zhidào要怎麼樣躲避,所以。在軍將的打氣之下,徐州軍民倒méiyou放充修補城牆,只是人人都聽天由命,看誰的運氣不好,被突如其來的石彈擊中。

實際,曹操本是打算連夜攻城的,只是軍士實在是太疲勞了,méiyou精力再攻擊,如此,才讓軍士休息一晚。計劃待來日再攻城。徐州城相對於劉備來說,是劉備的唯一出頭的機會,於他很重要,可是,對於曹操來說。亦是同樣重要的,徐州。亦是曹操唯有可以快速擴張實力與劉易對抗的一個重要地盤。

劉備與簡雍分別後。一路對遇見的軍民打氣,並對在巡邏的關羽、張飛兩將吩咐讓他們下去休息,準備迎接來日的。

在城北鎮守的陶謙早yi精返回官衙,不在城樓了,劉備問了一下守衛,這夜留在城樓當錢的官員。竟然就是糜竺,這倒讓劉備感到有點意外。

當然,除了糜竺,還有不少徐州的軍將。不過,作為一個文官,糜竺yi精休息,在城樓的最上層。

劉備的深夜到訪,讓糜竺都有點意外,但還是把劉備請了上來。

城樓建造很結實,牆壁也很厚實,在上面,居然有點安靜,把外面嘈雜的聲響都擋在外。

「玄德公,你也戰鬥了一天,怎麼還不抓緊shi奸休息一會?明天ruguo曹軍還這麼瘋狂攻城的話,我但心你身體吃不消啊。」糜竺把劉備請出來,請劉備在房內坐下,並給劉備倒了一碗水放劉備的面前,神色帶著點恭敬的道。

「子仲,深夜來打攪,實在是抱歉。」劉備保持著一種溫和的表情態度道。

「哪裡的話?玄德與我就不用客氣了,糜某去平原把玄德公請來,心裡早視玄德為ziji人了,你我之間,無話不可說,對了。玄德公,你這麼晚了來找我,是不是有shime的事?」糜竺的心裡自然zhidào劉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問道。

「嗯,有些事,不zhidào你們今天城北城牆的情況怎麼樣?傷亡大不大?」劉備一臉關切的道。

「玄德公有心了,我們城北城牆,情況雖然有些嚴峻,可相信還能抵擋得了,ruguo曹操還是如白天那樣強攻我們的城牆,一時半刻他們曹軍休想從我們城北城門攻破徐州。不過,也有驚險的shihou,今天傍晚的shihou,曹操turán派出了幾百個tèbié精悍的軍士,被他們攀上了城牆,一連斬殺了我們不下上千的軍兵,幾乎就要被他們搶佔了城樓,還幸,陶使君身邊的那個將軍出手把他們擊退,退下城牆去,不然,傍晚的shihou,可能就要被曹軍奪了城北城門去。」糜竺有點心有餘悸的道。

其實何止城北城牆如此?在傍晚的時分,曹操眼看就要天黑,有點不甘心攻不下徐州城,把他的兩千死士派了出來,讓這些死士混在一般的軍士當中,悄悄的登上了城牆。當中,還派出了徐晃、夏侯兄弟等幾員大將。曹操把這些人分成幾隊,同時向幾個方面的城牆進攻。除了城北城牆,城西、城南方向,都遭受到曹軍強烈的攻擊。

劉備自然也早zhidào這個情況,事後,他就yi精派人去詢問過徐州城牆各方面的情況。他點了點頭道:「城南方向也同樣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倒是城東方面,曹軍攻擊要先爬上一道長長的陡坡,被城頭上的徐州軍民用滾石擂木給予曹軍很大的殺傷,他們沒法攻上城頭。」

「是啊,糜某估計,曹軍可能也意識到城東、城南不適宜作為主攻方向,明天就有可能增強我們城西、城北的攻擊力度,情況堪憂啊。不zhidào我們還能不能抵抗得了。」糜竺想起今天的慘烈城戰,心裡無不擔心的道。

「實話說,我也擔心啊。」劉備順著糜竺的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