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章蔭生歹念

第四十章蔭生歹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6 02:40  字數:4714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糜貞現在,還真的不怎麼關心那個被壓在閣樓廢墟底下的那個人的死活。

那個人是誰她都méiyou看清楚,她這個沒心沒肺的小丫頭,關心shime?這個其實也不能怪糜貞。

不說眾人再在清理廢墟救人。

劉易被壓在下面,其實並沒shime事,他一連擊拳,通過擊打,把丹田內快要不受控制的元陽真氣給迸發出去,就這樣直接把一直來所儲存的真氣消耗一空」「小說。

這樣一來,他的丹田穴之內,就méiyou了半點真氣。

méiyou了真氣,劉易現在就如一般的普通人一樣,加上渾身刺痛,根本就無力從廢墟底下爬起來,甚至連回應一聲都難以做到,他的身體,被一根木柱壓得死死的。

穿越到這個三國時代,劉易還真的méiyou試過如現在主般的窩囊的。

他的心裡在暗罵著,丫的,這武功還真的不是人練的,太危險了。以後他打死也不敢如此隨便修練了,shime的提升境界shime的,去他娘的,現在就保持現在的武功水平,在這個時代當中都可以縱橫無敵了,又何必再要刻意追求突破呢?

想通這點,劉易決定以後再不會隨便了。就讓ziji的這元陽神功順其自然,讓其自然的突破,哪怕以後就如此不突破了,劉易都不想再冒陰練功了。

這不是劉易怕死又或者méiyoushime的上進心。而是劉易yi精mingbái,武道的突破,並不是他刻意追求能達成的,萬法自然,一切都順其自然為好。

現在,劉易收攝心神。慢慢的回復體內真氣。

剛才劉易揮拳擊打,把體內的真氣都消耗完後,在他體內亂竄的真氣也自動流歸丹田穴,但也一樣被劉易全都揮擊出去了。所以,體內méiyouyidiǎn真氣,méiyou一絲元陽真氣護體,劉易的身體就刺痛難忍,他甚至還,ziji人腳骨是否yi精被那根大木柱給壓斷了。

劉易現在ziji運行元陽神功,yi精能ziji修練出元陽真氣來。但是卻還很慢很慢,運功了幾遍,卻僅只修練出一絲比頭髮絲還微少的一絲真氣,這點真氣,只nénggou讓劉易護住ziji的心脈。

劉易爬著。身子被壓著不能動,但手還可以。不禁探手在四下摸了摸。居然摸一件衣服,而這衣服,借著廢墟雜物折射下來的光線,看到這正是ziji的衣服。剛才劉易發狂揮拳散功的shihou,根本就忘記了ziji衣服內裝藏著的太陽能手機的事了。現在摸到了ziji人衣服,他急忙翻找貼身的口袋。太陽能手機對於劉易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裡面還有許多的知識資料,對大漢今後的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還好,劉易摸到了有點冷硬的小巧手機機身,在劉易的拳勁波及之一下。手機居然分毫無損。

劉易沒多想,慶幸之餘,趕緊運功,把太陽能手機里的那點能量給吸收過來。

太陽能手機的那點能量,就可以讓一個普通人變成可以和一流武將過幾招的高手。當初劉易就是憑著那點能量,能與顏良、文丑、張合、紀靈,甚至王越等高手周旋。雖然不能作持久的戰鬥,但卻可以利用這些真氣的迸發,與那些高手過上幾招。所以,吸收了那點電能之後,劉易的身體,就得到了滋潤補充。

刺痛的身體,亦因為有了充裕的元陽真氣,慢慢的修復著劉易的身體。

他的腿並méiyou被壓斷,bi精是閣樓先坍塌的,他摔下來的shihou,只是滾到了木柱之下罷了。

有了元陽真氣,劉易倒可以活動了,他的這件衣衫雖然yi精破破爛爛,但劉易還是在廢墟底下掙扎著穿上身上。劉易不是要遮羞,而是想到了太陽能手機不能讓別人看到,身上有點衣布,才能藏得住太陽能手機。

不一會,的叫喊在頭上響起,這傢伙一邊焦急的叫喚著劉易,一邊在搬動雜物。

劉易這才出聲道:「興霸,別叫了,我在這呢,死不了,你小心yidiǎn啊,別亂動,想壓死我啊。」

「啊,主公,你沒事,太好了,你別動,等著。」甘寧一聽到劉易的說話聲,不禁喜出望外,轉頭揮手讓過來。

兩人都是力大無窮的傢伙,只一會,就把壓著劉易的雜物搬開。

兩人搶著把劉易扶了出來。

張寧跑過來,臉頰上清淚飛灑,飛撲進劉易的懷抱,死死的抱著劉易,泣不成聲。

劉易被張寧撲得身上的肌膚痛啊,痛得他咧牙咧齒。要不是甘寧與黃忠在左右扶著,劉易怕又要摔倒在地。

「好了好了,寧兒,沒事了。」劉易忍著痛安慰張寧道:「真的沒事了,不要哭啊。」

「嗯,不哭,你、你剛才真的嚇死人家了。」張寧說著不哭,但依然是淚流不止,語氣中帶著嗔與喜。

「主公,你、你這是倒底是搞shime?聽說夫人說你練功走火入魔?散功?這是shime會事?」甘寧忍不住在旁問。

「呃,這個,剛才turán心血來潮,感覺ziji的武功要突破瓶頸,結果一練功,便差點走火入魔,不得已,只能散了功,結果一不小心,就把這閣樓給轟塌了。」劉易被甘寧問得有點尷尬,因為其中是如何練功的,劉易自然是不可能與別人細說的,ziji總不可能對別人說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