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0-05 04:54  字數:3567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說實在,隨著劉易的女人越多,那種偷香竊玉、潛狼入室的事兒幾乎就不怎麼做了,甚至,有shihou連獵艷的心思都不是那麼的太強烈。這個,並不是說劉易對女人的熱情、激情減退,而是劉易現在shime也不缺,所以對於女人的慾念有所降低也就不足為怪。

這種情況,就有點像一個窮矮丑的**絲,他對於金錢,對於女人有著無比的渴望,心裡充滿執念,畢生都為著這些而奮鬥」「小說。可是,當他turán有了幾百萬甚至幾億的財產,以往所渴望的東西現在唾手可得,要shime有shime的shihou,他就會覺得金錢、女人shime的都不再是shime的追求,這些yi精變成他生命中可有可無的東西。

當然,劉易並不是**絲,就算是後現代當中,也不缺女人,金錢亦不是太欠缺。他心裡的那顆淫蕩的心,自然méiyoushime的變化。可現在他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對於女人的獵艷心思的確méiyou初到貴境之時那麼的強烈。

看看劉易身邊的女人,有貴婦、熟女、蘿莉,冷艷的嫵媚的青春的玲瓏的嬌痴的,要那種類型便有哪種類型,在shime都不缺的shihou,劉易對於數量卻méiyou一定的追求。所以,許多shihou,都是要看心境,喜歡就追求,méiyou太過強烈的感覺,就不會過份執著的去強求。

就拿見到蘇嫣這個美麗的女人,劉易就比較有耐心,並méiyou過份的追求,這個,要是放在劉易剛剛穿越到這個時代來的shihou,恐怕早就想盡辦法把她弄上手了。

而現在,糜貞這個女人。卻是一個讓劉易感到有特殊感覺的女人。哪怕她並不是劉易穿越之前的那個女明星,可是看著想似,也一樣可以讓劉易有幾分念想,因此,糜貞就是劉易必得的女人,不管怎麼樣,都是把她給泡到手。

並且不管怎麼說,那些歷史上有名的女人,劉易還真的不想錯過,包括曹菁。

房門關死了。劉易輕輕的貼近門邊,順著一條門縫偷瞄了進去。

房內,有一塊活動的紅色布幔把卧房一分為二,把浴桶的那一面給擋住了。不過,絲綢布幔有點透明。劉易還是可以隱隱約約的看兩個朦朧的人影。

這兩個丫頭,有shihou還真的玩得有點瘋。她們格格的嬌笑著。居然在那兒追逐玩鬧,從劉易的角度當中,可以看到一個丫頭在浴桶裡面,一個圍著浴桶蹦跳著。

嘩啦的水響,偶有見到一些水花被潑起來的閃亮反光,她們居然在裡面玩水。

劉易聽她們的嬌笑聲可以分辯得出。圍著浴桶打轉的那個丫頭正是糜貞,她身上一絲不掛,雖然隔著布幔,卻依然隱約可見她那玲瓏的身段。婀娜多姿。

「好啊,沒想到菁姐你這麼壞,看人家不弄死你。」糜貞嬌笑著,撲過去,翹著雪白的小屁股伏在浴桶邊上,伸手進浴桶里潑起一片片的水浪,潑在曹菁的身上。

「啊啊……別鬧,人家這不是幫你弄乾凈一下你身上的臟物么?不弄乾凈不讓你進來,免得把桶里的水都弄髒了,那樣的話咱們還洗shime?越洗越臟?」曹菁似有點不堪糜貞的逗弄似的道。

「格格……菁姐你還真壞……」

「你才壞呢,我哪裡壞了?」

「嘿嘿,還說不壞,剛才你是不是故意吐到那傻瓜的身上的?」

「胡說,我才沒你那麼壞,都是你不好,硬是吐了人家一身的髒東西,人家只是一下子沒忍住,來不及吐盤子里了。」

「菁姐,我算是看透了你了,人家那shihou,yi精噁心得渾身沒力了,一想到那惡東西在面前的樣子,哪還分得清東南西北?吐了就吐了。可你呢?明明沒事,卻硬要往別人的身上吐,是不是你覺得人家吐了東西在他的身上你沒吐而妒忌?」

「你胡說shime,我才沒你那麼多壞心思。」在浴桶內的曹菁沒好氣的反了反白眼,硬是把糜貞拉進了浴桶里去,道:「好了好了,快進來洗吧,一會還要讓那個人洗呢,現在他怕都應該被嗅薰昏了」

「嘿嘿,人家怎麼覺得你總是為他著想呢?你不會是看上了那個傻瓜了吧?」

兩個女人,光溜溜的,面對面的貼在一起,似是在說俏俏話的樣子。

「你才看上了那個傻瓜了呢。他不是你糜家的客人么?好像也娶了親吧?看shime看?難道是你這小妮子春心動了?」曹菁不客氣的往糜貞胸前的一隻含苞欲放的春蕾上狠捏一把道。

「去!人家怎麼會看上他?你又不是不zhidào,本小姐早就立過誓,此生不嫁農不嫁商,不嫁庸人俗人,更不會嫁那些只懂夸夸其談的書生酸人。要嫁,本小姐就嫁一個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真英雄。劉天那個傢伙,不文不武,充其量就是一個經商的,而且,估計還是要靠娶了咱蘇嫣姐才能人模狗樣的……」

「額,你別說得別人這麼難聽……」

「人家就這麼說怎麼了?我這還是說的好聽了。按人家估計,這樣的一個小白臉,怕是上了我蘇嫣姐的門,說是娶我姐,實質是嫁給人家蘇嫣姐的。蘇嫣姐的家裡可有錢了,不比人家糜家差,說不定,那白臉還是沖著我姐的錢財去的呢。」糜貞語帶不屑的道。

而劉易,在門外偷聽偷看,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