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三章請兵不如請將

第十三章請兵不如請將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9-02 17:59  字數:5478

「袁術?」

此時,有一人出言道:「主公,依在下看,袁術就不必考慮了,若當真指望袁術,那還不如我們自己多做打算。」

陶謙聞言尋聲一望,敲看到了出列來拜禮的人,卻是陳登。

陳登字元龍,徐州人。其人機敏高爽,博覽載籍,雅有文藝。少有扶世濟民之志,年二十五,舉孝廉,除東陽長,養耆育孤,視民如傷遷典農校尉。興修農業,廣積稻穀。

歷史上,陳登不僅僅在文學方面有才名,也不只是在治理百姓方面有建樹,實際其人在用兵方面,也曾建功。他投曹操後,為廣陵太守,為曹操獻上平呂布之策,在廣陵,廣施仁德,明審賞罰,民畏愛之。時,孫策派軍攻擊廣陵,陳登用計斬敵首萬數敗敵,孫策再派大軍攻擊,陳登兵少,又用計破之,再斬首萬級。連孫策都在陳登的手上吃過虧,可見陳登是一個相當出色的謀士。

不過,現下的陳登,在陶謙主政除州期間,為人卻非常低調,一般情況之下,都比較矜持,不會刻意的彰顯他的存在及才華。

這個,其實也是牽涉到一些政治利益的原因。

認真說來,陳登的陳家才是徐州純正的地方豪族,對於陳登的陳家來說,像陶謙及糜竺的糜家,都只能算是外來勢力。

陳家與糜家,就等於是徐州城內的新舊貴族,兩家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陶謙入主徐州之後,兩家都要結交的,不過,陶謙在除州立穩足之後。在政策上,隱約有向糜家傾斜的跡象,如此,就讓陳家在徐州的地位有少少的尷尬。

當然,陳家在徐州。根深蒂固,地位依舊,不管是陶謙或是糜家,都不敢過份逼迫,利益鈞分,不敢當真的孤立或過份打壓陳家。

陶謙見陳家代表陳登出來說話。趕緊客氣的站起來,示意陳登不必多禮,又刻意的表示重視陳登的意見,詢問道:「那元龍又為何覺得袁術不可靠?」

「主公,你應該也知道,曹操從呂布手上得到獻帝成立了朝廷。從他的廣告天下的布告中可看出,曹操所謀甚大,並非僅僅只是我們徐州,他首先做的事,就是一方面激怒袁紹,另一方面,又刻意的拉攏袁術。他通過這樣的手段,分化本來就已經有間隙的袁氏兄弟,以此來達到他逐一擊破的目的。」陳登可惜的搖搖頭道:「可惜了,曹操自從收得青州軍之後,一直在厲兵秣馬,磨刀霍霍,曹操擴張他的勢力地盤是遲早的事,如果沒有發生曹父死在我們徐州境內的事,他恐怕就會先對袁術或袁紹這兩兄弟動手,只要我們不給曹操出兵的借口。我們徐州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會安然無虞。」

「呃……這個……」陶謙老臉一紅,眼神有些閃爍。他知道,陳登陳元龍這是在暗暗對他招來曹操之父曹嵩從而引來禍端的事有點不滿。不過,這事的確也是他做得不對。被陳登如此說說,倒也沒有什麼,只是臉上有點掛不住罷了。

陳登倒也沒有在這個話題是糾纏下去,話題一轉道:「曹操刻意拉攏袁術,把豫州都封賜給了袁術,嗯,雖然豫州本來在名義上也是袁術的,但是曹操如此,也等於是告訴袁術,他暫時沒有向袁術動手的打算。以袁術之流,肯定是看不穿曹操這是對付他們袁家兄弟的計劃,他此刻應該還在沾沾自喜,對曹操如此討好他而得意洋洋,所以,他是不可能主動來招惹曹操的。」

「唉……劉易、袁紹、袁術、劉表、公孫瓚,他們是目前最有可能解救我們徐州於水火的勢力,可是,此刻他們竟無一人可以依靠,難道這當真的是天要亡我徐州?天要亡我陶謙?」陶謙聽陳登這麼一分析完,他不禁仰天長嘆一聲,神情都黯然下來。

難道,自己還真的要把徐州獻給劉易或袁紹?陶謙的心裡,此刻還真的萬分不甘,可是,他現在腦子裡一片混亂,想不出半點辦法。

陶謙的整個人,在這一刻都似一下子老了許多,連腰杆子都似佝僂了不少。

看到陶謙那花白的鬍子輕顫的樣,陳登心裡也暗嘆了一聲,陶謙在徐州為政期間,一開始先是拉攏陳家,後來再拉攏了糜家之後,政策就向糜家傾斜,讓陳家遭受到不少的利益損失。不過,陳登並沒有與陶謙計較太多,因為,陶謙在治理地方方面,的確有著過人的才能,其溫恭的性子,註定他不會一杆子把人打死。徐州在陶謙的治理之下,百姓生活倒也過得去的。而且,陳登也知道,陶謙之所以在政策上有點壓抑陳家,那應該是掌權者的平衡之術,他如此,並沒有什麼錯。

如果可以,天下太平,陳登倒也希望陶謙可以繼續在徐州當政,這樣的話,他陳家也不會有什麼的危機,倒也安樂自在。

現在,陶謙招惹了這麼一個麻煩,已經不是其中某一家的利益關係了,一旦徐州城被曹操攻破,那麼整個徐州城的軍民,都無一倖免,首當其衝的,應該就是他陳家、陶家、糜家等等一眾徐州官員及豪族。

糜竺的計策,陳登亦能猜到一二的,在徐州現在的境況之下,徐了求救之外,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可以讓徐州化解這一次屠城危機的辦法。只是,陳登見糜竺遲遲沒有把他的計策全盤托出,而是提出了一個個可以選擇求援的人選讓人去否定,這讓陳登的心裡隱有一絲不安,覺得糜竺或有所圖。所以,這才忍不住出言。

陳登拿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糜竺,勸慰一下陶謙道:「主公,陳某隻是覺得袁術不可靠罷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