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二章糜竺獻策

第十二章糜竺獻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9-01 22:27  字數:0

曹操大軍,一路殺戮,血流成河,無數百姓被曹軍所殺。

曹軍還不止如此,大軍所過之處,還劫掠無數,連一胸墓都沒有放過,挖掘一胸墓所得錢財無數。

當然,殺是殺,其實曹操也並非是斬盡殺絕。因為他並非是當真的完全失去了理智,而是故意如此為之的。要不然,他欲奪取徐州的意義並不大,人都殺光了,得一座座空城有什麼用?

其實,曹操所殺的,平民百姓雖然有,但並不是全部,只要起到立威的作用,他就會命軍士停手。另外,所挖掘的墳墓,也並非是所有,而是一些富戶豪族的大墓,沒錢的百姓的墳墓,他挖之何用?他只是借這個報仇之名,在奪取徐州之時,順便搜刮錢財罷了。

不過,就是如此,曹操大軍所過之處,亦使得百姓哀鴻遍野,人人朝不保夕,倉惶逃生。

消息傳到了徐州陶謙之處,陶謙又驚又懼,又悔不當初。如果他沒有熱情邀請曹嵩來徐州,沒有刻意的討好奉承曹嵩,又沒有識人不明,派出賊人張闓護送曹嵩的話,徐州又豈會有今日之禍?但是一切都已經遲了,曹操大軍已經直撲徐州,就快要到達徐州城下。

陶謙非常懂得收賣人心,當眾慟哭,自認是自己過錯,犯下了大罪,致使徐州百姓蒙受此難。但事已至此,他又不甘心就此伏誅,只得聚集眾官商議對策。

其部下曹豹,是徐州大將,他建議與曹操決一死戰,可據徐州城厚抗擊曹軍。陶謙也知事到如今。不能束手待斃,急令三軍布防。

不日,曹操大軍殺至,其軍如潮,多如牛毛。又陣容鼎盛。曹操全軍,皆披白布,在徐州城頭,遠遠望去,就有如是鋪霜涌雪,如此多的曹軍。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悲涼又嘯殺之氣。

特別是曹操大軍當中,堅起的一面面白旗,上面用寫著血紅的報仇雪恨的四個大字,這四個字,就有如是用鮮血寫上去的一般,看得徐州軍民觸目驚心。心虛膽顫。

如果不是陶謙在徐州為官多年,施政不錯,深得民心,要不然,曹操大軍到達城下,百姓可能都會集體要求陶謙出城向曹操請罪,以保徐州軍民性命。當然。曹操大軍一路殺戮而來,讓軍民都懼怕一旦曹操大軍進入徐州城內會大開殺戒。所以,暫時還沒有人會跳出來要求陶謙出城伏誅。

兵臨城下,陶謙自然得放低姿態,現身對曹操解釋一翻曹嵩之死非他所願,事出有因,只是一件意外事件。可是曹操怎聽得下陶謙的解釋?當下命軍士出戰,攻擊徐州。

夏侯惇出戰,陶謙慌走入陣。夏侯惇趕來,曹豹挺槍躍馬。前來迎敵。兩馬相交,忽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兩軍皆亂,各自收兵。

陶謙見曹軍勢大。不知如何是好,聚眾商議,向屬下問策。

當下,有一人出列,向陶謙獻上一策。

此人正是東海朐縣人,姓糜,名竺,字子仲。此人家世富豪,乃徐州大豪,家有良田萬傾,財富無可計數。

糜竺素有守禮君子之名,亦頗有才學,於經商非常有天分。實際上,洛陽不少糧商,也曾從他的手上購得不少糧食。與洛陽的一些糧商亦有著不少的關係。

陶謙當作出任徐州太守,亦得到糜竺的資助,同時亦得到他的輔助,他才可以在徐州立得住腳。事實,不管哪個地方的官員,他們若是從別處調來的,如果沒有當地的一些富戶豪族的支持也是沒有辦法在當地立足的。更不要說如陶謙這樣的一方諸侯了。

糜竺很精明,也看得非常清楚,他看到了曹操一路殺戮而來,被曹操所奪的城鎮,其城內的富戶豪族都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不少非但破財,家財被曹操奪走,連他們的性命都丟了。

因此,要說最擔心徐州城會被曹操所奪的,就是這些當地的富戶豪族了。

現在,堅決要求憑徐州城據守的,立場最堅定的,就是這些家財萬貫的人了。

陶謙見是糜竺,他急忙問策。

糜竺道:「曹操大軍甚眾,加上其又打著報仇的旗號,站在大義的立場上來攻伐我們,曹軍沿路殺來,百姓死傷無數,我們徐州守軍,亦盡皆被害。本來,打著報仇之名,佔據大義,曹操要來攻伐我們也無可厚非。可是,曹操不應遷怒於我們徐州百姓。曹父之死,事出有因,亦非全是陶使君的過錯,這些事兒,原本是可以解釋得清楚的。最少,曹操應該先緝拿親手殺死其父的張闓,而不是刻意的要降罪於陶使君。」

「嗯,不就是這個理么?」陶謙聞言,滿臉委屈的道:「可是,曹操現在都聽不進我等所言,今天你們都見到了,陶某好意想與曹操解釋清楚,可是,曹操卻揮軍攻擊,若不是突起風沙,怕陶某都已經不能在這裡與諸位共言了。」

「呵呵,陶使君,解釋是解釋不清楚的。」糜竺擠出一絲苦笑道:「糜某剛所說的,只是想告訴在座的諸位,其實,曹操大軍兵臨徐州城下,並非是真正要報仇的。如果曹操是真正要報仇的話,就應該先緝拿真兇,然後再向我們陶使君問責。可曹操放著真兇不理不聞,先向我們徐州發難,從這可以看得出,其實曹操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應該是早有奪取我們徐州之心,這一次曹父之死的意外事件,曹操一得到其父意外身亡的消息,大軍立馬就進攻我們徐州,從這些事上可以看得出,曹操早有奪取我們徐州之心。」

「呃,子仲,曹操欲奪陶某的徐州,陶某心裡豈能不知?某順從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