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章驅策之計

第八章驅策之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9-01 22:27  字數:5451

袁紹就曹操公告天下的聖旨及如何安置呂布的事詢問被他強留的田豐。

田豐一看,就知道機會來了,他暫時雖然被袁紹強留,可是他的心裡無時無刻都在想著新漢朝的事宜。他知道新漢朝剛剛收復若大的關中,要用到的人手肯定是很多,他現在卻被袁紹留在這裡,不能幫得上忙,他的心裡都不知道有多焦急。

特別是看到獻帝居然被曹操得了去,並成立了朝廷,這對於新漢朝來說,是大大不利的。

對於曹操,早年田豐就接觸過,他知道曹操與袁紹不同,曹操的確是一個有著真實才能的人,與袁紹這種豪門的公子不同,是一個實幹家,辦事能力及謀略魄力都要比袁紹高得多。田豐隱隱覺得,如果讓曹操發展下去,將來曹操肯定會成為新漢朝統一大漢的最大的絆腳石。

所以,現在袁紹向他問策,他不禁靈機一動,決心要利用這個機會,為曹操的發展造成一些障礙。同時,也要讓袁紹不能因為得到了呂布而有實質性的實力增長。也就是說,要對曹操造成發展障礙的同時,也要離間袁紹與呂布的關係。

所以,他對袁紹說道:「本初,如何安置呂布,這得要看你對呂布的態度,以及呂布是否真心能為你所用的事實上來決斷。」

田豐想了想,不著痕迹的道。

這話,其實就是說到袁紹的心窩裡去的。他對呂布的態度,其實就是一種深深防備的態度,而對於呂布是否真心甘心為他所用,他也是一直懷著一種懷疑猜忌的心態的。

畢竟呂布的名頭太響亮了,有過噬主的前科,還不是一次。要說袁紹不猜忌呂布就怪了。

「這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呂布是否能為我所用,卻不是袁某可以控制的啊。」袁紹卻被田豐問得不知如何作答為好,他總不能直說他心裡不放心呂布吧?他還沒有坦蕩到這種地步。

不過,他反問田豐道:「田豐先生,那按你說呢?某可以放心使用呂布么?」

「呵呵,這個就見仁見智了。」田豐一笑道:「說實話,如果呂布可以放下心裡的執念,不視劉易為他的對手,能夠去投效新漢朝,投效田某主公劉易。我相信,田某的主公劉易,一定會放心的用他,並且會重重的起用他,不會猜忌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像本初你現在的情況,如果敢用的話。大可以把呂布調往北方的戰場。讓他直接為主將攻伐公孫瓚,當然,他的三萬騎兵實力不足以獨自攻伐公孫瓚,他必然會向你要兵要將的,你敢把自己的軍馬給呂布率領么?如果你敢,那麼就可以從這件事當中。看得出呂布是否真心投效於你。當然了,如果他成功擊敗了公孫瓚,為你拿下幽州,那麼他的功勞就大了。你又能如何賞賜他?」

「這個……」袁紹再次語塞。因為,如果呂布當真的率軍擊敗了公孫瓚,那時肯定會威名大震,到時候,呂布將會是他袁紹之下的第一人,功高震主啊。袁紹擔心,到時候別說如何賞賜呂布了,呂布不順勢廢了他這個主就算不錯了。

「現在,曹操居然奏請獻帝封呂布為護國大將軍,到時候,你怕是想封都無可封了,一旦呂布拿下了幽州,曹操又直接封呂布為幽州牧,代替公孫瓚領了幽州,本初又將如何?」

「呃,田豐先生的意思是說,對於呂布,是絕對不能重用了?」

「呵呵,這得要看你能否製得住呂布了,若是我家主公劉易,他肯定不會擔心呂布是否會造反的一天,可是本初你擔心嗎?」

聽著田豐的話,袁紹的心裡一陣不舒服,因為田豐一口一聲他家主公劉易,就好象他遠遠比不上劉易似的。

不過,田豐所說的也是實話,人家也只是作一個比喻,可實情現在呂布投的是他袁紹,他心底里是無論如何也不放心呂布的。

「本來,本初亦意欲讓呂布留守河內郡,可是,曹操太可惡,似乎知道我心裡的想法似的,居然敢如此借皇帝之名公告天下。這表面上是想買呂布一個人情,可是,卻也是曹操以天子之名令諸侯,袁某一旦順從了曹操的意思,當真的把河內讓呂布留守,那就等同袁紹要向曹操低頭稱臣了。最少,也等於袁某認同了他這個朝廷了。田豐先生,站在你們新漢朝的立場上來說,也不希望袁某承認曹操這個朝廷的合法地位吧?」袁紹憤憤不平的道。

「那本初你的打算呢?」田豐又問道。

「本初正是在如何安置呂布的問題上有些犯難,所以才想向田豐先生你問問計策,不知道田豐先生可有教我?」袁紹一臉謙恭的沖田豐拱手垂問。

「呵呵,其實本初你早已經有想法了吧?沮授先生私下來找我田某,你本來就是打算把呂布安置在河內或鄴城的吧?」田豐端起宴桌上的一杯酒,淺啜一口,笑道。

「沒錯,目前的情況,河內是肯定不能讓呂布駐守了,唯有就把呂布安置在鄴城了。」袁紹知道沮授與田豐在黑山共事了一段時間,兩人的交情不錯,沮授透露一點信息給田豐知道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鄴城是萬萬不可讓呂布駐守的。」田豐此刻卻一臉認真的道:「因為,鄴城是冀州中南部最主要的城池,亦等於是冀州的南門戶,一旦給了呂布,待呂布發展起來的時候,他便可以輕易的揮軍冀州各地,到時候,本初你就是養虎為患了。」

「啊?那、那現在要怎麼辦?」袁紹聽得心裡一慌。

「田某覺得,就把呂布安頓在邯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