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章曹操的朝廷

第二章曹操的朝廷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26 08:41  字數:5497

因為劉易,歷史發生了許多變化,一些人和事,都已經面目全非,不再是按歷史的事件一一發展下去。

現在,歷史進程,已經不能再簡單的按原來的來推算,已經不再是歷史事件提前多少年發生的問題。

不過,劉易現在已經不再在乎歷史事件走向的問題了。因為,他現在的新漢朝,擁軍百萬,不管這個世界如何改變,他都不會再為自己的生存而擔心。

當然,不變的是,一些歷史事件,依然會發生,只是時間及地點或有不同罷了。對於這些歷史事件的細節問題,劉易也不得而知。

三國歷史上,曹操192年才收得青州軍,正式佔據兗州,但現在,他已經提前了兩年收得青州軍。

而這年,董卓才剛剛被呂布刺死,獻帝,則還在董卓的舊部勢力手上幾經易手,受盡了磨難。但這一次,獻帝並沒有再在長安落入李傕、郭汜、張濟等人的手中。他而是直接被呂布帶到了上黨交給了曹操。

如果按歷史進程來算,曹操應該是196年才真正的從董卓舊部的手中奪得獻帝。可現在,一切都改變了。

現在,曹操得到了獻帝,他馬上就開始了組建朝廷的事宜,經過一、兩個月的準備,現在,終於成功完成了對舊朝的重建恢復工作。

曹操把許昌改名為許都,作為大漢都城,迎獻帝鑾駕到許都,蓋造宮室殿宇,立宗廟社稷、省台司院衙門,修城郭府庫;封董承等十三人為列侯。賞功罰罪,並聽曹操處置。操自封為大將軍武平侯。以程昱為侍中尚書令兼東平相,荀家荀攸為軍師,華歆為司馬祭酒,劉曄為司空倉曹掾,毛玠、任峻為典農中郎將,棗祗、韓浩兩人主理民政改革事務,正式實行屯田制,催督錢糧。滿寵為許都令,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皆為將軍,呂虔、李典、樂進、于禁、徐晃皆為校尉。范成、董昭皆為都尉;其餘將士,各各封官。自此大權皆歸於曹操:朝廷大務,先稟曹操,然後方奏天子。

萬事皆完備,一個完整的政權架構。已經正式組建完畢。曹操馬上公告天下,嗯。當然是以獻帝的名義發布公告。

其公告當中。無非就是向大漢天下的百姓及各方諸候說明,當年董卓無道,兇殘暴虐,以朝廷的名義迫使皇帝遷都長安,如今,董卓被義士呂布所殺。並護其逃離董卓舊部的追殺,如此才逃得出賊兵的毒手。而他本應該歸洛陽為帝,但念在其兄少帝在洛陽,他念及與少帝乃是骨肉兄弟。不欲回洛陽相逼其兄少帝退位。故把大漢帝都定在許都,重整朝綱,以統治天下。

跟著,一道道的任命公告也發致天下各地。

大多都是一些人事的任命,包括了各地諸侯及許都朝廷的各個官員的任命。

另外,特命呂布為護國大將軍,率軍在河內統兵。這個,說是獻帝念在呂布剷除惡賊董卓,於大漢大功,並護帝從關中到許都,立下了大功,因此,才會任命呂布為護國大將軍。呵呵,實際,這個是曹操的陰謀。

曹操觀呂布其人,桀驁不馴,誰都不服,並且還自視甚高,不是他曹操可以收服的人,因此,他與呂布,就僅只有利益上的合作。曹操拿了無數錢糧從呂布的手上換得獻帝之後,呂布已經投到了袁紹的帳下。為此,曹操還真的沒有辦法阻止,論兵力,曹操自然是遠勝呂布,可是,呂布的三萬騎兵可不是吃素的,強留呂布,與呂布撕破臉皮的話,一旦與呂布打起來,他自問也討不到太多的好處。所以,在一切都以組建朝廷的大事為重的情況之下。曹操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呂布遠投袁紹。

而曹操知道,呂布始終都會是他的一個強大威脅,其中,袁紹又何償不是他的威脅?

袁紹加呂布,一個兵多,一個將強,真正讓袁紹與呂布合為一體,那他曹操就會寢食不安了。

所以,為了避免袁紹與呂布將來有一天會聯手攻伐他,曹操就故意高調的向天下公告呂布的功勞,並正式的給予呂布一個大將軍的名頭。

這樣一來,就等於直接抹殺了袁紹與呂布的合作可能。

因為,朝廷把袁紹與呂布當作是平等的諸侯來看待,官職上,袁紹的並沒有什麼的變化,依然是冀州牧,而呂布這個護國大將軍,嗯,一個朝廷的護國大將軍,比起一地的州牧刺史之類的誰更大?看看先前的何進,何進就是朝廷的大將軍,可統領天下大軍。

如此,就僅僅只是一道朝廷的任命,就可以讓袁紹對呂布生出嫌疑之心,從此就會讓兩人心生間隙,不可能真正的和平共處了。

而且,其中,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河內是屬於冀州的轄區,歷來都是袁紹管屬,何時輪到曹操來拿河內分封給呂布為駐地了?這一道命令,以朝廷的名義發出的。對於急需一個駐地發展的呂布來說,這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如果呂布當真的敢聽從了朝廷的命令,率軍進駐河內,那麼就等於是與袁紹翻了臉,因為袁紹怎麼可能會真的把河內這個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的河內給一個自己不能掌控的人去統治呢?

同樣的,袁紹如果不順應朝廷的這道命令,不把呂布派駐河內,那就等於直接的得罪了朝廷及呂布,曹操也因此就有了拿捏袁紹的借口。更主要的,就是呂布的問題,他在極需一個可以立足的地盤的情況之下,袁紹卻不能遂了他的心愿,呂布的心裡肯定會對袁紹生出不滿的心。暫時,呂布新投袁紹,可能還不敢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