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八章嚴氏的逆襲

第五百五十八章嚴氏的逆襲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21 13:43  字數:5514

開始的時候,嚴氏與貂蟬勉強還能自持,互相還能彼此的在較勁,但是一會之後,她們就不行了,完全失了魂,告饒不已。

她們兩人,就等於是騎木馬一般,一起騎在劉易的身上。

來鶯兒本來跳得正嗨,動作動感又性感,她都還沒有拿出殺手鐧,還沒有做劉易給她所說的在跳舞的時候一件一件衣服脫下的誘惑。看到嚴氏與貂蟬居然到了劉易身邊爭寵,讓劉易根本就無暇顧及她,這也使得她跟著下來的動作就不用再做了小說章節。因為做了也等於白做,劉易看不到,只會便宜了殿內的一眾色女。

她氣不過,看到貂蟬那帶著點生澀的浪蕩樣兒,不由沒好氣的生出一般作弄作弄貂蟬的心思。所以,她停了下來,扭腰走到了貂蟬身旁。

她一臉促狹的向一旁同樣是沒好氣的看到貂蟬與嚴氏的萬年公主,對萬年公主打了一個手勢。然後兩女一起,扶著身子都有點兒酸軟的貂蟬,助她慢慢的吞沒劉易的那昂挺的巨物。

貂蟬與劉易,早在洛陽的時候,便已經偷嘗禁果,現在長安再會,也被劉易弄了多次。不過,少女就是少女,還羞澀得很,基本上,她都是在承受劉易的恩澤,從沒像現在這般,由她主動在劉易的上面弄這事兒。

實際上,許多女人,她們哪怕是非常的浪蕩,可是,她們一般都只是小受,對於一些羞人的動作,她們是很難做得出來的。儘管兩人相好之後,互相已經非常了解,各種相愛的姿勢,對於某人來說。都是很自然的事,覺得順理成章,並沒有什麼。可事實,並不是這樣。

有些女人,她們與丈夫相愛相歡,也可以很動情很投入放浪。可是,她們一輩子,可能都只是小受,一輩子都是和丈夫用同樣的一個傳統的姿態歡愉。若要她們換一個姿勢,比如讓她們趴著。如動物一般被丈夫從後進入,又或如貂蟬這般,男下女上的吞沒男根,她們都會覺得很難為情,很難適應這樣的動作。傳統的女人。她們甚至會拒絕,不肯去嘗試這些讓她們覺得彆扭羞赧的行為。

貂蟬只是基於與嚴氏的不怎麼對路。互相不太順眼。如此才會強行壓下心裡的羞澀,與嚴氏向劉易爭寵。

但當她被來鶯兒與萬年公主扶著,坐下吞沒劉易的傢伙時,她才覺得有點怪異,難為情。

她輕軟的小手,撐在劉易的腰腹之間。感受著自己下面漲滿鼓脹,那種一旦坐下,似乎就會被劉易的那傢伙弄到自己心肺,似會弄穿自己下面的心顫感。讓她緊張得小嘴張圓,心跳加速,不敢真的坐實下去。

可是,來鶯兒卻使壞似的在她香肩輕輕一按,貂蟬忍不住心裡一緊,啊的一聲,直接坐實,噗哧一聲,竟然弄得她下面一下子濺出了一股水浪。

沒有她所想像般的那種刺穿,可是,那種灼熱直燙她芳心的酥麻感,讓她一下子失了魂,情不自禁的就嬌嗯一聲。

「啊,鶯兒姐姐……喔……要弄死人家了……」

「小浪蹄子,誰弄誰啊?這可是你弄夫君哦,怎麼能說是人家弄你呢?嘿嘿……滋味如何?喜歡嗎?」來鶯兒不客氣的在貂蟬那尖尖荷角上揉弄,盈盈一握,漲實柔韌,一邊在貂蟬如玉一般的珠潤上吹氣嬌笑。

「嗯……姐你壞,啊,不、不行了,夫君的太、太厲害了……啊,公主,你、你幹什麼,不要……」貂蟬現在,很快就被弄得心亂情迷,欲擺難休似的隨著來鶯兒的一下一下的輕按而起伏著,她說著不要,可是身體卻又本能的一起一伏,似要用勁的把劉易的那堅硬之物融化似的,弄得她下面一浪接著一浪。突然,她又覺菊花一緊,原是萬年公主在她後面撫著她那向後挺翹起來的兩片雪花豐股,還在她兩股之間的一點如菊的粉嫩上撫弄。

這一下,弄得貂蟬渾身發麻,前面被劉易的大傢伙填充得滿滿的,香肩及玉峰,又被來鶯兒把握,後面,劉易曾試過想進入的小菊,她怎麼也不從的地方,卻被萬年公主鑽研著,讓她頓時既肉緊又嬌羞,卻又有一種另類的刺激,讓她剎那達到了一種似暢快淋漓的歡愉高峰。這種歡快,來得是那麼的強烈,讓她覺渾身都要痙攣了一般。

劉易現在,無暇顧及貂蟬,亦看不到貂蟬那粉紅誘人的嬌顏。因為,他已經埋首在嚴氏的下面,心兒顫顫的撥弄著嚴氏的那濕濡輕顫的兩片粉紅,在不亦樂乎的吸啜著那兒的玉露。

當然,下面的濕熱包裹,讓劉易知道貂蟬已經坐了上去。

這樣一邊感受著下面的潤滑緊湊,一邊感受著視覺衝擊,一邊又能用味蕾去感受她們的美妙,劉易現在,真的有一種快樂似神仙的感受。

嚴氏呢?她一開始倒還覺得被貂蟬佔了先而有點不忿,可跟著下來,她就覺有點不對了。

萬年公主雖然沒有按劉易的要求來一起作弄她,但是玉腿枕著劉易頭顱的皇后婉兒卻帶著一股似曖昧的浪意,探出一對玉手直接襲擊了她的一對雪球。

還別說,皇后何婉現在今時不同往日了,當初她因為難以壓抑其內心的寂寞,經常自我撫慰卻又沒能得到真正的發泄,長久下來,才會得造成了某種的怪異狀況。現在呢,她已經學懂了哪怕是沒有男人,她都可以通過自己的雙手來得到真正的宣洩。

靈巧的一對手,已經讓益陽公主及張夫人她們都有點小生怕怕的。

現在,施加於嚴氏的身上,嚴氏豈得承受得了?

只見,如春蔥一般的纖纖玉指,在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