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七章爭寵

第五百五十七章爭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20 00:02  字數:5536

長安城皇宮。

劉易帶著幾個會點武,但又不是很精通的女人到了郊外打獵回來,收穫頗豐。現在眾女正在準備著全獵宴,當然,男人就只有劉易一個,像戲志才等人,就無福消受了。

劉易帶她們去打獵,其實也算是順便練了練箭術,劉易的箭術水平與黃忠、太史慈、趙雲,甚至黃敘這些武將比起來,還真的有點慘不忍睹。以前與他們一起比武,他們輸給了劉易,也總會從箭術上從劉易的身上找回一些優越感小說章節。

不過,劉易的箭術,拿來打獵倒勉強湊合,打了幾隻山鹿回來。劉易在山上發現一隻老虎,可惜被跑了,要不然,就可以再次嘗嘗虎肉的味道,在這個時候,劉易是沒有老虎是國家特級保護動物的思想的。

其實,當初典韋捉回來養的兩隻虎仔,早已經成年了,但讓典韋失望的是,它們是不能用來當坐騎的,因為,老虎雖然力大無窮,可是,其虎腰遠不及戰馬堅韌,不耐坐,並且,老虎的暴發力不錯,但弱在不能像戰馬那般長久疾奔。用老虎來做坐騎,可能只是遊戲里的才有可能。像許諸那些傢伙,垂涎那兩隻老虎的肉很久了。劉易也好幾次想宰了吃肉,但典韋這傢伙就是不肯。他寧願放歸森林,也不願意吃了,看來,虎痴對那兩隻老虎真的產生了感情。現在,只圈養在洛陽。

虎肉無望,但是山鹿的味道也不差,味道極為鮮美,也不知道眾女是什麼的心思,劉易生擒了一隻看上去毛色漂亮的山鹿,準備放養在皇宮的後花園裡。供眾女欣賞的,但卻被陰曉宰了,並放了幾碗鹿血來非要劉易喝了。熱熱的,帶著一股腥臊的味道,沒差點讓劉易吐了出來。

呵,那個,傳聞鹿血可以滋陰壯陽,是大補之物。但劉易需要大補么?需要麼?

看著眼前一個個打扮得花姿招展,人人艷麗動人的樣兒,劉易的傢伙就高挺熱脹。幾乎就沒有冷卻的時候。元陽神功的好處,要比所有的壯陽的靈丹妙藥都要有用得多。

不過,還別說,喝了兩小碗鹿血之後,劉易還真的感到渾身臊熱。下面的傢伙,亦似更加的挺拔。

劉易現在很放鬆。頭枕皇后。手擁公主,嘴嘗易姬的香香小嘴,下面,還伏著似欲求不滿的楊凰。

卞玉在一旁投入的彈著七弦琴,並不時的投給劉易一眼帶著無限春意的媚眼。天生帶著一股高貴氣質的卞玉,動情的時候特別迷人。

她的琴技。和蔡嬡的不分上下,不過蔡嬡並不想加入她們的歌舞團,所以,沒有一起彈琴。

貂蟬。還有媚姑與小紅、小瓶她們,已經被來鶯兒與卞玉拉攏了過去,用後來的話來說,她們已經簽約了來鶯兒與卞玉的歌舞團。因為她們也是歌姬出身,能歌善舞,正是來鶯兒與卞玉想要的人才。

並且,讓人意外的是,艷壓群芳,當真的可以用狐狸精來形容的貂蟬,她的舞技,竟然不在來鶯兒之下,再配合著她那可以巔倒眾生的容顏,一笑一回眸之間,還真的可以把人迷死。

她的美眸,雖然不及鄒氏那般的勾魂攝魄,不是那種天生的媚眼,但永遠都似含著一汪春水,有若月色朦朧一般的美目,讓人一看便禁不住騰升起一股怒火,嗯,是小弟弟的怒火。不管怎麼看,都似是在挑引引誘著男人的獸念,又帶著一股如水的柔柔情意,難怪她可以讓董卓、呂布都念念不忘,為了她而父子成仇。

她的腰姿,亦是相當的輕盈,隨著節奏動人的樂曲,仿若一隻美麗的蝴蝶一般在翩翩起舞,直如從天上下凡來的仙女,不帶一點人間煙火。

來鶯兒的舞蹈,勝在狂野,極具動感,但貂蟬的舞蹈,優美自然,看著她跳舞,就如看到了百花齊放一般的歡快愉悅。

或許,可能是看來鶯兒跳舞跳得多了,圍觀的眾女,都在為貂蟬喝采,隱隱有把來鶯兒都比下去的樣子。

特別是看到劉易的目光,似大多都被貂蟬所吸引,她不禁有點醋意盎然,一咬牙,示意一旁伴奏的女樂師節奏一變,居然彈奏起帶著一種後世敲擊樂的動感音樂出來。

這個,當然是劉易的傑作。

說真的,這古時代的歌樂,雖然聽上去很優美動聽,可劉易就是真的聽不懂,他覺得,還是後世的流行音樂更合自己的胃口。

有時候懷念後世的種種時候,劉易都會偷偷的找一個沒人的地方,用手機聽著太陽能手機里存著的音樂。聽熟了一些音樂的節奏之後,就用哼歌的形式,讓卞玉、來鶯兒她們譜曲,用這古時候的樂器來演奏出後世的流行音樂。還別說,雖然不是原汁原味,但是也別有一翻風味,聽起來非常不錯。

帶著動感的樂曲一起,貂蟬就敗下陣來,她帶著一股香風,撲到了劉易的身上,微嗔的說著來鶯兒姐姐耍賴,說好了不要跳那種舞的……

哪種舞?

劉易懷內擁著萬年公主及貂蟬,眼睛卻瞪得大大的盯著來鶯兒,她居然還真的根據劉易所說的,編出了鋼管舞來,雖然並不太規範,但是其動作相當有韻味,特別是像她如此漂亮的美人兒,跳起來,不管怎麼樣都覺特別的誘人。尤其是她跳動的時候,胸前一對波浪,顫動不停,顫出一層層引人入勝的波動。

儘管劉易早已經研究摸索過來鶯兒的玉峰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是每每看到她如此若隱若現的彈動,劉易的手就痒痒的,情不自禁的就放在懷中的兩女胸前揉動起來。

不幾下,萬年公主與貂蟬便被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