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四十章新漢軍也屠城

第五百四十章新漢軍也屠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14 00:19  字數:5675

「殺!」

劉易此刻,心裡其實無悲無喜,面對眼前兩眼驚恐的賊兵,心裡沒有同情悲憫,同樣,心裡也沒有殺人的罪惡感。

這些賊兵,在劉易的眼內,其實就如一隻雞一隻豬都沒有太大的分別。

雖然佛說,螻蟻都是生命,而眾生平等。但劉易通過胡車兒,已經了解到這些賊兵,他們簡直就是連畜生都不如,一生所做的惡事,已經達到了天理難容的地步。他們,燒殺搶掠,jiānyín婦女就如吃飯喝湯一般的隨意,可謂無惡不作。

原本還打算,如果胡車兒率軍投降的話,可以把這些人編為新漢軍,但是現在看來,若劉易還讓他們再留在這世上一刻,都是劉易的罪過。殺了他們,就等於讓萬萬千千受他們迫害而死的冤魂報了仇,讓無數無辜受害的百姓得到安息。

所以,這些賊兵,就讓他們全都下地獄去吧!..

「死!」

一個賊兵,他看到劉易斷喝一聲,本能的想揮起手上的兵器,但是,劉易的一刀,快如迅雷,刀光一閃,直一刀砍劈在他的脖子上。

刀鋒入肉發出卟的一聲輕響,這個賊兵的頭顱便突然的一下子蹦離他的脖子,跳往空中的時候,他的眼神,還帶著一種驚慌的神sè,而他的大嘴張開,一下一下的開合著,但是卻發不出聲音。

哧……

滾燙的鮮血,從他的脖子間噴洒了出來,如噴水一般的聲響,代替了這個賊兵的慘叫。

劉易腳步不停,一個側身,直接從還保持著站姿的無頭屍身掠過。衝破斷脖噴洒出來的血霧,手上的小號陌刀,直接一刀刺進了另一個因為看到那賊兵人頭飛上半空而驚呆的賊兵胸膛。

卡嚓嚓……

劉易似是擔心這個賊兵不死似的,用力把刀鋒再堆進,可能是刀鋒割斷了這個賊兵的肋骨而發出一聲聲讓人牙酸的聲音。

「啊!」

巨大劇烈的疼痛,讓這個賊兵回過神來,張口大叫一聲。

他的身體,被劉易前沖的勢子,直接沖得如可以原地倒退一般,往後滑行。卟的一聲,因為滑得太快而與劉易的小號陌刀分離,露出了劉易手上握著的血淋淋的刀鋒。

「還知道痛啊?有沒有想過,你以前殺人為樂,一刀砍殺在無辜百姓的身上時候。可曾想過別人的痛苦?一刀殺了你,還真的便宜你了。」

這個還沒有徹底失去意識的賊兵。在聽著劉易的話時。他的腦海中猛然躍出了一幅幅畫面,是他殺人時的畫面,一刀刺入一個老漢胸口時,那老漢一臉痛苦無助,不甘又帶著怨恨的眼睛,在這一刻。在他的腦里特別的清晰……

唰唰!

劉易那把還滴著血的陌刀,因為帶著血,揮殺出的刀芒都似閃爍著一種讓人觸止驚心的紅芒,在跳躍著的火把光線之下。顯得特別的慘人。

「顏良!這裡不用你,你衝過去!」劉易喝了一聲,止住了要幫忙斬殺從城樓衝出來賊兵的顏良,他的任務,是敵住從城樓左邊城牆攻殺來的賊兵。

「是!主公小心!」

不怕帶著長兵器太累贅的顏良,長柄大刀脫手飛進,直接帶著一股強勁的勁氣從一個城牆上的拱門穿了過去,轟的一聲直接穿透了正衝殺過來的賊兵腦膛,把衝過來的三個賊兵串在一起,他人隨刀手,後發先至,在他的大刀要完全穿過去的時候,身形已到,一手抓著刀柄尾部,大手一抖,三個賊兵,還沒有來得及慘叫,便被顏良的勁氣直接震碎。

「有咱老典在,你們就放心吧,主公不會有事的。」典韋亦殺到,他的一對短鐵戟才是真正的大殺器,三國第一殺兵之王,其實他最適合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發威。

他直接從劉易的身邊殺過去,居然直接一頭撲進了城樓的大門去,也不顧裡面是什麼的情況。

跟著下來,就聽到裡面一陣慘叫哀嚎的聲聲,城樓裡面,就似變成了一個屠宰場。

劉易幾刀,把從城樓里衝出來的賊兵砍翻在地,看到了裡面一地殘缺不全的屍骸,血淋淋的,濃濃的血腥味讓人望之心寒,聞之yù嘔。

粗略估計,一眨眼的工夫,裡面的賊兵,怕被典韋殺戮了近百人。

另外饒幸沒死的賊兵,看到突然衝進了一尊殺神,他們全都嚇破了膽,四處亂竄,但是,城樓內就是一個大廳,他們又有哪裡可避?yù往外衝出來,劉易在門口攔住,他們一個個,都絕望的哭叫著求饒起來。

不少賊兵,往一道樓梯向上逃,上面的人,似乎也看到了下面的情況,也嚇得傻了。當賊兵從樓梯向上跑的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急忙拿出弓箭,往下發箭,把要衝殺上來的典韋殺退。

上面的人,似都被嚇得瘋了,不管是否是他們的自己人,只要踏上樓梯的,都被shè殺。

典韋上不去,便追殺在城樓大廳內的賊兵,那些軟倒在地求饒的賊兵,典韋也如一陣風的殺過去,沒有一點要饒過他們的意思。

劉易也沒有下令阻止,在這個時候,不是跟這些賊兵說什麼的俘獲政策的問題。

那些賊兵,死有餘辜,殺了就殺了。

另外,許諸有如一尊天神一般,站在城牆上的上下階級口上,一把長刀,揮舞得如風輪,但凡是從城牆下yù上城牆上來增援的賊兵,無一不是被許諸的長刀砍殺得殘骸亂飛,當真的是血雨腥風。

城東,約有近六、七千的人馬,因為新漢軍近rì來不停的攻擾,讓他們不得不按人數分成每兩千人一輪,就有點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