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八章奪取郿塢(下)

第五百三十八章奪取郿塢(下) (1/5)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13 19:36  字數:9818

劉易帶著周倉來到了郿塢,還真的讓顏良的心內大定。

因為,他覺得胡車兒雖然口口聲聲說他不能背叛了張濟,但又說想要他投降就要捉住他。顏良覺得,這是否是胡車兒的一種暗示又或者是胡車兒自身的一種心理展示?要他投降新漢軍不太可能,但是,如果捉住他的,那就不是他胡車兒所能控制得了的,是他胡車兒技不如人,那麼投降新漢軍不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所以,顏良自然會不遺餘力的要引胡車兒出城小說章節。

華雄與胡車兒沒有什麼的交情,可能是華雄最初被胡車兒戲弄得不輕,所以,互相都不怎麼對眼,兩人一個城下一個城上一陣對罵。

顏良止住了華雄的罵陣,沖胡車兒道:「胡車兒將軍,大家互相對罵沒甚意思,還不如出城來一戰,如何?」

「算了,咱胡車兒知道,咱雖然亦力有千斤,不比你們的力氣少,可是,論武藝,咱是打不過你們滴,可你們也追不上咱,咱也總不可能不跑跟你們死磕吧?所以,不打了不打了。」胡車兒大大咧咧的應道,但對顏良的態度,明顯要比華雄的態度好多了。

「非也,之前顏某與你打了這麼多次,卻讓你跑了,但是這一次,我一定會打得你滿地找牙,這一次,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了。」顏良說著,大喝一聲道:「怎麼?現在就不敢應戰了?怕了么?」

「呸!打就打,誰怕誰?看你還能有什麼的陰謀!」胡車兒就似那種有些喜歡受虐的傢伙一般,被顏良一激,瞪眼咧嘴,就應了戰。

或許,劉易所猜測的還真的是對的。胡車兒在郿塢城內,的確只是名義上的最高守將,可是,實制的控制,並不是在胡車兒的手上。

胡車兒作為一軍主將,面對新漢軍的搦戰,說應戰便應戰了,而他應戰的時候,郿塢城上,居然沒有一個軍將去勸一下胡車兒。甚至,那些城上的守軍,都仿似胡車兒並不是他們的主將一般,就似胡車兒的死活根本就與他們無關一般。他們這是都認為胡車兒就算是出城應戰,也不會有危險。是對胡車兒有信心還是漠視?這點還真的有些耐人尋味。

一般的主將,他們要親自出戰的話。他們的親兵親信。肯定會勸說又或者一起追隨主將作戰。不要說像劉易這樣的一方諸侯了,就算是一般的戰將,他們都會有親兵親將。

兩軍交戰,哪裡會有主將直接出戰的道理?除非人人都是呂布強悍,但就算是呂布,也不會動不動就會出戰。碰到搦戰之時,一般都會由手下的戰將先去迎敵,他會在中軍主持大局,留待決戰的時候。他才會出戰。

小兵沒動,boSS就先跳出來,這的確不太合常理。

胡車兒肩扛著一根齊眉鑌鐵棍從開了一條小縫的城門鑽了出來,除他一人之外,再也沒有人隨他一起出城,在他剛好出來了後,城門碰的一聲就緊緊的關上了。

另外,城牆下的護城河上的弔橋,也慢慢的放了下來。

城牆上,沒有吶喊,沒有擂鼓助威的聲響,他們就似出城應戰的胡車兒只是與他們無關的一個人似的,尤其顯得胡車兒的孤獨。戰場上的情況,讓人看著都覺有點怪異。

倒是新漢軍方面,見胡車兒真的敢出來應戰,不禁齊喝了一聲,同時戰鼓齊鳴,雖然是為自軍的將士打氣,但在這一刻,卻似在歡迎胡車兒出城一般。

胡車兒突然一動,腳步似踏出重重的聲音,如一道風似的一下子衝上了還沒有完全放下的弔橋,他斜斜的衝上去,從另一端還高翹弔橋頭嘭的一聲跳過了護城河,落到了戰場上。

而他身後,弔橋一頓,再飛快的升起來,高大的弔橋,就似成了胡車兒的背境一般,讓戰場上的新漢軍遠遠的都能看得清站在弔橋前的人影。

胡車兒僅只是頓了一下,然後猛吸一口氣,他的身形,就忽的如一陣風一般,向側前狂奔,其奔走的時候,因為太快,在他的身後居然殘留出一個個奔撲的虛影。

「咱來了,顏良、華雄,這一次,你們誰來跟咱玩玩?」胡車兒眨眼功夫,便已經奔到了顏良、華雄跟前三、四十步的地方停了下來。非常老實的道:「如果是你們兩個打我一個,那咱可不跟你們玩了。」

「今天跟你打的,不是咱們兩個,而是另有其人。」顏良搖頭道。

「哦?誰?上次你們派出的那個叫畢氏輝的猴子,他不是咱的對手,如果是他也就算了……」

「當然不是他,但這次與你打的,也是你的老對手了。」顏良道。

「老對手?誰?」胡車兒一愣,獃頭獃腦的左顧右盼,但卻沒有看到顏良、華雄的戰馬前後左右還有人。

「嘿!胡車兒,這麼快就忘了咱?周倉來了!」

就在胡車兒左右亂瞄的時候,在遠在一兩里之外的新漢軍大軍當中,突然有一道人影飛快的竄了出來。

一兩里之遙,眨眼就來到了近前。

「周倉?」胡車兒先是一呆,眼神閃爍了幾下,但跟著就又神情興奮的喝道:「好好!周倉,上次咱輸了給你,這一次,正好與咱來再比一個高手!」

「正有此意,看刀!」

周倉也是一個實在人,他被劉易派來,要他再捉一次胡車兒,他自然不會客氣什麼,他直接衝過來,手中的朴刀直接向胡車兒劈下去。

而胡車兒也啟動了他的速度,絲毫不讓的舉著他的鑌鐵棍迎了上去。

「碰!」

刀棍相擊,迸發出一篷激旋的沙塵,兩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