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九章成功渡河

第五百零九章成功渡河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03 12:47  字數:3368

張濟的確算是一個有勇有謀的梟雄,有遠謀。

就算是歷史上,他的發展前景,也要比李傕、郭汜等人好得多。他跳出了關中,奪取了宛城,那時候,他在宛城,其實還算是比較有發展前景的。劉表軟弱,沒敢興兵攻伐他,而曹操一時還沒有顧得及得到他,如果他不是在攻擊樊城時中流矢而亡,他也有可能發展壯大,成為當時舉足輕重的一方諸侯。

但縱是如此,他所留下的兵馬及地盤,也讓接收了他軍權及地盤的張綉顯赫一時,讓曹操吃足了苦頭,折損了大兒子曹昂及一員虎將典韋。

現在,被他如此一猜測,居然猜對了劉易的行動,讓劉易陷入了一個未知的危機當中。

劉易這時,帶著典韋、許諸、孟阿、史阿一眾師兄弟,還有陰曉、張寧,再加上一千陌刀營將士、一千陷陣將士,一共兩千來人,靜靜的伏在下游渭河邊的草堆當中。這裡,離對岸張濟與郭汜交談的地方,相隔十來里左右。

通過一系列的疑兵,把渭城的兵馬調往下游,然後黃敘在渭城對岸,對渭城河段發起佯攻,如此,吸引往下游的兵馬再返回上游的渭城,調空一點下游的兵力,減輕劉易渡河之後的壓力。

可是,劉易也沒有想到,董卓的這些舊將賊兵居然沒有中計,並沒有把大部份的兵力都調往渭城。

如果劉易知道了,一定會哭笑不得。沒有想到自己等人精心策劃的計劃,居然成了畫蛇添足。不但沒有減輕壓力,反而讓張濟猜到了劉易的行蹤。

賊兵看不到河面上的情況,同樣的,劉易也看不到對岸賊兵的情況。

現在,劉易覺得差不多了,一揮手,二千來人便靜悄悄的登上了準備好了的簡易渡河工具。

陰曉精通水性,所以劉易並不太擔心她。帶著她,其實也是方便過了河之後,她通過新組建不久的情報人員接頭,搞清楚獻帝現在的去向。張濟倒是太過高看了劉易,事實上,劉易現在還真的不知道獻帝的去向。甚至還不知道曹操與呂布的去向。

劉易本來並不想張寧隨自己一起渡河,但是她非要跟著不可。考慮到張寧的武藝不差,讓她跟著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再說了,劉易現在已經習慣了哪怕是行軍打仗身邊都要有女人,若沒有女人,他還真的不太習慣,所以。便讓她也跟著行動。

與劉易及兩女同乘一條木筏的,還有畢氏輝、申勇、孟軻及幾個親兵。

畢氏輝居然是一個旱鴨子,沒有辦法,劉易也得要順便照顧一下他。

十來里的距離,其實很近。張濟率著騎兵,一路沿著岸邊下來。遠遠的,剛剛劃著木筏到了河中心的劉易,便警覺到了不對勁。

張寧首先道:「夫君,對岸有騎兵來了,不會是發現了我們吧?現在過河,哪怕是登了岸,也會被他們發現的啊。怎麼辦?」

「被他們發現是肯定的,我們的人白天都看到對岸都布滿了賊兵的崗哨,只是沒有理由啊,他們的騎兵怎麼來了呢?現在登岸,對我們還真的相當不利。」劉易看著上游幾里外的一條火蛇有點想不透的道,那火蛇是騎兵打著火把趕來的證明。

「要不,我們先回去,待明天晚上再過河去?」作為劉易的貼身護衛,申勇時刻都要為了劉易的安全著想,他建議道。

「不能再等一天了,獻帝的下落不明,若再不及早追尋,怕會錯過了時機。」劉易否決道:「再說了,既然他們已經意識到我們的行動,那麼就算是再等,也不會再有什麼的好機會,他們可盯著我們呢。」

「可現在怎麼辦?」張寧又問。

向來極有主見的張寧,做了劉易的女人之後,變了許多,一切都以劉易為中心了,變得都不太喜歡動腦子。

「嗯……」劉易想了想,轉頭問孟軻道:「孟軻,再往下游是什麼的地勢,有可以登岸的地方么?」

「下游便是一些山崖峭壁了,不容易登岸,再說了,就算是上了岸,也是一些崇山峻岭,不方便我們行動。」孟軻對一些地方的地型瞭然於胸,不用想的直接道。

「好,那麼我們就再到下游登岸,既然是懸崖峭壁,他們的騎兵也來不了,就算有賊兵守著,我們應該也可以悄悄的解決了他們。這段渭河水很急,順流再下十里,便可以甩掉河岸上的那些騎兵了。」

「可是……」

「沒有可是了,別忘了你帶了百來個山地作戰的軍士,這不,還有我們的爬崖專家畢氏輝呢,傳令吧,讓大家小心一些,暫時別讓對岸的賊兵發現了我們。」劉易決定的道。

「好吧。」孟軻同意道。

河水太急,渡河的工具又是簡陋的木筏,所以,為了避免發生什麼的意外,木筏都用繩子連起來的,如此也避免會有一些軍士漂離了大部隊。

所以,很快便把命令傳到了各條木筏上的軍士耳中。

很快便要天亮了,所以,得加緊行動,還好,現在是接近黎明前的黑暗,天色特別的漆黑,木筏就算是飄到了河中,對岸的賊兵也難以看得到。而在這一隊木筏的前方,讓一個熟悉這段河道的老船工牽引的木筏隊伍往下游飄去。

急流當中的木筏,竟然比騎兵的速度都快上一些,當然,這主要也是騎兵走走停停,不一會,就會張濟的騎兵都遠遠的拋在了後面。

老船工把木筏隊伍引到了一個河灣,直接讓木筏靠了岸。

當然,還是在水中,這是一段長達一里的一道懸崖底下,懸崖足有十來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