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零七章迷惑調動賊兵

第五百零七章迷惑調動賊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8-01 23:35  字數:5608

夜風吹拂,清涼怡人,特別是在渭河邊,清風當中似帶著一股濃濃的水汽味道,使得炎熱的夏夜竟不覺有半點悶熱。

今晚依舊不見月兒,天空中布滿密雲,連星兒也都遮蔽了。

兩岸,似乎都安靜了下來,但渭河水奔騰依舊,依稀還起了一層淡淡的薄霧。

這樣的夜色,這樣的天氣,似乎也正適合秘密的潛過渭河去小說章節。不過,誰都知道,現在,雙方的河邊,都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兩岸的情況,有什麼的風吹草動,也肯動避不過雙方的耳目。

河兩岸雖然已經安靜了下來,但是,沿河都還插滿了火把,儘管有著淡淡的霧氣,可是想不驚動對岸的董卓舊部的聯軍,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而劉易,也沒有想過可以偷偷的潛過去。

兩千人馬,不多不少,但是也是一個比較容易被發現的目標,所以,劉易從一開始便沒有想過要偷偷的渡過去。

其實,如果劉易的水軍可以開到這裡的話,要攻過河去那就是如喝水一般的容易,大戰船往河面上一頓,排開了用投石機轟擊,便可以打出一個可以供渡河軍隊容身的地方,只要大軍可以安然的過了河,那麼,不管李傕、郭汜等人的聯軍有多強悍,都不是嚴陣以待的新漢軍之敵。

如今,非但沒有新漢軍水軍,連渡河的工具都非常欠缺。

在關中,尤其是在長安四周,竹子並不多,想砍竹子來製作簡易的竹筏渡河也是不太可能的。不過,用徵用的木板等物,倒可以趕製出一大批木筏來。當然。至於船隻等物,就不要想了,就算有,也早被李傕、郭汜等人的軍隊徵用,駛到對岸去了。

劉易打算,營造出一種新漢軍大軍要強行夜渡的態勢,然後趁亂渡過河去。

實際上,長安城外,是一段百多里長的河岸線,並且。從哪一個地方都可以渡河登岸,因為從渭南城至長安一帶,渭河兩岸都沒有太險要的地方,兩岸都是平原地帶。所以,沿河兩岸都可以登岸。

要不是他們的騎兵太多。並且在沿岸都駐下大軍,隨時都可以互相增援。使得沒有什麼的登岸地點。要不然,新漢軍強行全軍渡河,也是一樣可以渡過河去的。當然,如此一來,新漢軍的傷亡怕就要大上一些,這並不是劉易願意看到的。如此,方擱置馬上渡河作戰的計劃。

戲志才、荀彧、黃敘等人,制定了掩護劉易與典韋、許諸等人的渡河計劃。

子夜時分,渭河南岸。所有的火把,包括沿河軍營的火把,全都熄滅了。一時間,渭河南岸,黑漆漆的一片。

漆黑、安靜,不用看,都知道有問題了。

戲志才他們的計劃,就是要引起對河賊軍的注意。

果不其然,當渭河南岸一下子陷於黑暗的時候,河北岸一下子就響起了鑼鼓聲,剛剛睡下的賊兵,不得不應鼓而起,一下子囂鬧起來。

叫喊聲,馬蹄聲,驟然的打破了夜的寂靜。

他們,紛紛起來,趕到河邊,瞪大雙眼盯著漆黑無光的河面,提防新河軍趁夜渡河。

李傕、郭汜、張濟、樊稠、牛輔等賊兵主將,已經下了死命令,甚至已經明確的告訴手下軍士,讓每一個賊兵都明白,他們和劉易,已經是勢成水火,一旦讓新安軍渡過了渭河,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發生在長安的事,他們也都知道了。劉易在控制了長安城之後,斬殺了一批作惡多端的賊兵,使得李傕等人知道新漢軍是容不下他們的。

在歷史上,李傕等人還有向王允、呂布把持的朝廷投降的心,只要得到赦免,他們還真的準備投效或解散自己的軍隊歸鄉,只是連王允、呂布都容不下他們,沒有接受他們的投降。但是現在,他們知道,新漢朝的劉易,是絕對容不下他們的,面對著新漢軍,他們連投降的機會也沒有。他們各人也自知自己所行的惡事,看似一身正氣的劉易,怎麼容得了他們?所以,從一開始,李傕等人也絕了投降劉易的心。

實際,就算是戲志才、荀彧等人也想過招降董卓的這些舊部,如此,就算不能全部招降,但最少都可以招降一大批。可是,誰都沒有說出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新漢朝與董卓所走的路完全不同,好不容易有了新漢朝如今的良好局面,又豈會因為一些老鼠屎而搞壞了一鍋好湯?為了保持新漢朝的乾淨,連舊朝的臣子都被打進了大牢,還要接受審判,更何況是那些直接作惡的董卓舊部?

所以,這就似是自古以來所說的,正邪不兩立。董卓與劉易,必然只能有一人活在世上。

深知被新漢軍打過渭河來的滅亡下場,所以,賊軍的兵士,倒也不敢怠慢,一有動靜,他們就打醒十二分精神,嚴格的提防著新漢軍渡河,隨時都準備著與新漢軍決一死戰。

話說,這些賊兵的戰意、士氣都還不錯的,董卓的死對於他們是一個打擊,可是,他們畢竟都是受李傕、郭汜、張濟統治太久,就算沒有了董卓,他們還會聽從這些軍將的號令。再說,他們剛剛渡河擊敗了呂布,把呂布趕出了深山密林里去,連呂布都被他們打敗了,所以,賊軍的士氣也正是在高漲的時候。

不負賊兵所望,漆黑的河面上,傳來了與河水流動不同的嘩啦水響,不一會,他們就看到了河面上密密麻麻的影影綽綽的黑影。雖然看得還不是太過清楚,但是那一個個似呆站在水裡的肯定是人影。

不用說,一定是新漢軍站在沒有船舷的竹筏或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