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章夜襲

第五百章夜襲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17 06:24  字數:5625

其實,遠在西涼的馬騰,真的非常關注著長安的情況,時刻都想著要救出獻帝。他也隱隱的嗅到了長安不對勁的味道,所以,當機立斷,馬上與皇甫嵩聯繫了起來,然後,他也親自潛到了長安來。

在西涼,也不全是馬騰的地盤,他的根基,其實也不怎麼穩,可是,為了救出獻帝,他沒想太多。

長安鏡內,已經不是他的地盤,他反了董卓,董卓也恨他,如果讓董卓知道他就在長安的話,其下場絕對不會比劉易在長安讓董卓知道的下場好。

所以,他所帶的兵馬不多,僅就是兩三千人馬而已,他們在知道呂布準備刺殺董卓的消息之後,才想起皇宮有一條秘道,才挖通了把獻帝救出來。

而馬超,他另率一軍接應馬騰的,不想碰著張濟的軍隊,兩軍交戰,被打散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從那皇宮秘道逃出來的馬騰的一個親將,才知道獻帝已經被呂布帶走了的消息,他才急忙找到了劉易。

劉易從馬超的嘴裡知道了獻帝的消息,居然落到了呂布的手上,趕緊召集回典韋、申勇、黃敘,集合了軍士,向渭河方向追擊。

當劉易與幾將追到了河邊,呂布的大軍,早已經渡過了大河,在河對岸紮寨。

劉易現在可是僅只有六、七千的兵馬,人家呂布有三萬人馬,渡河作戰,肯定是一個笑話。

甚至,劉易連在河邊紮營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劉易覺得,背後似總有一對眼睛盯著自己的軍隊,眼眉亂跳,有一種心緒不寧的感覺。

這個。還真的有一個陰謀在暗暗的向劉易迫近。

呂布與張遼,擔心留在長安城附近會招至攻擊,所以,過了渭河結營安寨。正式與曹仁商議如何交易獻帝的事。

獻帝在呂布的手上,也就等於主動權在呂布的手上,曹仁也沒有選擇,硬著頭皮,僅只是帶了千來人馬,隨著呂布過了河。

在與曹仁商議之前,呂布已經和張遼商量好了要向曹仁索要點什麼。

過了河。呂布就覺得安全得多了,與張遼在大帳里密話。

呂布問張遼:「文遠,你說我們目前的情況,我們最需要什麼?而曹仁又可以給我們什麼?」

張遼心裡早有數,其實。也知道呂布的真正心思。不過,還是反問道:「主公。要不。你先說說你的想法吧。」

「之前,我們說過,向曹仁索要錢糧,是不現實的,我認為,最好就向他索要一些城池。如此,我們就有了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呂布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得到城池。

「嗯,如果我們向曹仁提出這樣的意見,他肯定會一口答應下來。」張遼點點頭。卻又搖頭道:「可是,最終的,可能還是那樣,我們卻什麼也得不到的,曹操這個人,太過奸詐,不好以付啊。」

「再說了,他們就算是拿城池來和我們交換獻帝,可也能肯定,他一定是會在我們立足未穩之前,調頭又派兵來攻打我們了。像曹操這樣的梟雄,你說他能讓我們在他的卧榻之側酣睡么?」

「那依你的意見呢?」呂布覺得,這一次的交易事件還真的麻煩。因為,獻帝帶著,是一件麻煩,不帶,又很難做得到與曹操一手交貨一手父人。先把人交給他們吧,又怕他們過後不認帳,那麼,到時他們去找誰要?找誰哭去?

所以,想來想去,呂布都想不出一個好辦法來了。

張遼道:「其實啊,不管如何,曹操都是想得到獻帝,但是,我們卻不能相信獻帝,我們也不能改變我們原來的計劃,我們現在,唯有先去投袁紹,才能真正從袁紹那兒得到一個地盤立足。我們不如這樣,到時候,就向袁紹要一個與曹操地盤接壤的地方,這樣一來,袁紹應該會答應的,因為,他也想我們為他抵抗曹操的。如此,只有我們與曹操的地盤接壤,我們才好與曹操作交易。」

「首先,我們要提出,曹操不能興兵攻伐我們的條約。其次,我們要向曹操索要一批錢糧,讓他拿錢糧來跟我們交換獻帝。」張遼道:「到時候,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這樣當然是最好了,可是,我們不能帶著獻帝,又怎麼可能和曹操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呢?」

「主公,」張遼凝目道:「其實,獻帝在我們手中的消息,估計已經傳開了,應該很多人都知道了,所以,我們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不如,我們就虛虛實實,實實虛虛,乾脆就公開說,獻帝就在我們手上。」

「哦?這又什麼實實虛虛的?」呂布不太理解的道。

「呵呵,我們承認獻帝在我們的手上,然後,再說,我們已經把獻帝送給曹操了。但是,獻帝就一直在我們的手上,由我們帶著一起走。」張遼道。

「這樣行不?誰相信啊?到時候,那些欲奪獻帝的勢力,他們還不是拚命的追趕我們?」呂布猶豫的道。

「這個,便是我們要與曹仁商議的地方。就明著跟他說,我們就是相不過他們,我們要跟他一手交人一手交貨。否則就免談。」張遼眼睛一閃,道:「其實,不近獻帝有我們的手上還是在曹操的手上,他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要想著如何才能把獻帝從長安弄出去。把獻帝帶離劉易的勢力範圍。所以,說,不管是我們帶走獻帝還是曹操他們想帶走獻帝都不容易。如此一來,他曹操想得到獻帝,自然會無條件答應我們的條件。」

「你想啊,反正是交易,這個貨物,由他們運走,由我們運送去給他們有分別么?只要最後能讓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