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九章救了嚴氏

第四百九十九章救了嚴氏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16 23:01  字數:5547

華雄的兩萬騎兵,如潮一般湧入城內,隆隆的馬蹄聲,要被那些此起彼伏的嘈雜蹄聲或哭叫聲更震蕩人心。

這些軍士,雖然是董卓軍,但是追隨華雄多年,對華雄的忠心程度,甚至要比對董卓的忠心更忠心。所以,他們其實都是聽華雄的。

另外,華雄所統率的軍隊,與別的董卓部將的軍隊,有著本質的區別,因為,華雄軍紀嚴明,從不準軍士胡亂禍害百姓。當然,偶爾亦有掠奪,但是,一般都不會向百姓落手。所以,慢慢的,華雄的軍士,或多或少都形成了一種特有的軍人氣質。

也正因為華雄所統之軍,軍紀嚴明,使得其戰鬥力強出別的將領的軍士的戰力高出不少,如此,當初董卓才會同意讓華雄率軍為先鋒與天下盟軍作戰。

董卓的軍中,能做到軍紀嚴明,不隨意乒掠奪百姓的軍隊並不多,算來算去,就僅只有華雄及徐榮兩將罷了。

正因為如此,現在,華雄在這個緊急的關頭,突然向軍士宣布投效劉易,他的手下軍士,才沒有出現什麼的騷動,才會如此快速的殺進長安城來平亂。

如果不是華雄領軍有方,不能對這一支軍隊形成絕對的掌控,那麼,華雄突然投效劉易,其手下必定會有人會有異心,甚至乘機挑起一些軍士作亂也不奇怪。最起碼,肯定會有一些軍士會如那些亂兵一般,會趁亂對百姓下手,趁亂掠奪財物。

可是,當華雄下令給他的軍隊之後,其軍士的反應速度,及軍士的勢行力。居然一點都不比新漢軍的差,在這大亂之時,華雄的手下軍士,這還真的這麼一絲不苟,令行禁止,這不得不讓劉易對華雄生出更多的欣賞之心,也對收得他這樣的一個善於統軍的戰將深感榮幸。

兩萬騎兵一進城,他們就大聲的喊著新漢軍來了的訊息,向城中的亂軍及百姓傳達一個訊號,震懾那些還在胡亂掠奪殺人的亂兵。也同時可以吸引那些盲目逃竄的百姓往城北靠攏,讓他們能有一個清析的逃生方向。

在劉易的前方,是一條大街,正在掠奪的亂兵,看來氣勢洶洶撲來的騎兵大喊著新漢軍平亂的口號。他們膽怯往回跑,無數的百姓。正向華雄的騎兵湧來尋求保護。

而突然從一個街口逃出來的一個女子。她的衣衫都被撕破了,春光乍泄,胸前一對豪白之物,隨著她的哭叫奔逃而不停的上下彈動。

幾個亂兵,因為視角的關係,一時並沒有注意到如鐵流一般撲來的騎兵。還獰笑著追趕這女。

這女,正是嚴氏,劉易就因為是認出了她,才會暗惱的罵了一聲可惡。

他罵完之後。一拍馬背,白龍馬便如一道旋風一般的沖了出去,同時大聲叫道:「嚴夫人,這裡!」

「救命啊!」

滿臉驚恐,埋頭喊著救命狂奔的嚴氏,她隱約的聽到似有人叫她,抬頭一看,似看到了救星一般,嬌呼起來:「華將軍!救命!」

劉易都差不多拍馬殺到她的面前了,但是她居然看都沒看劉易一眼,反而是一眼望到了前方的華雄,張口便叫。

劉易一舉槍便刺,一個差不多追到嚴氏的亂兵,被劉易一槍刺死,同時,一手一抄,把踩著裙擺幾乎就跌倒的嚴氏。

戰馬衝擊很快,劉易把嚴氏側夾在一旁,另一手,唰唰的幾聲,把追趕嚴氏的幾個亂兵擊殺。

不過,讓劉易意外的是,被他夾著的嚴氏,居然如瘋了似的拚命的掙扎,一邊哭罵著道:「啊,救命,華將軍快救我,我是呂布的夫人,賊人!快放了人家,要不然,等咱夫君來了,必取你性命。」

「呃……」劉易剛剛勒住馬,都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嚴氏居然一口咬住了劉易的手,讓劉易的手一痛。

「鬆口!你屬狗的啊?我來救你的!」劉易把她的身子一抱,將她抱到了懷中,然後用點小勁,把她的牙齒振開。

「華將軍……快救……嗯……」

嚴氏卻依然掙扎著大叫,不過,卻被劉易一下親住了她的小嘴。

啪!

嚴氏卻啪的一聲,一巴掌打在劉易的臉上,同時,她的一手,居然嗆的一聲撥出了劉易身上的佩劍,往自己的脖子就抹,一道憤恨的道:「賊子,休想侮辱老娘,老娘就是死了,也不會讓你得逞。」

「是我!」劉易趕緊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吼了一聲。

劉易本還有一些鬱悶,自己明明的當著她的面衝過去救她,可是,她卻更驚慌的樣子,叫著自己後面的華雄,救了她上馬,她又咬又打,被自己親了一下,想讓她安靜一點,誰想她居然激動來要自抹脖子。

被她打了一巴掌,劉易這才醒了過來,原來,嚴氏根本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真面目,所以,現在她只當自己是一個亂兵賊子。

「賣衣裙,試衣間,大鏡子。」劉易見她還是沒完沒了的張嘴欲叫,只好趕緊表露自己的身份道:「我是劉天,來救你的,你吵什麼吵,再鬧,把你扔下馬去了哦。」

在布店與那劉天的事,近幾天來,一直都深深的印在嚴氏的腦子裡,揮之不去,她已經迷跡上了與劉天的那種感覺。可惜,自從那天,去找劉天,得到了一些情報回去告訴呂布之後,她也曾多次去過那布店,但是,卻再也找不到劉天了,不只是劉天,連原來的老闆老李頭也不見了。

劉天居然如空氣一般,突然的失蹤了。

嚴氏去了幾次,沒見到人,她的心裡,開始慌了,她不敢想像,如果再也見不到劉天,她將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