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九十二章遲來的信任

第四百九十二章遲來的信任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14 13:33  字數:5372

董卓其人疑心極重,就算是平時,他都不會完全信任別人,更何況剛剛和自己發生過衝突的呂布,他的心裡,其實也在懷疑呂布今天來求見自己的目的。

當然,他與李儒早便討論過如何看待呂布的事。

如果呂布不主動來尋求與自己修復關係,那麼,就可能會有兩種可能,一就是呂布還是對他董卓奪走貂蟬的事耿耿於懷,一時間放不下來,須要時間來緩衝一下,但他會慢慢的想通,然後來與他董卓修好關係。二,呂布因為這事放不下,決定與他董卓為敵,那麼,呂布可能就會叛出長安,抑或起兵來攻擊他董卓,想強行的奪回貂蟬。

董卓最希望的還是第一種可能,希望呂布不敢反叛他,能來與他修復關係。畢竟,董卓現在也有點後悔了,一將難求啊,為了一個女人與之鬧翻了關係是一個損失。更何況,呂布的能力,董卓最清楚,失呂布如失一臂也。可是,呂布一度出城與他的本部軍馬有接觸,讓董卓有點擔心,他擔心呂布會一怒之下與他決絕。要不是長安城全是他最為信任的西涼嫡系鎮守著,他可能都會想著先下手為強,派軍去把呂布的軍馬先圍起來早說。

幸好,呂布又回來了,並且,一連兩三天都沒有什麼的動靜,這讓董卓稍為放心一些。只要呂布還在長安城內,董卓就不太擔心。

果然,呂布是選擇了第一種可能,選擇回來與他修復關係。

於此,董卓還是相當的高興的。自然,在不知道呂布是來與他修好關係還是另有所圖的情況之下,董卓在議事廳四周埋伏著刀斧手那是必須的。呂布太凶。若要行刺他,如果沒有準備,董卓也是有點害怕董卓的,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是打不過呂布這個凶將的。

現在,呂布負荊請罪,讓董卓覺得,呂布總算是識事務,孺子可教,向他服軟。那就最好不過了。出於心虛的心理,董卓重賞了呂布,他希望,自己佔了他一個女人,但十倍、百倍償還他。以呂布貪色好財的心性,估計呂布很快便會把這件事忘記。將來。也會一如既往的忠誠於他。

現在,李儒出來,跟他說呂布有詐,可能會有於他不利的行動,這讓董卓的心裡一驚,一時有點疑神疑鬼的道:「孝儒啊。你何出此言?此話可不能傳出去啊,我看奉先他挺有誠意的,居然跟咱家來負荊請罪,如果他不是真的想通了。不是真的來跟咱家認錯的,他用得著搞上這一出么?這話若傳到呂布的耳中,怕又會生出事端啊。」

「岳父!」李儒猛然的跪下,神情有點焦急的道:「岳父大人,此事萬萬不可大意啊。最少,暫時不能與呂布太過親近,要等這次的事件過一段時間,待它冷卻之後,認真的考察過呂布的誠意,才可以再讓呂布擔任岳父你的護衛事宜。」

李儒現在,真的實得呂布很有問題,為了能讓董卓冷靜一些,能夠聽他的勸告,他連親情牌都打上了,很久沒敢稱董卓為岳父的他,一口一聲以示親懇的叫著岳父。

「這個……」董卓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李儒,看到李儒急切的神情,以及看到李儒的頭髮鬍子竟然有些許花白,心裡不禁有些磋砣。他的心裡,知道李儒對自己還是忠心的,許多時候,也都是想為自己好的,只是,他覺得李儒太過才疏學淺了,枉他以前那麼信任他,可每一次,聽從他的計策,都沒能取得成功,反而讓他董卓落得如此下場,被劉易逼得只能龜縮在長安。

呵,如果讓李儒知道董卓的心裡所想,怕李儒的心裡會哭笑不得,悲苦不已。才疏學淺?李儒只能說一聲造化弄人,許多方面,其實並不是他的計策不好,而是董卓自己一手造成如今的局面的。另外,還有就是董卓帳下的武將執行能力的問題。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對手太厲害的問題,面對劉易,他處處受制,讓他所有的計策,最終都難以順利實施。如果董卓不那麼殘暴,不那麼矯縱,不那麼膽小,在與天下盟軍未分勝負之時便打算撤回長安,堅決與天下諸侯盟軍決一死戰,那麼,董卓也未必就一定會輸。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李儒現在,其實已經對董卓差不多死心,尤其是他耽於逸樂不理朝政之後,他也有些心灰意冷了。雄心已喪的董卓,離滅亡已經不遠。最讓李儒難過的是,董卓不再信任他,若董卓還能如以前那般信任他,他自己疏於理政之時,讓他代為主政,那麼,那些朝廷舊臣又豈會有掘起的機會?

不說別的,如果董卓隨便任命他在朝廷擔任一職,讓他擁有一些實權,那麼,他也可以抑制朝廷百官,監察董卓舊部,讓他們不敢對董卓生出異心。可惜,他的建議,董卓早已經聽不進去,他雖然還能留在董卓身邊,但卻等於是隱形人,在董卓的陰影之下,鬱郁不得志,李儒還真的是徒呼奈何。

董卓念及與李儒的種種,在現在與呂布產生矛盾之時,覺得還是應該要聽一聽李儒的意見,不管聽不聽他之言,聽聽總沒錯。於是,董卓耐心的道:「孝儒,那你說說看,你是如何看得出呂布有異心?」

「岳父大人,你難道不覺得呂布今天的情緒好像太過平靜了么?難道岳父你就不覺得呂布今天的行動舉止,有些過了么?這還是驕傲、桀驁不馴,不可一世的呂布么?」李儒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嗯……」董卓聞言,不禁閉目細細的想了想今天呂布的一言一行,覺得還是有些不太妥,但是那裡